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芩:多少男人舍得為情人買套房

  他52歲,比我大15歲,性格溫和,條件好,有誠信,答應過我的事一般都做得到,為人大方,很討女性歡迎,而且能接受我12歲的孩子。我離異,長相一般,拜金女,溫順型,處事優柔寡斷,有份正式的職業。想找居傢過日的男人。我和他痛並快樂著在一起一年瞭,在一起也有說不完的話題,他也會和我一起教孩子。我認識他前,他曾經有過一個感情不深的女朋友,並幫她買瞭一輛15w的車,後因女友懷疑他還有其他的女人,對他進行人性的攻擊而拋棄瞭她。那時我處於感情的空洞期,他經常打我電話,找我聊天,邀請去吃飯,對於他周圍人說他和其他女人的緋聞我視而不聽,我想我有能力征服一個老人,正式接觸兩個月,從他嘴裡確認到他是想和我發展結婚的對象後,我們發生瞭關系。

  幾個月後,他幫我買房買車,在我身上花瞭近50w, 隨著近距離的接觸發現,他雖然年齡大,但思想很新潮:喜歡自由,快樂的生活,還以各種理由不回傢。甚至還總結出一套很有經驗找女友方法。本來睡眠就不好的我,現在整夜整夜的失眠,見我如此痛苦,他終於坦誠:他有個小他5歲的有夫之婦情人(也是他的親人),在他最困難的時候她給與他幫助,所以這輩子不可能放棄她、但也無法跟她結婚。他為她添置瞭上百萬的傢產(而他所有的錢或許也掌控在她的手裡)。對於情人的話,他言聽計從,他經常在我的面前和情人聊天,我好氣,但還得忍者著不敢生氣。每次柔情後,問他:我能給你什麼?他說:“傢的感覺,希望你能好好的經營好這個傢,其他的事情不用理,你也理不到。”

  他口口聲聲說最愛我,並希望我能陪他走完餘下的路。但如果我要離開,他也不勉強,房和車都給我。去和留都由我決定!不會糾纏。無意中我感覺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的存在。

  前段時間,我鬧分手,他在年前還幫我還清3w的債務,去年,他把工資給我,每天都有電話,不冷不熱的,大過年的,除夕夜和初一在他傢吃飯外,其餘的幾天他說忙,希望我能理解,就一直不見瞭蹤影。每次走到街上,和夜晚來臨,我就倍感孤單。

  我心疼他,感激他,也想好好的愛他一生,畢竟37歲瞭,也很難遇到物質上對我那麼好的人,但這樣的情感讓我很揪心,這不是一場正常的戀愛,說他愛我,把我當老婆,但又感覺不到真愛,但不愛,又為什麼給與我那麼多?在他眼裡,我算什麼?如果離開,日子就得還原到自己一個人養孩子的處境,但我不怕,情感痛我也能割舍,但拿瞭那麼多錢就走人,人道嗎?試著催他結婚,他說今年吧,但我更怕!在患得患失中,我得瞭憂鬱癥,蒼老瞭許多,所以的一切都不敢跟好友說,默默的承受著,接下來的路,我該怎麼走?

  ——讀者來信

  蘇芩回復:

  如果你要錢,那很好辦,想辦法嫁給他,這輩子便可衣食無憂瞭。

  如果你要愛,那也好辦,找個收入不高但踏實可靠的男人,這輩子也能專寵一生。

  但問題是,經過瞭這樣一個給你買房買車還債、在物質上能滿足你一切需求的男人之後,你還能夠回歸到之前青菜蘿卜的素淡生活嗎?

  對此,我表示懷疑。

  於是,很肯定,你其實根本離不瞭他。

  你嘴上說“拿瞭那多麼錢走人,人道嗎?”

  這恰恰反映出你愛他,一個女人,若是根本不愛一個男人,才不在乎“人道”不“人道”這事兒哪!

  這個男人,你不是不愛他,而是太愛他。

  所以,在太愛他的狀態下分開,這輩子如何還能過得順心呢?

  如果你能少愛他一點,可能對目前這些煩心事會釋然一些。可你做不到釋然,因為這個男人,你從來沒有真正打算過要跟他分開。

  如今,你抑鬱瞭,是因為他不夠愛你。想來也是,這樣一個有錢的男人,也是常事。當一個男人有錢又討女人喜歡,那作為他身後的妻子,必然要承受更多來自情感的煎熬。

  可也沒辦法,畢竟,在經濟上,你依靠著他,在情感上,你依賴於他。

  當一個女人依賴並且依靠一個男人的時候,那麼,婚姻關系中,就別再指望著能獲得主動權瞭。

  你說到自己的條件,離異,長相一般,拜金女。

  也許,用世俗一點的眼光來看,在37歲的時候,還能遇到這樣一個款爺,算你運氣不錯瞭。至少,後半生的生活不用太過操心。

  可是,拜金女若是一手要錢一手要愛,那麼一切都不好辦瞭。

  如果可以,先成為他的妻子,再想辦法成為他的愛人吧。

  五十多歲的男人,也開始渴望依靠。而能讓他信賴並且依賴的女人,才真有可能最終得到他的真心。

  而這一切,需要時間,和女人溫和博大的胸懷。

  像你現在這樣,隻委屈的等他來愛,終究是做不成讓他信賴的愛人的。

  男人的心,並不會一成不變,所以,他的那位有夫之婦的情人,不見得會終其一生都牢牢占據他全部的心思。曾經,你能用溫柔征服他的人,未來,隻要用心思,照樣可以一點點獲取他的心。

  但前提是,別總優柔寡斷自怨自艾。

  可憐楚楚的女人,也許找人憐惜,但終究,她是沒有情場競爭力的。

  有本事的女人要先學點自信的氣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