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給愛打補丁

傾訴者:葉曼(化名),女,29歲,濟南某小學老師
文 字:安心
我知道自己是壓抑得太厲害又沒有發泄的途徑,可這樣究竟算什麼?我是不是心理變態瞭?越是這樣想,心裡就越壓抑,越壓抑就越想找個發泄的途徑……好像形成瞭惡性循環,我在這個漩渦裡不知所措。
愛情好像破瞭一個洞,我用適得其反的方式打補丁,而結果卻是,我越努力,愛情的漏洞越大。
網上遇真愛
三年前,我在網上認識瞭丁強(化名)。他說他是個老師,辭職後在傢學習,準備考研。可能是相同的職業讓我產生瞭親切感,於是,我便和丁強聊起來。後來我們互相在QQ裡把對方加為瞭好友,隻要有時間就在網上聊天,越聊越投機。
聊瞭五個月後,我和丁強在網上已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我漸漸感覺自己對他產生瞭依賴,覺得身邊再好的朋友都不及他瞭解和體諒我。
2002年7月初,丁強給我打電話,我們約定瞭見面時間。我和丁強一點都沒有“見光死”的跡象。雖然他長相一般,但長時間的網上交流,已經對他產生精神依賴的我根本不在乎他長什麼樣。
見面前,他曾在網上問過我:“見面後我可以拉你的手嗎?”當時我答應瞭。當見面後丁強對我說“我可以拉你的手嗎”時,我笑著把手伸瞭過去。然後,我們拉著手去吃飯、喝茶、看電影……說說笑笑,非常開心。在別人眼裡我們就是一對兒情投意合的情侶,哪裡像第一次見面的樣子!
見面後,我和丁強開始在網上談論感情。他說他很喜歡我,問我願不願做他的女朋友,我非常開心地敲出兩個字願意!
愛情有漏洞
幾天後,我們再次見面,感覺更是甜蜜,告別的時候我都有點依依不舍瞭。那天回到傢,一個女人打我的手機,說她是丁強的女朋友,他們早就同居,已經準備結婚瞭,“我知道你,你就是××(我的網名),我叫×××,想知道更多上網找我。”我就跟做夢似的,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告訴丁強的時候也跟說別人的事一樣。丁強輕描淡寫地說,那是個正在追他的女孩。當時我非常相信他,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一個星期後,丁強說帶我去爬泰山。在去泰安的路上,那個女人又打我的手機,讓我叫丁強接電話,說他的手機沒開,她知道肯定是我們倆在一起,還說:“你讓他接電話,告訴他不接的話就再也見不到我瞭。”於是,我把手機給丁強,他接過去後,嗯嗯啊啊地應瞭一通,然後掛瞭電話對我說:“還是那個追我的女孩,不讓我跟別的女孩在一起,不管她。”
在泰山的時候,我和丁強接吻瞭,那是我的初吻。
其實平時我和丁強並不經常見面,頂多一周見一兩次,電話也不是每天都打,我不想影響他復習功課。丁強自己住,他說從傢搬出來是為瞭更好地復習功課。第七次見面的時候,在他自己住的地方,我把自己交給瞭他……
陶醉在愛情甜蜜之中的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於是,我把個人資料改成男性,在網上找到瞭那個自稱是丁強女友的人。我套她的話,然後她告訴我她有對象瞭,特征就是丁強的樣子。我故意約她見面,她拒絕瞭,因為這兩天她要和她對象去青海。
我給丁強打電話,讓他來陪我兩天,他卻說這兩天得出門。我的心一沉,接著問他去哪裡,果然,他說去青海……我一下子就哭瞭,問:“你到底有沒有女朋友?”可是,他依然很肯定地說沒有。我不知道該相信還是懷疑。
一錯再錯
一個星期後,丁強回到濟南,那個女人也在網上出現瞭。我以真實身份上網,告訴她我是誰、我和丁強的關系等等。她要和我見面,叫著丁強。
三個人坐在一起的時候,丁強對她什麼解釋也沒有,對我當然也沒有任何說法。他那副無所謂的樣子刺痛瞭我的心,於是,我說:“我退出。”
可是,見不到丁強的時候,我才明白自己根本不是我所想的那麼堅強,思念每天都像蟲子一樣啃噬著我的心。我原本就不是堅強的人,更何況是第一次這樣全身心地愛一個人。於是,短短的十天,我就再也堅持不下去,開始偷偷和丁強來往。
後來,我們的來往被丁強的女友發現,然後他就把我丟在一邊,去哄他女友,相安無事後,他就再來找我……一次次的,他女友發現一次,我就被他拋棄一次,他甚至會當著他女友的面給我打電話,說:“我不愛你,我選擇她。”
可我不知道怎麼回事,鬼迷心竅一樣,就是離不開丁強,死心塌地地愛著這個不能給我真心,更無法給我未來的人。
後來我知道,丁強已經很久都沒有工作瞭,在他姐姐的公司裡幫忙,也是想去就去,所謂的在傢考研都是騙我。可是,我竟然什麼都不在乎,隻要能和他在一起,哪怕是愛得沒有自尊,我都願意。
那次,我一連好幾天沒見到丁強,受不瞭思念的折磨,我從單位請瞭假到他們傢去。那天我走後,他女友發現有人去過他們傢,問丁強,他說是我。於是,她給我打電話,說他們已經登記,而且,她都懷孕瞭。
我難受得要死,發誓再也不見丁強瞭。有半年的時間吧,我們幾乎沒有聯系。半年後,丁強又來找我,面對自己深愛的人,我根本把持不住自己……
後來,我懷孕瞭。丁強承諾給我,等他老婆生完孩子,身體恢復瞭,他就和我在一起。當時我是那麼高興,好像看到瞭生活的希望。可是,等我在醫院做完手術的時候,我卻清晰地感覺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丁強以前不肯為瞭我和女友分手,更不可能在有瞭孩子後為我離婚!
