明天你要嫁給我

傾訴者:古風(化名),男,25歲,外地留濟,現為一傢商場職工。
文 字:安心
不知道該說古風什麼,覺得他缺少的不僅是對愛情的勇氣,還有面對和改變現實的勇氣。對已經選擇婚姻的他,我們隻能給予祝福,同時也希望他能有長久的感情和耐心,來經營自己的婚姻。

我要結婚瞭,新娘卻不是我最愛的女子。
娜娜(化名)是我的同事。在這個城市獨自一人努力打拼,很多時候是寂寞的,娜娜就在我最渴望陪伴的時候出現。很快,我們就戀愛瞭。
小凡(化名)是我的紅顏。我和小凡是大學裡最好的朋友,她是我一直愛慕而不敢表白的夢中情人。因為小凡的美麗和優秀,我在她面前一直很自卑。小凡是生活無憂的小公主,而我卻是為生活奔波的流浪漢。
後來,我和娜娜同居瞭,卻沒有勇氣告訴小凡。
很多事情現在想來都好像在做夢。和娜娜戀愛兩個月後的一天,我接到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你在和娜娜談戀愛是嗎?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娜娜的男朋友。”
那天下班後,我們三個人坐在瞭一傢餐館裡。
娜娜17歲就到瞭濟南,被這個自稱是她男朋友的中年男人包養瞭五年。更荒唐的是,娜娜在老傢已經訂婚。
當我拉開椅子準備走開的時候,娜娜跪在瞭我面前–在老傢未婚夫、中年情人和我之間,她選擇瞭我。
鬧劇就這樣收場瞭。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我畢竟是喜歡娜娜的,在她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跪在我面前時,那一瞬間我已經原諒瞭她,畢竟有瞭兩個多月同居的時光,別人怎麼對她我不管,但我對她還是有責任的。
“你是個笨蛋!”在我終於對小凡說我和娜娜戀愛的事情後,她果然不高興,”隨便你吧!以後有什麼事幫忙,來找我。”
2004年12月中旬,我跟娜娜去瞭她傢–她得退瞭傢裡的婚事。
“好,退婚。你拿出一萬塊錢來,以後跟我女兒愛怎麼著怎麼著!”娜娜的父親對我說。
“我沒有那麼多錢。”
“古風,你跟傢裡商量商量吧!”娜娜求我。
可是,傢裡供我上大學,畢業後我卻沒幫過傢裡一丁點兒,怎麼能再跟傢裡開口要錢?
我隻好打電話給小凡。
“還記著我啊?”小凡說,”怎麼瞭?找我有事?”
“能不能借我一筆錢?”
“出什麼事瞭?”
我告訴瞭小凡所發生的一切。
“你真是個笨蛋啊?這樣你還答應?”
我知道小凡真的生氣瞭,但我卻無法跟她解釋。我隻是覺得娜娜一心跟著我,而我也喜歡她,最重要的是她有瞭我的孩子。一切都是我的責任。
“過來拿錢的時候提前告訴我一聲。”
有朋友對我說,”小凡喜歡你才會這麼幫你”。然而我知道,小凡心裡有一個人,一個別人永遠都無法替代的人。小凡對感情是很固執的,那個人不是我。我隻是小凡要好的朋友,單純善良的她隻是把我當作好朋友。
一個星期後,娜娜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完瞭,接下來的就是我和娜娜的婚事。
和娜娜在棗莊老傢的時候,我收到瞭小凡的短信:還活著嗎?(我們一向這樣問候對方)
“我在傢。”
“幹嗎?跟你爸媽商量婚事嗎?”
“你猜對瞭,回去我再跟你解釋。”不知道為什麼,我用瞭”解釋”這個詞。
“不用瞭,等你人財兩空的時候再來找我解釋吧,我們絕交瞭。”
我知道小凡是氣不過,嫌我不聽她的勸告。小凡不想我稀裡糊塗地就陷入圍城。可是,我已經掌控不瞭局勢瞭,我甚至連自己都控制不瞭,像木偶一樣由著所有人去擺佈……
