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情我忘不瞭

主持人:小舟
本期做客:依依 女 24歲 公司文員
“小舟姐,你說感情和愛情是一個概念嗎?”這是依依在發給我的E-mail中的第一句話。從依依的愛情經歷中,可以看出她是個真誠又單純的女孩。面對一段毫無結果的感情,深陷其中而難以自拔。像這樣一個為愛癡情的女孩,我希望她有份屬於自己的愛情。
我在網上認識瞭他 三年前,我在網上認識瞭“生魚片”。
我開玩笑:我喜歡吃魚片。他回應:有時間請你,一定讓你吃個夠。
我倆覺得有意思,便聊瞭起來。他最喜歡說:“丫頭,在幹什麼呢?”他這樣稱呼我,讓我感覺很親切。開始時,我們隻是隨便聊著,並不關心彼此的職業,沒有像有些人那樣打聽什麼。
他非常喜歡他的小外甥女,我們的話題就是從她開始的。他給我描繪著小傢夥的調皮和可愛。從他的描述中,我也有點喜歡上那個小傢夥瞭。
後來,我們有瞭共同的話題,聊著雙方對生活和現實的看法與感悟。慢慢地,我習慣瞭每天晚上在網上等著他,如果看不見他,我就會莫名其妙地心神不寧。
那天,我們聊著,也說不清是巧合還是緣分,他的朋友居然也是我的朋友。於是,我們把真名告訴瞭對方,還有電話號碼。不可避免地,我們見面瞭。
一次,他約我同朋友吃飯。飯後他送我回傢,在路上我們心照不宣地拉起瞭手,可能是晚上他喝瞭酒的緣故,他吻瞭我。當他那帶有酒精氣息的唇碰到我的唇時,我有種眩暈的感覺,心裡一陣悸動。他送我到傢,彼此卻不願分開,我們對視著。
這之後,我們不再滿足於網上聊天瞭。白天打電話,有時間就見見面。每次他都會拉著我的手喊我丫頭。我非常迷戀他拍著我的頭,喊著我“丫頭”的那種感覺。我想,我是愛上他瞭。
小舟:他愛你嗎?
依依:他對我很細心,我曾經說我愛吃魚片,那次,他從青島回來,給我帶回來很多魚片。
原來,他早有女朋友
我們就這樣交往著。他經常談工作中和生活中遇到的問題和不如意。我安慰他,還幫他出主意。他就笑笑:依依知道嗎,你是我的精神支柱。
一次,我們出去吃飯。飯畢,下起瞭雨,他把摩托車放到他朋友那裡,然後打車送我回傢。無意中我聽到瞭他們的對話:“什麼時候結婚?”“還沒定日子,我女朋友還沒準備好。”
聽到後,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後,腦子裡一片空白。待回過神來,才想明白,原來他早就有女朋友瞭,而且要準備結婚。我的失態他應該能看出來,雖然我沒有問他,但他根本沒有解釋的意思。這件事情發生後,我不再同他聯系,更不願見他。可我對他的思念,卻從來沒有停止過,總是想他,想見他。
小舟:為什麼不問他?
依依:我沒問他女朋友的事,是想讓他自己說出來。還有,他也許沒把我放在心上,這是件讓人尷尬的事。我想過要離開他,但我真的喜歡他,他比我的初戀還難忘。
我們沒有再見面,但我聽說他要結婚瞭。一天,他打來電話:“依依,你好嗎?”“還行吧!”我們就這樣不咸不淡地聯系著,他在電話裡從不提結婚的事,隻是問候。我隻想知道他的狀況,並不想奢求什麼。
我想時間會治療一切,淡忘一切。可是對我來說,不但沒有起作用,反而更加想念他瞭。也許我真得很傻,我曾經跟我的表哥說過這件事情,他提醒我不要陷得太深,但我已經不能自拔瞭。
他哭著說,我愛你
大約過瞭幾個月,我接到他的電話:“依依,我要結婚瞭,這不是我希望的事,但沒辦法。”我不想說什麼,掛斷瞭電話。
然而,就在他要結婚的前兩天的那個晚上,他又給我打來瞭電話。這次,我沒有掛斷,聊瞭兩個多小時,我倆哭得一塌糊塗。我實在說不下去瞭,掛瞭電話,但是沒有一點困意。
過瞭一會,我的電話又響瞭,是他:“我在你傢樓下,特別想見你。”看瞭表,凌晨5點。我沒想到他會這樣。我心裡告訴自己不能見他,但我還是去見瞭他。
他哭瞭:“我愛你,丫頭。”他讓我去看他的新房,我不去。他苦苦地哀求著,我不忍心看他失望,去瞭。在他們的新房裡,他對我極盡溫柔體貼,說瞭很多動情的話。就這樣,他拿走瞭我的第一次。他有些激動:“依依,這應該是我們的新房。”
聽著他的表白,我很滿足。我想隻要他快樂就好,我願意為他付出。因為,我愛他。
他結婚還有一天。晚上,他給我打來電話,我們聊到深夜,他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勸他:“去睡吧,明天還要結婚呢!還要接新娘,還要照顧親朋好友……”
他們去度蜜月瞭,我的心猶如刀割一樣。旅途中,他又打來電話:“依依,我想你,真的好想你。”“她呢?”“她這會兒出去瞭,不說她。依依啊,回去後,我們見面好嗎?”
在他的婚姻裡,我應該不是第三者。因為,我對他沒有要求過什麼,我隻是付出,從不求任何回報。更沒想過要拆散他的傢庭,我希望他幸福。我更想忘記他,開始我自己的生活。
我依然走不出這段情
有一天半夜,他喝多瞭,給我打電話:“老婆,我想見你,快下來。”原來,他已在我傢樓下。我沒有下去見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方便,爸爸媽媽都在傢裡。第二天清醒的時候,他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面無表情的。我真不清楚,在他心裡我是什麼。
父母開始催我找男朋友瞭,我見瞭幾個都沒感覺。我心裡明白,都是因為他,因為我心裡隻有他,我做不到分出多餘的感情給別人。
可是,當我看到父母那無奈的眼神時,我動搖瞭。還是找一個吧。我終於談瞭一個男朋友,他人不錯,對我也特別好,但就是占據不瞭我的心。雖然,我們也開始談婚論嫁瞭,但那都是出於年齡和現實的考慮,並不是愛的需要。
我和他不經常聯系,有時候他開車出去辦事,路過我單位,就上來看看我,簡單地聊幾句,每次的結束語都是:“丫頭,好好保重,照顧好自己,別讓我擔心。”一聽到這話,我的心就流動起來,好久不能平靜。
我們單獨見面的機會不多。他會給我打電話,有時候也上網聊天。我知道不應該,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總也忘不瞭他,常常想他。我也搞不清這種感情是不是愛情。
我也不知道對他的感情會走向哪裡。對他的愛是痛苦的,我告訴自己必須選擇離開,不再保持任何聯系,但真的很難做到。
於是,我努力地培養和男朋友的感情。現在,我對男朋友漸漸有點感覺瞭,但還是會想起他。
點評:
有人說:網戀是信息時代的愛情快餐,它免去瞭現實世界的責任與道義,多瞭些遊戲人生的隨意與盲目。如果想從快餐中獲得正餐的營養,肯定會營養不足,得到的隻能是傷害。有些感情還是應盡快從記憶裡有意淡化或刪除掉的,不要讓它再來打擾你已不平靜的生活。
任何感情,都需要愛,需要責任,需要真誠做內核,離開這一內核,感情就是沒有根基的空中樓閣,愛情亦是如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