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別耽誤我的幸福

傾訴者:慧心(化名),女,26歲, 於濟南某建築公司工作
文 字:安心
大學畢業後,我這個來自農村的女孩留在瞭省城濟南。我是個活潑開朗的人,認真勤奮,吃苦耐勞。雖然開始的時候我並不是那麼喜歡自己的建築專業,但並沒有因此放棄學習。工作後,由於紮實的專業知識和勤奮認真的秉性,我很快在自己的工作范圍內取得瞭不錯的成績。在老傢那個小村子裡,身為獨生女的我是父母的驕傲,鄉親們都羨慕父母有個有志氣有出息的女兒。
許風(化名)是我的老板,大我十一歲的已婚男人。大學畢業後我就到瞭許風的公司,負責工程資料,不幹體力活,但需要經常在工地上待著。作為公司經理的許風經常在各個工地之間跑,我勤奮認真的工作態度給許風留下瞭好印象,他對我很是欣賞,在我所在的工地待的時間多於其他工地。
剛到公司時我就對許風有很好的印象,他的性格脾氣、工作能力、為人處事等等都非常好。他也是農村孩子,開始在濟南收破爛,攢瞭點錢後就找瞭幾個人給建築公司幹活,後來就成立瞭自己的公司,而且發展越來越大。我給其他建築公司做過兼職,很多建築公司的老板都會拖欠工人的工資,對員工比較苛刻、不信任,而許風卻從來不拖欠工人的工資,對自己的員工一直都是和藹友善。後來許風知道我是大學畢業後一個人留在濟南,對我就更加多瞭一份照顧。
上學的時候我大大咧咧的,整天嘻嘻哈哈,從來沒考慮過愛情。畢業後到瞭公司,接觸最多的就是許風,可以說,他是我在成熟過程中唯一接觸的異性。
平日許風的關心和照顧,讓我這個獨自一人在濟南的女孩心裡增添瞭很多溫暖,並且,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加,我對他漸漸滋生瞭一種信賴和依靠。和許風在一起時我很開心,遇上不順心的事也會對他講,他給瞭我一種既有父兄又有好友、還有一絲男女情愫在內的感覺,說不清道不明,讓我既甜蜜又慌亂。
2003年中秋節,因為工地上很忙,我沒能回傢。那天晚上,許風帶我和司機出去吃飯。
吃飯時他一直誇贊我,說我人好,能幹。司機在旁邊唱歌時,許風忽然很認真地對我說,他很喜歡我。我一下子亂瞭分寸……以前和許風在一起是很隨意的,但他說出那句話後,所有的一切立刻改變瞭,他的舉手投足都給我一種新的異樣的感覺……心全亂瞭。
第二天再到公司裡,雖然所有的一切都和以前沒什麼兩樣,可在我心裡一切都變瞭。慢慢地,我和許風之間的相處有意無意地發生著變化,2003年冬天的時候,我們走在瞭一起。
許風的老婆跟隨他從老傢來到濟南,做傢庭主婦,是個比較潑辣的女人,他們的孩子已上中學。雖然他也說過要和老婆離婚,然後和我在一起之類的話,我卻從未要求他做過什麼。我不想破壞他的傢庭,隻是安靜地守在他身邊。
許風說,除瞭婚姻,他什麼都能給我。可是,婚姻對我來說卻很重要,我希望有一份安穩的生活,和心愛的人戀愛、結婚、生孩子、過日子……很多時候,我都會想我們之間的感情,但往往不能想出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2004年下半年,許風的老婆知道瞭我們的事,那段時間她幾乎每天都到公司去,盯著他,不讓我們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當時,公司正好有個大工程,我幾乎擔起瞭所有的工作。那次,我給許風賺瞭很多錢。後來他告訴我,他老婆當時對他說:“做完這個工程就讓她走!”我很生氣,覺得他們根本就是在利用我,給公司賺錢的時候她不作聲,錢到手瞭就讓我走人嗎?把我當什麼?我跟許風要說法。他說他老婆知道我們的事後經常跟他鬧,弄得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離開瞭許風的公司。憑借敬業精神和出色的業績,已小有名氣的我很快便找到瞭新的工作。我希望自己能重新開始。
可是沒多久許風就找到瞭我,懇求我不要離開他。面對自己唯一心動過的男人,我心軟瞭……我們還是和以前那樣在一起。
在和許風的感情上,我的意志不夠堅定,見不到他的時候,我下好決心一定離開,可一見面,所有的決心都功虧一簣瞭。
沒多久,我被老板辭退。一直感覺我被辭退的理由很牽強,但不發愁找工作的我沒想那麼多,接著就去瞭另一傢公司。後來許風告訴我,我被辭退居然是他老婆找瞭我們領導!
我再一次很認真地考慮分手。我已經26歲,對女孩子來說,這個年齡雖然不算大,但也不小瞭,我必須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感情生活。於是,我開始去見別人介紹的男孩子。
前段時間我處瞭一個男朋友,無論個人還是傢庭條件都很好,隻是,在事業單位工作的他不是很忙,便整天上網。我去他傢吃飯從來都是他媽打電話邀請,而且到他傢後,他進門就直奔電腦,不幫他媽幹活也不陪我,吃飯還得讓他媽一遍遍地叫,他還不耐煩。農村長大的我看不慣這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公子哥,於是就說瞭拜拜。
高中的時候,班裡有個叫趙震(化名)的男生對我很好,但那時我根本不理會感情的事。前段時間,我聽同學說趙震一直對我念念不忘。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濟南邂逅瞭趙震,他問是不是還有追求我的機會。一是想擺脫和許風這種不正常的戀情,二是趙震沉穩踏實的性格正是我喜歡的,於是,我便答應瞭趙震先交往。
我對趙震很好,一心希望能最終在他身上找到可以依靠終生的幸福,但也許是還沒有和許風徹底瞭斷,我總是不能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趙震身上。而且,談男朋友的事我也沒告訴許風。
一次我和趙震在一起被許風看見瞭,他找我談。從來沒見過他那麼傷心的樣子,求我不要離開他,他會一輩子對我好。我哭瞭,告訴他我要有自己的感情,得為以後的生活打算。最後,許風說他不會幹涉我戀愛和結婚,但我也無法讓他不愛我。
可從那以後,許風幾乎每天不是去找我就是給我打電話,根本不管我是不是和趙震在一起。後來,趙震有所覺察,他是個不愛說話、不會表達的人,隻是對我說我的心沒放在他身上。我說他胡思亂想,心裡卻非常慌亂。
前兩天,我和趙震在一起,許風給我打電話,讓我晚上和他一起吃飯,我不答應他就去找我。我隻好對趙震撒謊說晚上公司有應酬,然後去赴許風的約。吃飯時,許風口口聲聲讓我不要離開他,他說我不該這樣對他,這樣做很傷他的心,還說我以前對他的愛都是假的,說我欺騙他,現在所做的是對他的背叛。
交男朋友是對情人的欺騙和背叛嗎?我隻是想有自己的感情和生活,但面對這種情感的交替,我心裡非常茫然,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才能不讓所有人受到傷害……

下周一傾訴版故事《在死亡和你之間選擇》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