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戀不如懷念

傾訴者:謝天(化名),男,32歲, 濟南某企業幹部
文 字:安心
我和小雅(化名)是校友,她是我低兩級的師妹。我記得很清楚,歡迎新生入校的那天,她穿瞭一件白色的T恤,黑色的到膝蓋的短褲,一條馬尾辮在肩膀上跳躍。我替她拎包,把她送到女生宿舍,並幫她撐好蚊帳,裝好被套。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有耐心,是她把蚊帳和被套弄成一團糟的可憐樣,還是她嘴角讓我怦然心動的小梨渦兒?
後來小雅在給我的信裡說,她對我幾乎是一見鐘情,當我幫她裝被套撐蚊帳的時候,她就愛上我瞭。
可是那時候,我有女朋友。
文麗(化名)是我的高中同學,那時候她是我暗戀的女孩的好朋友。當時我讓文麗幫我給那個女孩送情書,不知道是她沒有送到還是那個女孩根本不喜歡我,反正沒有任何反應。傷心失落的時候,文麗一直陪在我身邊,鼓勵支持,關心備至。
慢慢地,感激變成瞭一種懵懂的心動。少年的我以為自己和真正的愛情相遇,把文麗當作體貼而知心的愛人。
後來,我考上濟南一所不錯的大學,落榜的文麗為瞭和我在一起,拿錢上瞭濟南一所大專。
說實話,漸漸長大的日子裡,我對自己和文麗的感情有瞭越來越清晰的認識。她是全心全意愛我的,為瞭我她可以做任何事,可我,我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麼愛文麗嗎?很多時候,我都不願去想這個問題,想起來心裡就是一種帶著失落的慌張。
記不清是什麼時候愛上瞭小雅。她開始給我寫信的時候,我狠心讓自己對那些深情而優美的文字視而不見,不給她回信,不理會她……我是個傳統的人,一直告誡自己:你不能沒良心,不能對不起文麗!
一直到大學畢業,我都沒有給小雅任何回音,但我卻註意著她的一切她穿瞭新衣服,她剪瞭頭發,她發表瞭文章,她考瞭好成績,她拒絕瞭又一個追求她的男生……離校前天晚上的聚會,我喝多瞭。來到宿舍樓下,有即將分別的戀人在相擁著哭泣,我想起小雅,心裡難受得要命。
正要上樓的時候,聽見有人喊我的名字是小雅!她站在陰影裡等我。腦子一熱,我走過去一下把她抱在懷裡,一遍遍地說:“對不起對不起……”
最後,小雅問我:“愛不愛我?”
我再也無法欺騙自己,在分別的時候,對自己心愛的女孩說:“愛!”
畢業後,我回瞭老傢,進瞭一傢不錯的事業單位,文麗通過她父母的關系,也有瞭不錯的工作。她要結婚,我說等工作穩定後再說,其實,我還心存一絲希望,希望命運能給我改變的機會。
我和小雅一直聯系,她讓我給她承諾,可我不敢,我看不清自己的未來,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給她幸福的能力。就這樣,一個是身邊的文麗,一個是心裡的小雅,我在現實和夢想的夾縫裡苦苦掙紮……
兩年後,小雅畢業,在濟南一傢很好的公司做白領。此時命運好像真的給瞭我改變的機會單位在濟南設瞭辦事處,領導讓我過去。文麗當然不同意我到濟南,那樣我們的未來就會懸起來,但我堅持。
小雅愈發漂亮可人。她問我:“你是一個人到濟南來的嗎?”我低下頭,沒說話。我很想告訴她,我是為瞭她才來濟南的,雖然現在還不敢給她承諾,但我會努力。可是,我說不出來,我怕自己做不到。
文麗表現瞭我意想不到的執著,她從老傢辭職到濟南來找我。當她出現在面前的時候,我簡直是手足無措。沒辦法,我隻好讓文麗和我住在一起,一邊幫她找工作。
知道文麗來濟南的小雅給我發短信,說她要找男朋友瞭,讓我祝福她。我心疼得厲害,不敢想象小雅被別的男人拉著抱著的樣子……那天我喝醉瞭,晚上跑到小雅住的樓下,給她打電話。她穿著睡衣就跑瞭下來,撲到我懷裡放聲大哭。
那天晚上我留在瞭小雅的住處。
正在我鼓起勇氣要對文麗說分手的時候,她卻懷孕瞭……文麗欣喜若狂,我卻感覺自己滑向痛苦的深淵。
我給小雅發瞭條短信我結婚瞭。然後換掉瞭手機號碼,和文麗回老傢舉行瞭婚禮。
後來,由於表現出色,我留在瞭濟南,還被提拔為部門領導。一年多的時間,我沒有小雅的任何消息。我那麼想念她,看到和她身材差不多的女人,聽到和她相象的聲音,接觸到所有和她有關的東西,我的心都會怦怦亂跳。如果夜裡夢到小雅,接下來的好幾天我都回不過神來……
重逢非常偶然。那是一個相關單位的酒會,我正端著酒杯和一個朋友聊天,一身黑衣的小雅忽然出現在視線之內!我一下就呆瞭,酒杯從手裡掉到地毯上,我不顧得去收拾,唯恐一轉眼她就消失。然後,小雅走到我面前,笑笑說:“你好。”我做夢一樣,幾乎要窒息。
那次縱情讓小雅懷瞭我們的孩子,她隻好一個人去做手術,然後獨自療傷,現在依然獨身一人……酒會沒結束我們就退場瞭,從未掉過眼淚的我在小雅面前失聲痛哭。
我不讓小雅理我,對她說我是個罪人,要她趕緊尋找自己的幸福,徹底忘掉我。小雅笑得那麼心酸:“我忘不掉,怎麼辦?”我緊緊抱住她,恨不能讓她融化在我懷裡,我們合而為一,再也不分開。
一直沒找到合適工作的文麗做瞭傢庭主婦,我也不指望她工作賺錢,還不如在傢帶孩子。有時候我會用玩笑的口吻對文麗說離婚,看到她傷心的樣子,就再也狠不下心。特別是看到孩子,所有的努力頃刻間就會土崩瓦解。
我成瞭自己原本最痛恨的那種男人徘徊在老婆和情人之間。我和小雅鬧過幾次分手,發誓以後再也不見瞭,可根本堅持不瞭幾天,見不到她、聽不到她的聲音,我幾乎要發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