可是,明明什麼都知道,我就是離不開他。我覺得自己沒出息,沒志氣,可心裡好像有個魔鬼在操縱著似的,我根本沒辦法控制自己。丁強一來找我,我連課都講不下去,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就這樣,我一直扮演著不光彩的角色,在愛情、道德、欺騙、輿論等的重重壓力下,艱難地生活……
面對殘酷現實
心情的壓抑直接影響瞭我的身體,難受得厲害瞭,我就會覺得胸口堵得慌,甚至會忍不住嘔吐……壓抑得實在難受時,我會在網上找其他男人聊天。我不知道究竟該如何評定自己,平時,我是個溫和文雅的老師,而在網上,我卻是個和原本的自己完全相反的女人!
我會在網上和其他男人聊性,甚至還和其中兩個發生過性關系……我知道自己是壓抑得太厲害又沒有發泄的途徑,可這樣究竟算什麼?我是不是心理變態瞭?越是這樣想,心裡就越壓抑,越壓抑就越想找個發泄的途徑……好像形成瞭惡性循環,我在這個漩渦裡不知所措。
愛情好像破瞭一個洞,我用適得其反的方式打補丁,而結果卻是,我越努力,愛情的漏洞越大。
更沒想到的是,丁強的老婆在網上以男人的身份跟我聊。丁強把我所有的一切都告訴瞭他老婆,甚至是我在性方面的表現,他用對其他女人的不屑來向老婆表示忠心……可開始我哪兒知道!還把丁強老婆在網上假扮的男人當作瞭知己:這個人太瞭解我瞭!
兩個多月後,丁強的老婆故意跟我聊和性有關的話題,於是,我又犯瞭那個毛病,開始以和現實中完全不同的形象出現在那個被我當作知己的“男人”面前……後來,丁強的老婆把我們的聊天記錄給他看,他便認為我是個很隨便的女孩。然後,他們兩個人一起羞辱我,說的話非常非常難聽。
我真是欲哭無淚,一場付出全部身心的愛情,居然以如此荒唐的形式畫上句號。
開始我接受不瞭,跟瘋瞭似的,我想讓丁強明白我對他是真心的,之所以到現在的地步也是拜他所賜!可強迫自己靜下心來,我想:無所謂瞭,既然要結束,何必在乎結束的方式?
可是,丁強卻不罷休。他經常給我發短信或是在網上留言,用十分惡毒的話辱罵我。我不會罵人,再說我也覺得確實是自己做錯瞭,所以,我什麼也不說,但我心裡難受,難受得要命。這幾天,我吃不下飯,老做惡夢,丁強說的那些惡毒的話,會在我腦子裡猛然出現,讓我從夢中驚醒……
後記
葉曼不敢把這些告訴身邊的人,隻好在心裡悶著,又害怕悶得久瞭,真造成心理扭曲,“安心老師,我隻能對你講,你說他們怎麼這麼惡毒呢?他老婆給我設圈套,他們一起羞辱我,他問我究竟跟幾個男人上過床,還罵我是婊子……我們的感情雖然不是轟轟烈烈,但也刻骨銘心,他怎麼能這樣對我?”
葉曼希望能得到廣大熱心讀者的幫助,希望自己能早日走出這份畸形愛情帶給她的陰影。歡迎廣大讀者來信來電,給葉曼提供幫助!
E-mail:nbqs@e23.com.cn
電話:82906008
地址:濟南市經七路28-1號《都市女報》安心(收) 郵編:250001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