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不要誘惑我

傾訴者:沉香(化名),女,26歲,濟南某企業職員
文 字:安心
我說:“是你誘惑我,無時無刻不在誘惑我。”是的,這麼幾年來,他有心也好,無意也罷,那種存在的姿態對我來說都是致命的誘惑……
高中畢業後,我考到濟南的一所大學。之所以選擇這個城市,一是因為我是個戀傢的孩子,濟南離傢近;二是一個和我情如姐妹的小姑在濟南做生意。我們傢的輩份小,在老傢很多比我大不瞭幾歲的人,我都要姑姑叔叔地叫。
我是獨生女,傢族裡和我關系最好的就是這個大我五歲的小姑,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溫柔可人的她無論做什麼都會讓著我。從小被嬌寵慣的我,好像理所當然地享受小姑的照顧。我們性格截然相反,卻成瞭無話不談的好友。
小姑沒有考上大學,高中畢業的她和幾個姐妹從老傢來濟南做生意,功課學不好的小姑在做生意上表現瞭高於常人的聰明才智,開始的時候她們做服裝,後來做餐飲。我考上大學的時候,小姑已經有瞭一個像模像樣的酒店。
子朋(化名)是小姑的男朋友,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我狂亂的心跳就告訴自己:我不要這個男人做我的小姑夫!那是我剛來到濟南,小姑帶著子朋一起到學校看我。我記得很清楚,那是個周六的黃昏,初秋,子朋一身灰色的休閑裝,英俊得簡直就像個白馬王子,哪裡是和小姑一起經營酒店的生意人?!
那天,小姑和子朋帶我出去吃飯,我連小姑對我說什麼一點都沒聽進去,隻顧盯著我夢中的白馬王子使勁看反正他們把我當小孩,反正他自持是我的準姑夫,我再怎麼他們也不會多想……
我倚仗自己的侄女“身份”,在小姑那裡肆無忌憚。我不是個壞孩子,我聰明漂亮,勤奮刻苦,我能拿到學校的一等獎學金,能在中英文的演講賽上拿獎……我隻是被寵壞瞭,有點任性和自私,還有點孩子氣。子朋就像我遲到後被別人拿走的糖果,對我充滿瞭富有挑戰性的誘惑。
隻要有時間,我就往小姑那裡跑,子朋像小姑一樣寵愛我,可是男女是有區別的,小姑兩手捧著我的臉嗔怪我“傻瓜”我隻會覺得開心,子朋那樣做,我卻會渾身顫抖……類似這樣的事情有很多,子朋攬著我過馬路、把好吃的不但放到我碗裡還塞到嘴裡、起風會把他的衣服脫給我、小姑忙的時候會開車帶我出去兜風……
如果我真是個心無城府的小女孩,就會很單純地享受這種被照顧的快樂,然而我不是,從開始我就很不情願把子朋看作自己的準姑夫,而隻是把他看作一個男人,隻比我大六歲對我充滿誘惑力的男人。
可是,他們還是結婚瞭,在我讀大三的時候。婚禮那天,我打扮得比小姑還要張揚,聲音很大地說笑,動靜很大地走動。可是,沒人認為我是因為傷心,他們都說:看這孩子高興的!
那時候學校裡有好幾個男孩子追我,但我根本看不上那些毛手毛腳的男生。有時候小姑會跟我開玩笑,問我什麼時候把男朋友帶回傢讓她看,我就說:“我才看不上那些傻瓜,我隻愛與眾不同的人。”話是對小姑說的,我的眼睛卻盯著子朋。
畢業前課程很少,由於我出色的成績和表現,很早就有一傢不錯的公司和我簽瞭約。於是,那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泡在小姑傢,那時小姑懷孕三個月。
七月初的一天,我畢業離校,子朋幫我從學校拉東西。公司沒有單身宿舍,小姑讓我暫時住在傢裡。當子朋把我亂七八糟的東西從車上搬到傢裡後,已經累出一身汗,他脫掉上衣躺在沙發上。小姑要去醫院做例行檢查,見他累成那樣,說:“你休息吧,我自己去就行。”然後笑他,“穿上衣服,當著香香的面也不知道害臊!”
子朋一邊哈哈笑著一邊往衛生間走:“香香是個好孩子,不會笑話姑夫的!”走過我身邊時還捏瞭捏我的臉,“是吧小香香?”
小姑笑著走瞭。看著她的背影,我的眼淚淌下來。
衛生間嘩嘩的水聲攪得我心神不寧。我忽地從沙發裡站起來,一邊脫衣服一邊走向衛生間,心裡好像有一團火,腦子裡一片空白……
衛生間的鑰匙就在鎖上插著,我打開門進去。子朋一愣,看見我沒穿衣服後他慌瞭:“香香,你、你、你……”我狠狠地盯著他,挺著胸走過去:“我要告訴你兩件事,一我不是小孩,二是我愛你!”
子朋慌忙找衣服,我一下撲到他懷裡,緊緊抱住他,哭瞭:“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從開始就愛上你瞭,我不想叫你姑夫,你不知道我心裡多難受!”他想推開我,我卻用力吻住他……我聽到他的呻吟:“沉香你這個小妖精……”接著,我被他抱起來,然後,他把我放到臥室的床上……
我知道自己不對,用忘恩負義、不知廉恥來責罵我也不為過,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子朋曾對我說過:“小妖精,不要再誘惑我瞭,我會撐不住的。”我說:“是你誘惑我,無時無刻不在誘惑我。”是的,這麼幾年來,他有心也好,無意也罷,那種存在的姿態對我來說都是致命的誘惑……
我不敢再在小姑傢住,說同事租瞭房子不敢一個人住,要我過去做伴,然後一個人租瞭套小小的一居室。我無法平靜面對和小姑在一起的子朋。吃飯的時候我會緊張得把湯撒掉,更忍受不瞭的是子朋的平靜坦然,我不知道他如何做到當著我的面對小姑噓寒問暖的。
從小姑傢搬出來後,子朋找我更方便瞭。我希望和他在一起,雖然在他和小姑兩人面前會不自在,但見不到他的日子更難受。我就像把頭藏在沙子裡的鴕鳥,自欺欺人地享受著不屬於自己的愛情。
後來,小姑和子朋的女兒出生瞭。看到子朋滿眼疼愛地伺候小姑母女倆的時候,我心痛得厲害。
我跟子朋說分手,告訴他我準備談男朋友瞭。他先是沉默,然後笑著對我說:“應該的,抽空帶他回傢。”我知道他不能對我說什麼“誰也沒有我愛你”、“你找男友我會吃醋”之類的話,可我卻希望他能說,哪怕就算為瞭安慰我。可他說完那句話就轉身走瞭。
子朋告訴小姑我準備談戀愛,小姑老是問我什麼時候把男友帶到傢讓她看。其實,哪裡有什麼男友,心裡滿是子朋,根本沒空間給別人。
後來,我忍不住給子朋打過幾個電話,讓他到我住的地方看我。然後我抱著他哭,讓他吻我,和他做愛,逼他說天長地久的話……往往是小姑一個電話就把他急火火地催回傢,他毫不掩飾對那個傢的擔憂和掛念:“沉香我得馬上回傢,孩子拉肚子,你小姑自己照顧不過來。”
他走後,我哭都哭不出來,坐在那裡,想考慮一下自己的未來,無奈腦子和心都是空白……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