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和我一樣的女生

1
  早讀下課後,老班把麻小麥帶到我前面,指著我旁邊的另一個空位,說,你暫時坐這裡吧,以後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找我。麻小麥說好。然後老班轉頭往講臺走去。老班從來不走後門。
  麻小麥從書包掏出紙巾把沾滿灰塵的桌椅細心地擦瞭一次,剛坐下,上課鈴便響瞭。
  我也回到位置。在過去完整的一個學期裡,最後一排是我的天下,老師們說我是不良少年,其實我隻不過偶爾抽抽煙打打架而已。
  我看著旁邊的麻小麥,覺得這女孩很漂亮,尤其是她那雙眼睛,清澈透明。我忽然很緊張,手心裡冒出瞭汗,心想,哎呀,死啦,有個美女坐在我身邊,怎麼辦呢?整整一天,我格外規矩,望著課本發愣。
  死黨阿三很快發現我的異樣,曖昧地對我說,怎麼,冰瀟,你不會對人傢一見鐘情吧?
  我給瞭他一拳。他又還瞭我一拳,我們在後面打鬥起來。麻小麥望著我們,她微笑地說,我讓開,你們繼續。我停手,阿三也是,要是換成別的女生早就驚慌失色嚇走瞭。
  2
  麻小麥這些天給我的感覺就是她很自然,不象我們班某些塗滿脂粉的恐龍有事沒事大驚小怪,或一群人圍在教室或者走廊上唧唧喳喳地鬧個不停,動作粗魯,聲音過分做作,完全沒有形象而言。
  所以我常常對兄弟們說,現在的美女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因為女生隻要長得太對不起觀眾,在許多化妝品的修飾下,什麼恐龍都能變成美女。
  我在球場上打球,總有不少女生來看,她們都狂熱地喊我帥哥,我是在受不瞭他們,我不屑和這樣的女生說話。
  在我進球的時候,她們總是失控地喊我的名字。
  阿三挖苦我,你好有魅力,有如此龐大的拉拉隊隊伍打氣,猶如流川楓。
  我不屑地冷哼瞭一聲,我才不稀罕。她們這種舉態讓我覺得很俗。我的兄弟們非常羨慕我這張光滑的臉,不象他們,天天為瞭戰痘而拼搏,那種精神和毅力比高三的畢業班還頑強。兄弟們都一致認同,一個男孩子長的清秀就是吃香,臉上幹凈就是受歡迎,你就是例子。
  我踢瞭他一腳,我們又在草地上打起來。
  3
  每次在教室裡我和麻小麥都會遇見,每當我們四目對視的時候,我心跳加速,呼吸困難,紅著臉匆忙把頭轉向別處。麻小麥不躲避,她總是心不在焉的,成績卻很好,而我是差生,每隔幾天校內校外總有人故意找我麻煩。
  總是有那麼一些看起來很漂亮的女生過來故意跟我搭訕,我目空一切。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想和麻小麥說話。可是連續好幾天,我和麻小麥根本說不上一句話,連句簡單的“你早”我也說不出口。我一直祈禱著上天能給我一次跟她說話的機會,這個機會在英語課被我盼望到瞭,雖然不是我期待的場合。
  在星期一的英語課上,我留意到瞭她的異常,我故意伸直腰桿子,望瞭她的桌面,她怎麼看起歷史來瞭呢?難道她沒帶書?我把英語書扔過給她,她驚訝的望瞭我一眼,輕輕地說瞭聲謝謝。我繼續聽我的MP3。 阿三提醒我不要得意忘形,我已經看見英語老師四處巡查瞭,原來到瞭大傢做習題時間。我連忙把MP3取下來,隨便抽出本書應付下,反正她巡查來抽查去都是那麼幾個成績好的。這次她卻打破慣例,頭一回關註我來。
  她指導瞭麻小麥兩下,就過來關心我。一看到我桌面的非英語書,挖苦道,好哇,上英語看語文,那上語文又看什麼呢?全班安靜下來,都往我們這兒看。
  你還是去走廊上冷靜下。
  我二話不說從後門瀟灑地走出去。罰站對我而言已經不是新鮮事瞭。我拿出手機看瞭一下時間,還有十分鐘下課。我站瞭沒30秒,英語老師又出來瞭,她笑呵呵地說,進來吧,下不為例瞭。我鬱悶著什麼時候她變得如此通情達理。
  事後,阿三告訴我,是麻小麥跟英語老師坦白的。
  一場風波就這樣安然化解瞭。我落瞭個英雄救美的賊稱號。4
  校園裡的謠言向來富有某種傳奇色彩。他們都說高中部最帥的男生戀愛瞭,而且還是場暗戀。那個男生一看就知道是不良少年,總愛留著亂七八糟的頭發,牛仔褲上永遠有破洞,下課就在走廊上抽煙。
  當兄弟發這些謠言反饋給我,我覺得很昏眩。因為他們口中提到的男生就是我。
  黃昏我打完球休息,坐在草地上聽耳機,是JAY的七裡香。麻小麥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冒出來,對我說,我也想聽。我把一隻耳塞遞給她,我似乎很緊張,手在微微的顫抖。
  身邊有瞭麻小麥的騷擾,我漸漸開朗瞭許多,臉上開始有瞭屬於這個青春季的笑容。
  麻小麥常常說我的眼裡有大片大片灰暗的陰影。第一次見我的時候,她就發覺瞭。我苦笑。
  原以為這種快樂而簡單的日子會持續到高三結束,但生活的劇本常常發生意外。有一天阿三,神秘兮兮地告訴我,麻小麥很早就有男朋友瞭,我們不想讓你越陷越深。
  我聽瞭非常傷心。我還搞不清楚是不是喜歡麻小麥。我很矛盾,如果不喜歡,我怎麼會這麼在意她的事情呢?
