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和你之間選擇

傾訴者:田薇(化名),女,28歲,濟南某企業化驗員
文 字:安心
兩年前,我在大劉的手機裡發現瞭秘密。我打出瞭他的通話詳單,又托朋友打聽,終於知道那個女人在大觀園附近工作,他們在一起已經一年。
我又急又恨,五年來,我已經把大劉當作生命的支柱,婚姻不幸的我把所有的愛都給瞭他,他一直說真心愛我,說我是他永遠的寶貝。可是,在我們相愛的第三個年頭,他竟有瞭別的女人。
我們三人在順河街的天橋下見面。我告訴那個女人我和大劉在一起三年瞭,很相愛。她卻冷笑著說:“哼,那是曾經!你們在一起的時間長又怎麼樣?那也比不上我們!”
我難受得要命,可站在一旁的大劉卻從始至終都沒為我說一句話!這就是我一心一意愛著的人嗎?這就是我海枯石爛的愛情?!在他的沉默中,我聽到瞭自己心碎的聲音……
第二天,我到單位找他要說法,他卻除瞭“對不起”什麼都不說。我讓他給我個明確的答復,他竟然轉身離開瞭辦公室。我一時氣憤,就出去買瞭敵敵畏,在他辦公室喝瞭下去……然後,我給他打電話,他不接,我就給他發短信我喝農藥瞭,不是想通過死改變什麼,隻是想讓你知道痛的滋味……
藥效發生作用的時候,收到我短信的大劉趕到瞭辦公室,拉我下樓,開車直奔醫院……
從20歲開始工作我就在這個單位裡,大劉是我的領導,從2000年到現在,我們在一起五年瞭。可以說,他是我生命的支柱,從未在婚姻裡感受過愛的我,把全部的感情都放在瞭他身上。我可以為他死,毫不猶豫。
我和老公的結合是個錯誤,我們幾乎沒有什麼感情基礎。19歲那年的一天,我和一個女友去歌廳玩,女友說她有個朋友在那裡,可以不用花錢買票。
那人就是我現在的老公。那天晚上,滴酒不沾的我喝瞭點啤酒,有點暈,就和女友到他傢休息,我迷迷糊糊就睡著瞭。那天晚上,我被他強行占有……
我的思想比較保守,和他有瞭性關系後,就一心要嫁給他。於是我對他非常好,給他洗衣做飯,在我的照顧下,他幾乎是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我想:我要好好愛他,要感化他,要讓他喜歡我,那樣,我們在一起就能幸福……
他很漠視感情,一直覺得和誰結婚無所謂,加上我對他那麼好,於是,一年多後,我們就結婚瞭。這樣組成的傢庭,婚後的生活可想而知。從老公身上,我從未感受到過任何關愛。
婚前我就對大劉有很好的印象,他熱情開朗,對身邊的人很好。我最缺乏的就是來自異性的關愛,所以,當大劉知道我的婚姻狀況而對我多加照顧時,我感到瞭前所未有的溫暖和感動。覺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後來,我們從朋友發展成瞭情人。
我第一次感受到瞭愛情的美好,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瞭他身上,對他的愛簡直難以用言語表達。在一起的五年,我每天早上都給他買好早餐帶到單位,然後和他一起吃,他把飯弄到嘴角上時,會一動不動地讓我給他擦掉……在一起的時候,我親吻他的手指都有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我從未奢望過大劉會離婚娶我,隻要他能給我愛和溫暖就夠瞭。可是,口口聲聲愛我的他卻有瞭別的女人。付出一切的愛情卻換回這樣的結果,我無法讓自己冷靜。於是,三年前的那天,看著他決絕的背影,我喝瞭敵敵畏……
那次,我在醫院躺瞭十天。晚上我在醫院給老公打電話,他很生氣,說:“你把我當什麼人啊?都快死瞭才告訴我!”我想:你又把我當什麼人呢?如果你能對我好一點,我能這樣嗎?
