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屋及烏

愛屋及烏

胡秀欣

晴兒和張思宇談瞭一年多的戀愛,終於等到瞭這顆夢寐以求的鉆戒。馬上就要結婚瞭,晴兒的心裡卻隱隱不安,她擔心張思宇是不是真正地愛她。

也難怪晴兒這麼想,因為張思宇實在是太優秀瞭。他在一傢公司任部門經理,像貌英俊,一表人材。脫俗的氣質,超群的能力吸引瞭很多倩女亮妹,向他暗送秋波的女人比比皆是。

婚期定下來後,他們便在市中心地段租瞭一套公寓。看著張思宇忙忙碌碌地購置結婚用品,晴兒心裡很是甜蜜,但更多的還是憂鬱和茫然。結婚是一個女人生命的轉折點,晴兒總想知道張思宇到底愛她有多深。

這天,晴兒收到瞭一則短信:“想知道你的愛人是否真正愛你嗎?請拔打號碼xxxxx服務電話,它將告訴你如何進行愛情測試?”

看到這則短消息,晴兒覺得眼前一亮,這真是想啥來啥。她急忙撥瞭信息臺的號碼,不大一會,電話裡就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測試方法就是在傢裡飼養對方最討厭的動物。如果你的愛人允許,這說明他很愛你,愛屋及烏。如果他堅決反對,說明他愛你還不夠深,你要三思而行。”

晴兒如獲至寶,茅塞頓開。放下電話,她就琢磨開瞭。據她所知,張思宇是最討厭老鼠,他仿佛和老鼠有不共戴天之仇,見到老鼠他總是非打死不可。對,就養老鼠!說實話,晴兒也很討厭老鼠,一見老鼠她渾身直起雞皮疙瘩。但為瞭測試愛情,她隻好暫時忍瞭。

晴兒打電話讓表弟給捉瞭兩隻老鼠送來。她將老鼠籠子掛在瞭正對大門的陽臺上。張思宇回來後,一眼就瞅見瞭陽臺上的老鼠,頓時流露時厭惡的神情。他不解地問晴兒:“誰把老鼠放在這裡?”晴兒調皮地一笑:“是我養的寵物,你喜歡嗎?”

“什麼?你把老鼠當寵物!你是不是發燒呀!”張思宇驚奇地睜大瞭眼睛。

“人傢喜歡養嘛!”晴兒故意撒起嬌來。

“堅決不行!養什麼動物都可以,就是不許養老鼠!”張思宇皺起瞭眉頭。

晴兒將觜一撅,生氣地說:“我就要養!你就不能愛屋及烏?”

張思宇也生瞭氣,大聲喝道:“絕對不行!”

一個要養,一個不許。兩個人一你句我一句地吵瞭起來。而且越吵越兇,誰都不肯讓步。見張思宇如此固執,這說明張思宇對自己的愛並不深,晴兒的心都涼瞭。她越想越委屈,不由地淚如雨下,咬咬牙說:“你同意咱倆就結婚,不同意咱們就散夥,這老鼠我要養一輩子!”

張思宇一聽這話,氣得渾身哆嗦,好半天才擠出句完整的話:“你竟這麼絕情,一點也不在乎我的感受,好、好……散夥,你和你的老鼠過一輩子吧!”說完,一轉身沖出瞭門外。

沒想到測試竟是這個結果,晴兒傷心極瞭。趴在床上放聲大哭。他實在沒想到,張思宇為瞭兩隻老鼠竟然和她發這麼大的脾氣。什麼愛屋及烏,看來他跟本就不愛自己…….

晴兒病倒瞭,整整三天不吃不喝,隻是呆呆地躺在床上。張思宇走後連個電話也沒打給她,看來他們的緣分已盡。她心裡刀割般地難受,說心裡話,她舍不得張思宇,她太愛他瞭。

聽說晴兒病瞭,她和張思宇的介紹人李老師前來探望 。一見李老師,晴兒的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掉,向李老師哭訴瞭她和張思宇分手的經過。

李老師嘆瞭口氣,責備道:“你用什麼測試不好,非得用老鼠?你知道張思宇為什麼那麼討厭老鼠嗎?”

