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愛有誠心嗎

傾訴者:靖雯(化名),女,26歲, 個體老板
文 字:安心
靖雯的男友鄭銳喜歡清純的女孩,三年前兩人相愛時,靖雯就是鄭銳喜歡的樣子偏瘦、清純、天真、可愛。三年的相處讓他們彼此熟稔,靖雯也漸漸成熟,於是,鄭銳不再覺得女友清純可愛,正好此時公司裡新來瞭一個女大學生,完全符合鄭銳的要求……
和鄭銳(化名)戀愛的時候,我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天真單純,身材偏瘦,總是一副在校女生的打扮,清純而乖巧。鄭銳喜歡清純的女孩,希望找個思想單純的女友,三年前的我正是他想要的白雪公主。
相愛第二年的時候,我們住在瞭一起,感情一直是平穩而美好的狀態。
開始的時候,我和鄭銳都在各自的單位上班,但是他一直做得不是很順心。鄭銳一直對自己的技術很自信,總覺得單位裡誰也不如他能幹,而領導卻不是那麼器重他。於是,他從原單位辭瞭職。
去年是我們最艱苦的時候。那時候鄭銳辭職不久,沒有立刻找到滿意工作,而我也是剛開瞭個店,想自己做生意。我們把錢都投到瞭店鋪上,剛開始運作的時候資金周轉不過來,我們的生活便很艱苦。
毫不誇張地說,那段時間我們有時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但是,我和鄭銳互相安慰,互相鼓勵,為瞭更美好的未來堅持著,努力著。
後來,鄭銳找到一份自己滿意的工作,我的店也開始賺錢。生活狀況開始一點點好轉,可是,我們的感情卻慢慢發生瞭改變。
所有經歷過的一切讓我漸漸擺脫瞭兩三年前的青澀,我不再是那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我覺得這種變化是必然的,每個人都有從單純到成熟的變化。
可是,鄭銳不喜歡。他希望我永遠都是那個清純的樣子,不會有任何變化;他希望我們的感情永遠都是完美的,不會因為兩個人長久的相處而產生矛盾;他希望我們的愛清新而富有激情,不會在生活中變得普通平淡。
愛情不是存在於真空中的,它需要生活中實實在在的陽光和雨露,兩個人在一起也不可能沒有矛盾,我是個獨立存在的人,做不到凡事都聽他的安排,順從他所有的觀點和做法。
於是,我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多,鄭銳漸漸表現出對我的不耐煩。今年春節過後,鄭銳開始隱隱約約對我透露出分手的意思,為由,搬走瞭。早已熟悉瞭兩個人的生活,一個人守著空蕩蕩的傢時,我開始恐慌也許我真的要失去他瞭!
鄭銳剛搬走的時候,我們還經常通電話,說些戀愛中的男女才會說的無關緊要的話。可是慢慢地,他說工作忙,對我說的話越來越少……後來,鄭銳不再給我打電話。再後來,我給他打電話他也不接,對我說的話越來越多地提到“分手”。
我終於知道鄭銳移情別戀的事。那個女孩是他們單位新來的大學生,才21歲,和當年的我一樣,是個身材偏瘦的女孩,“她非常好,什麼都聽我的。而且,她讓我找到瞭那種校園裡的清純感。”鄭銳這樣說。
我欲哭無淚。多麼可悲又可笑的輪回,當我從清純的小女孩漸漸成熟後,我的愛情卻沒有一起成熟,我的愛人重新回到起點,找到瞭新的清純……
鄭銳三月份開始和那個女孩交往,四月份正式向我提出分手。他沒理會我的心情,甚至沒管我是否答應分手,就自顧自地展開瞭新的戀愛。就像當初和我一樣,他們每天都在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
我質問鄭銳,他毫無愧疚感,加上我開店他投進瞭幾千塊錢,所以,和他對待工作和他人一樣,對我而言,他覺得自己已經做得仁至義盡。對分手,鄭銳很理所當然一樣。
我的傢人甚至親戚朋友都知道我和鄭銳住在一起,見面後常問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以前我都會很甜蜜地告訴別人:“到時候一定通知你!”可現在,我卻不知該如何回答關心我的人……

明天“情線”刊登傾訴故事《親情遺失在哪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