老公是個粗魯的人,稍不順心就罵我,非常非常難聽。我們沒有任何溝通,夫妻之間的恩愛和甜蜜更是想都別想。出院後,老公對我說:“我們離婚吧。”我說離婚可以,但不是現在,因為孩子還小,我不想影響孩子。他沒再說什麼。
出院後,我找大劉,他責怪我用死來要挾他。我告訴他我的愛是真的,“我隻是希望你能考慮一下我的感受,沒有你的愛我真會死掉的。”
雖然我和大劉還是像以前那樣在一起,可是,我的心態卻完全變瞭。他的手機一響我就想起那個女人對我說的話,他一出去我就以為他去見別的女人……於是,隻要見不到大劉,我就給他打電話,問他在哪裡,和誰在一起。他很不耐煩,經常沖我吼:“你幹什麼?!”
我們就這樣在甜蜜和痛苦交織的狀態中廝守在一起,又過瞭兩年。
前些日子的一個下午,大劉沒上班,我給他打瞭無數個電話,開始是不接,後來關機。我瘋瞭一樣到處找,但找不到。要下班的時候,他回來瞭,我問他:“你關機什麼意思?”他不耐煩地說:“我關機就得告訴你嗎?”
我難受得要命,晚上一個人喝瞭點酒。大劉給我打電話,說想和我談。於是,我們在省商校門口見面。我對他說:“你知道你這樣做我有多難受嗎?”他說:“我們都是成年人,你別這麼沖動好不好?我們的關系是不能見光的。”我還要說什麼,他卻嫌我喝瞭酒,不跟我談,轉身走瞭。
他在前面走,我就在後面跟。他走得很快,我就把鞋脫下來拎著光腳走。從花園路一直到蓋傢溝,那麼遠的路,我光著腳跟他走完。
晚上回到傢,我說腳疼,老公問都沒問。我也習慣瞭他這樣對我,平時他對我就是這麼不關心。第二天,我腳上全是血泡,但更疼的不是腳,而是心……
前段時間,我跟神經病一樣,每天都在想我和大劉之間的事,越想越難受。我已把他當作生命中的一部分,可他對我的感情卻不是一心一意……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沒人能真正愛我。於是,我給大劉寫瞭封信,然後出去買安眠藥。
安眠藥每個藥店最多賣20片,我跑瞭好幾傢醫院,終於湊瞭200片。
拿著藥回到傢,我又給老公寫瞭封信,然後,我吞下瞭那200片安眠藥。
第二天早上,看到信的老公把我送到瞭醫院。去醫院的時候打車,然後他回傢拿東西,騎電瓶車又去醫院。可是車子丟瞭,我醒來後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說你吃藥幹嗎?就因為你丟瞭車子!”我傷心欲絕……
從醫院出來後,我還是精神恍忽,依然覺得活著沒意思。於是再次滿大街轉著買安眠藥,這次隻買到瞭100片。走在路上我就把藥吃瞭,心想:這次沒人發現瞭吧!
可是,暈倒後的我被一個出租車司機救瞭。好心的司機把我送到醫院,等我醒過來,勸慰我,還給我買瞭肯德基套餐。晚上老公給我打電話,問我在哪兒,我說在醫院,他急瞭:“你他媽的又去醫院幹嗎瞭?”隔瞭一天,他才到醫院看我。
再次從醫院出來後,我給大劉打電話。他說看到我的信已是第二天,想到當時我肯定有老公陪著,就沒跟我聯系。他說我自殺是沒良心,不考慮別人的感受,還說:“你這樣誰敢跟你好啊?”
我知道自己這種過激行為他不喜歡,我也不想給彼此的生活增添煩惱,可是,我受不瞭他對我的用情不專,如果沒有他的愛,我寧願什麼都不要……

周二傾訴版
情感故事《在第九棵樹下說愛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