我不時地想起,曾經為瞭娜娜的事,我打電話向小凡哭訴。在我心裡,小凡的分量永遠都是最重的,她也是我這輩子最感激的人。當看到小凡短信裡”絕交”這兩個字的時候,正在和傢人商量婚事的我真的產生瞭些許動搖:這個婚姻適合我嗎?
再次回到濟南後,我沒有主動聯系小凡。因為她說要和我絕交,我怕固執的她當瞭真。小凡就是這樣一個人,隻要她認準的事,很難改變。更重要的是,我覺得自己沒臉見小凡。
在自己租住的小屋裡,看著簡陋的一切,我不禁要懷疑自己、懷疑一切:我就要跟娜娜結婚瞭,跟一個自己都無法確定是否真愛的人結婚,婚姻如此倉促,生活如此簡陋,我的一生就要這樣過下去嗎–住在租的小房子裡,每天騎著自行車從西環到市中區上班,每月賺那麼一點剛夠糊口的錢……所謂的”結婚”,無非是爸媽在傢裡準備好一切,我放七天假回去吃個酒席。然後,回到濟南,過連自己都懷疑的生活……
不敢想。
2005年1月份,我見到小凡。因為要把曾經借的錢還給她,另外一個目的是告訴她,我要結婚瞭。我打電話給小凡,問她想吃什麼。
“吃火鍋吧!”聽上去小凡很開心,因為我們已經好多天沒有聯系瞭。但是,我沒有對小凡說娜娜也在,因為小凡不喜歡娜娜。娜娜也不喜歡小凡,因為她知道小凡在我心裡占著很重要的位置。但娜娜是個聰明的女孩,她不但不會表露自己對小凡的不喜歡,反而會表現得更大度,讓我無話可說。
小凡見到我和娜娜兩個人一起的時候,愣瞭一下。我知道小凡沒想到還會有娜娜,可如果在電話裡告訴她娜娜也在,我想我就見不到她瞭。
小凡以前是個不會掩飾自己的人,開心生氣都會很明顯地表現在臉上,但現在她也學會瞭掩飾,盡管本領不是很高。我看出瞭小凡為瞭成全我而勉強的應付,更加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告訴她要結婚的事。
但我必須得說,”我要結婚瞭。”
“啊?這麼快?嗯,挺好的!”
我知道,我給瞭小凡一個很大的”驚喜”。
……
我不知道這頓飯是怎麼吃完的,但我感覺以後可能和小凡真的要”絕交”瞭。
吃完飯,我把錢給瞭小凡。
“你確定自己的錢夠用的嗎?”小凡問。
“夠瞭!”
“跟我不用玩什麼虛的,有事盡管開口。”
“我真的夠用瞭,謝謝你!”
“還謝謝,虛偽!”
然後,我們三個人走到瞭十字路口。娜娜向西走瞭,我跟小凡在路口停下來,我覺得自己滿肚子話要對小凡說,但話到嘴邊卻張不開口。
“我要去銀座買點東西,先走瞭!”小凡說著,指瞭指走到一邊的娜娜,示意我追過去。然後頭也不回地走瞭。看著她的背影,我更加沒瞭追過去的勇氣。
我轉身,朝娜娜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我收到小凡的短信:忘瞭恭喜你,新婚快樂!婚姻是很神聖的,但是你褻瀆瞭它。
我給小凡回復瞭一條短信:在你面前,我永遠都是最真實的自己。
愛瞭她三年,最終還是忍住,沒有告訴她,我愛她。
明天我就要結婚瞭,本來想請小凡參加我的婚禮,發短信告訴她,她卻回瞭一條短信給我:我希望我的朋友得到幸福,可這場婚姻,我不認為它有什麼值得我祝福的地方,所以我不去!
希望小凡能早日遇到一個值得她愛的人,那個人不會帶給她傷害,隻會帶給她幸福!

我跟古風聯系,問他是否願意故事見報,兩天後,我收到瞭古風的回信
昨天一直忙到現在,很累!
我心裡挺矛盾,因為怕娜娜看到,但又想讓小凡看到。最終我還是想,見報吧,現在我和娜娜在老傢。
我已經結婚,不想因這篇文章傷害娜娜。我無法再回頭瞭,以後的路就這樣走下去吧!我希望對更多有類似經歷的人說:如果你愛一個人,就要告訴她;也要珍惜身邊的人,因為那是一個人的責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