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芩:潛規則後女人的不同命運

  我今年24歲,去年大學畢業,嬌小羞甜美型,人很隨和。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且已經離婚,我下面一個妹妹一個弟弟,妹妹跟瞭一個已婚男人,當時我不能接受,但當我去過一次深圳之後發現在那邊這實在太正常不過瞭,也就慢慢接受瞭。

  在我讀大學的時候,妹妹給過我很多經濟上的幫助,我對自己發誓,畢業後一定要好好找份工作,然後把她接回來,我們一起做點自己的生意什麼的。可是工作並沒有我想象中的容易。之前在一傢國企,工資很低而且發展前景也不大,做瞭半年多就決定辭職瞭,現在在一傢私營集團做文職。當初選擇這傢公司是因為我在公司停車場看見瞭幾部價值四五百萬元的名車,當時就想這傢一定是很有實力的。定下來之後發現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那幾臺車都隻是董事長一個人的。因此對董事長產生瞭一種不正常的崇拜。

  平時我跟董事長接觸不多,有一次應酬的時候他叫我和他一起去,無外乎就是吃飯喝酒唱歌到晚上兩三點。他把我叫到一邊對我動手動腳,我對他說兔子別吃窩邊草。後來他說要送我回去,結果他把車直接開到瞭酒店。到房間後他也沒強迫我,是我自願的。晚上做瞭很多次也說瞭很多話。他叫我不要告訴公司的人。我雖然不是處女但是也不至於這麼隨便的,這次跟他真的太輕浮瞭,所以他給我錢什麼的我都沒有要。

  第二天我到公司之後很臉紅,不敢見他。兩個星期之後又發生瞭一次、第三次是在辦公室,我對這種行為非常反感,感覺自己和方便面沒什麼區別。而且我發現他和公司的兩個女經理也有長期關系。第二天我就發信息給他說我要辭職瞭,他卻不同意,回說“我們保持距離,但是你的工作必須在我身邊”。

  現在我竟然因為他這句話猶豫瞭,想想他身邊的其他女人,也是從一無所有到現在什麼都有。而我去其他公司幾年也賺不到什麼錢,到時候青春沒有瞭,一輩子就這樣瞭。所以這幾天就在辭職與否的邊緣徘徊……

  ——讀者來信

  蘇芩回復:

  你的難題,在於——野心。

  你不是沒有是非觀,也不是缺乏道德感,甚至,你深知自己跟他的這種關系,根本也不是長久之計。但是,你依舊不會拒絕他,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是在配合乃至鼓勵他的行為,因為,你有野心,心底裡,你把他當成人生中邁向富裕的第一塊跳板。

  也許是從小父母離異讓你格外的缺乏安全感,也許是妹妹的遭遇讓你對錢有更特殊的需求感,總之,對於“錢”,你是極敏感極渴望的。你評判一傢公司的優劣,憑的是門口那幾輛豪車,對董事長本人的崇拜,是因為他操控得瞭若許多的金錢。一個對錢如此有欲望的女孩,若再加上長相甜美可人,故事,遲早是要發生的……

  今日,我不勸你立馬走人,因為我也相信,你走不成。至少,在你的董事長對你徹底失去興趣之前,你走不成。男人拴住女人的辦法有很多,最有效的一招便是,不斷對她許以承諾。其實,此刻你也在等待他的這種種“承諾”。因為你知道“去到別的公司,也許也隻是一事無成。既然已經失身,就該失得有價值。”

  雖然,換一個女孩子,我也許會給出不同的建議。但作為你這樣如此渴望出人頭地的女孩,先達成目的,也許人生才不會有遺憾。

  我想,你該多學點東西瞭。一個女人,迷倒一個男人,也許隻靠美色;但一個女人,想獲得更多的物質優惠,美色背後,還是得有點真本事的。

  沒錯,潛規則不是個好詞兒,但既然已經被潛,你就不該隻會做個花瓶。要知道,不同的女人遭遇潛規則,會有不同的結局:不聰明的女人,被潛後,會慢慢等著失寵;而聰明的女人,被潛後,會雕琢羽翼,讓那個男人,成為腳下的臺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