  5
  幾天下來,我都心不在焉的。為瞭驗證事情的真相,我決定試探下麻小麥。放學的鈴聲終於姍姍來遲,還沒等我攔住麻小麥,她便行色匆匆地跑出瞭學校。我也跟上去。
  在校門口我見到麻小麥和一個看起來很時尚的男生一起,一看便知道他不是我們學校的。他們開始激烈的爭執著,麻小麥看見我過來瞭,便沉默瞭。那個男生看瞭我一眼,說,再見。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夜色裡。我還搞不懂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我以為我和他至少會打架呢。
  麻小麥輕輕地說,她就是不想再見他,才轉來我們學校的,過去的事情我也不想說瞭。反正現在一切都結束瞭。我的心仿佛又活過來的。在三岔路口,麻小麥說,冰瀟,你真的太憂鬱太深沉瞭,仿佛不屬於這個季節。
  我知道她說什麼,但是我依然沒有告訴她我內心的世界。在她轉身的那一刻,我緊緊地抱著她,對她說,你永遠不要和他復合好嗎?因為我也喜歡你。這是我17年來說過最煽情最惡心的話。
  6
  我真的改變許多許多,上課不玩手機遊戲不聽MPS不睡覺瞭,也很少抽煙打架瞭,還不介意那些女生沒有形象地大叫我的名字。
  所有的人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我手機的屏保不是我和麻小麥的合照,而是我和媽媽的。他們以為我有戀母情結,我一笑而過。麻小麥也抱怨過幾次,但是我依然沒有換下來。麻小麥還說我太帥,不好,引人註目,還要提心吊膽的。她怕我某天被人迷惑而去。
  我知道她的擔憂。
  5月的時候,我買瞭一對心形的鑰匙扣,一半給她,一半留給自己。阿三看哇哇大叫,冰瀟,你何時變的那麼浪漫的。
  可惜這種甜蜜維持隻維持瞭一個星期,我的鑰匙掉瞭,怎麼找也找不回來。我看著麻小麥說,你把鑰匙扣扔瞭吧,下次我們換個新的。
  麻小麥輕輕地問我,你會不會有一天突然不喜歡我?我無言。
  7
  從去年3月開始,我每天晚上都會發噩夢,不斷地發同一個噩夢,很多時候我通常在凌晨兩三點驚醒,我渾身顫抖,象嬰兒那樣將自己抱緊,然後一直看著床頭我和媽媽的合照發愣。醒來後,一直睡不著,我聽瞭麻小麥的建議,發瘋地做習題。
  高考後,我和兄弟一起慶祝,也帶上瞭麻小麥,麻小麥的心情的心情非常好,再三要我換下屏保。我一怒,便吼道,其實我不喜歡你的,隻是我寂寞而已!話一出,語驚四座。他們紛紛勸我,你喝多瞭。 
  有些事情,不是麻小麥應該知道的。我頭腦還是非常清醒的。
  麻小麥的淚水在眼裡不斷打轉,說,愛,不過如此。她沖出瞭酒吧,而我連續打瞭桌子幾拳,我為什麼要傷害她?
  8
  去年3月初,我的媽媽為瞭獲得新的繪畫靈感,便前往西班牙。誰知道出門沒多久便遇上車禍,她在搶救的途中永遠離開我。
  我開始變的沉默,整天活在自己的陰影裡。我知道麻小麥喜歡幹脆利落的,她也是個很聰明的女孩,有些話我說一次她就明白。
  我卻越來越想她。終於忍不住瞭,我給她電話,約她出來見面。她爽快的答應。我心裡的陰影在不斷的擴大。
  我在時代廣場等她,不久她便出現瞭,身邊卻帶瞭一個男生,就是上次來我們學校找她的那個。果然,麻小麥對我說,我們和好瞭,反正我們都被西安的大學錄取,不怕以後會分開。她的眼睛一點一點的暗下來,其實我也不喜歡你,隻是到瞭新地方,寂寞而已。然後她挽著他的手臂離開瞭。
  我扭過頭,感覺到自己的眼淚都要掉出來瞭。有誰能告訴我究竟為瞭什麼喜歡麻小麥嗎?
  9
  我繼續給麻小麥電話,她總是說瞭沒30秒就找借口掛電話,給她的信息也不回,後來幹脆換瞭電話。再後來,我們完全失去聯系。而我每天醒來要想她好幾次。
  在大學裡,憑我出色的外表身邊聚集瞭一堆女孩,我卻無法再付出瞭。我對她們更加不理不睬的,她們卻說我酷我帥。來我們宿舍找我的美女多如牛毛,班花系花校花比比皆是,我卻看也不看她們一眼。畢竟她們不瞭解我,不會象麻小麥那樣說你的眼裡有大片大片灰暗的陰影。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就發覺瞭。
  麻小麥終究還是懂我的。
  如果我不是心理殘缺,我一定會好好的珍惜麻小麥,那個我唯一愛過的女孩。但是很多東西失去瞭就再也回不到從前。直到現在我還是愛不起任何人,因為我心裡有太多的障礙。
  10
  麻小麥,對不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