晴兒茫然地搖瞭搖頭。

李老師告訴晴兒,張思宇的母親就是因被老鼠咬傷瞭手指頭,感染瞭病毒而死的。這也是張思宇最不願提起,最能勾起他傷心的事情。

“你想,他心裡有這麼大的傷痛,你要是再被老鼠咬著瞭,這可怎麼好?”

聽瞭李老師的話,再站在張思宇的角度想想,晴兒覺得自己的確是太過份瞭,她開始後悔起來,懊悔自己傷瞭張思宇的心。

李老師走後,晴兒就再也躺不住瞭。她打電話想向張思宇道歉,可他的手機卻怎麼也打不通,晴兒惶惶不安。她強支撐著身子來到張思宇的公司,想當面和他好好談談。

張思宇不在公司,他的同事老王告訴晴兒,張思宇回瞭鄉下老傢瞭,不知有什麼事,同去的還有一個叫劉珍珍的女孩。

晴兒心裡一緊,忙問:“劉珍珍是幹什麼的?她和張思宇什麼關系?”

老王沉思片刻說:“聽說劉珍珍和張經理是鄰居,她在SP公司上班,好像主要負責往用戶手機上發廣告這一類的東西。她好像在一直追求張經理,可張經理挺討厭她的,這次為什麼和她一起回老傢呢?你們吵架瞭?”

晴兒什麼都明白瞭,她上瞭劉珍珍的當瞭,那則測試短信一定是劉珍珍發給她的,好有心計的女人呀!她心裡頓時充滿瞭悔恨。

晴兒的腸子都要悔情瞭,從張思宇的公司裡出來,她感到整個身子都虛脫瞭,她恨那個劉珍珍,更是恨死瞭自己不長大腦,那麼輕易地鉆進瞭人傢的圈套。她腳步踉蹌,心口痛得喘不過氣。越想越絕望,晴兒隻覺得眼前一黑,身子晃瞭晃,就倒在瞭地上……

晴兒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公寓裡。張思宇正坐在床邊,握著她的手,輕輕地呼喚著她的名字。一見是張思宇,晴兒眼淚又奪眶而出,她一把摟住瞭張思宇的脖子,“嗚嗚”大哭起來……

張思宇緊緊地摟著晴兒,眼裡噙著淚,心疼地說:“晴兒,你可嚇死我瞭,我剛下車就見你暈倒瞭,你看你把自己折騰成什麼樣子瞭?”

晴兒抹瞭抹眼淚 ,幽怨地說道:“我好怕失去你,告訴我,劉珍珍和你什麼關系?”

張思宇皺瞭皺眉,他告訴晴兒,劉珍珍是他小學老師的女兒,兩傢住的很近,關系處的也不錯,她一直在追求他。那天他們吵架後張思宇剛回到公司,劉珍珍就找他來瞭,說她母親過60大壽,問張思宇這個得意門生去不去?張思宇考慮到兩傢的關系,再加上心裡煩悶,正好回去散散心,所以一口就答應瞭。可誰料想劉珍珍記錯瞭日子,所以他幹脆在老傢玩瞭兩天。在鄉下,劉珍珍又一次向他表白自己的感情,被他婉言拒絕瞭。

“你喜歡劉珍珍嗎?”晴兒不安地問。

張思宇搖搖頭:“不喜歡,我隻愛你一個!”

晴兒的眼淚又一次湧瞭出來,說:“我以為你再也不會理我瞭,因為你是那麼討厭老鼠!”

張思宇深情地註視著晴兒,幽幽地說道:“一年多的感情,怎麼能輕易地割舍?不過我也帶回瞭喜歡的寵物,你瞧瞧。”他說著,從床下拎起一個籠子,提到瞭晴兒的面前。

晴兒定睛一看,不由地脫口叫道:“天哪!是貓,我養老鼠你養貓?”

張思宇狡黠地一笑:“你也要愛屋及烏喲!”

“你好壞呀!”晴兒撒嬌地撲到張思宇的懷裡,喃喃地告訴他,那兩隻老鼠早讓自己扔掉瞭……

發《今古傳奇.故事版》2005年7月下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