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竟是真愛

塵子

  同玲相愛的經歷很浪漫。

  認識玲是在大一下期,一個周末去建工學院找老鄉霞。玲是霞的好友,就認識瞭玲。玲給我的最初印象是活潑。她剪著齊耳的短發,穿一件白色的皺肩短衫,下面是一條淡紅色短褲,腳上是一雙乳白色涼鞋。玲的兩隻大而明亮的眼睛很好看,不時閃著調皮的光。她讓我一下就記住主要是因瞭她長得酷似李玲玉。

  “五一”學校放兩天假,我去政法學院玩。真巧,在這裡又碰見瞭玲,沒想到玲是學法律專業的。“哦,咱們見面真有緣,今後也一定有緣!”我開玩笑道。

  玲嫣然一笑,“是呵,等你觸犯瞭法律時。”喲,真夠辣味!

  “嘿,你甭說,咱們學經濟的扁著腦袋就是想鉆法律的空子,到時還真得請你多多關照呢。”我繼續打趣。

  “可以,經濟社會,你肯出錢麼?”

  “你很像我喜歡的一個人……”我轉移瞭話題,故意欲言又止。

  “像誰?說出來聽聽!”玲得有些想知道。

  “李玲玉!”

  “哇,錯瞭!”玲笑瞭,一本正經糾正道:“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其實應該說李玲玉像我!”

  我和玲成瞭朋友。我很欣賞玲的能說會道,更喜歡她的天真活潑與率直。漸漸地我對她有瞭愛慕之情。我們學校相隔不遠,於是有事無事總去找玲聊。我很愛好文學,時常寫些散文、詩之類,在玲面前談得最多的就是文學。沒想到玲對文學也很感興趣,評起林語堂、徐志摩、泰戈爾來頭頭是道。

  一日,午飯後,我帶著剛寫好的一篇散文這是特為玲寫的一篇散文,到瞭玲的宿舍門口,玲正睡午覺,門關著。“咚,咚,咚”我徘徊瞭好一會才敲響瞭門。

  “誰呀,幹嗎這時來敲門?”不是玲的聲音,帶著一種睡意被趕跑後的不耐煩。真刁,還會是誰,明明知道是我,每次我都是這樣敲門!

  “請問,玲在嗎?”我怯怯地問。唉,真不該這麼早就匆匆忙忙來找玲。沉默,沒有回音。

  走廊長長的,這時有幾個女生汲瞭拖鞋出去洗臉,哧溜哧溜的走路聲在走廊裡回響。看見我時,全都怪怪地拿眼睛瞧,瞧得我極不自然,慌忙從衣袋裡掏出一支煙叨在嘴上,才使自己稍稍鎮定瞭些。終於,玲開門出來瞭。

  “什麼事,很重要嗎?”玲抬眼望我。

  “咱們一起走走,可以嗎?”我不敢看玲。

  “現在?”玲思索瞭一會兒,點點頭。

  玲將我引到瞭他們校園一個風景很宜人的地方。這裡如半島一樣,三面環水,島上花開得正香正艷。池中嬌羞地打著朵兒的荷花更逗人。

  “這裡真美!”我贊道。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我搖頭。

  “告訴你吧,叫情人島!”玲瞅瞅不遠處偎在一塊兒的一對戀人,朝我很好看的笑瞭。

  “玲,”我下決心似的摸出瞭那篇散文,“這是寫給你的!”玲展開看瞭起來,玲看時,我便看她的眼睛,想捉摸出什麼。玲看完瞭,低著頭,沒有說話,臉上表情很羞澀。

  “對不起,我不適合你。”玲猶豫瞭一會開口瞭。

  “為什麼,咱們一起不是很開心嗎?”

  “因為……唉,你不知道,我已有瞭男朋友……”不,騙人!我差點喊出來。不可能,玲不可能有瞭男朋友,玲整天無憂無慮,活潑清純,哪像早有瞭男朋友的女孩,我絕不相信!這以後,我仍時常去找玲,玲也願意同我一起看電影、跳舞。在別人的眼裡,玲已成瞭我的女朋友。不久,我的一篇散文發表瞭,正是寫給玲的那篇。我告訴瞭玲。

  玲很高興,眼裡閃著特別的光,“你就不謝謝我,是我給你靈感的!”

  過瞭一段時間,稿費寄來瞭。我決定用稿費為玲買一樣精美的賀卡,但不知道玲是否喜歡,於是去玲一道出來。剛到玲的宿舍門口,碰到瞭玲的室友。

  “又來找你的李玲玉?”好饒舌,我笑,沒理會。玲正坐在桌前看《京華煙雲》,見我來瞭,隻望瞭一眼,又埋頭看小說。怎麼瞭,我感到不對勁。

  “玲,我來瞭,你不是要我謝謝你嗎?你喜歡什麼禮物?”我還是問瞭,問得有些笨。

  “你走吧,我不需要什麼,以後你別來找我!”玲的語氣好冷。我莫名其妙地看她,又看玲的室友,想知道為什麼。玲的室友卻很快地一個一個地離開瞭宿舍,並帶上瞭門。我沒有走,站著。

  “站著幹什麼,我不希望見到你,不要向我再玄耀你的才華!”天,這是什麼話!多惡毒,我一下暈頭轉向,她為什麼突然出話傷我,對一個愛她的人竟然會用這麼刻薄的話,我沒有對不起她呀,我憤怒瞭!

  “好吧,我走,”我壓抑著傷心與怒火,“講完這幾句話就走。”

  “算我看錯眼瞭,我倒黴!原以為你聰明,活潑,可愛,有才華,與別的女孩不一樣。我愛你,心中發誓永遠愛你。可是,現在才知道你虛偽,輕浮,喜怒無常。是的,我應該謝你,謝謝你讓我開瞭心竅,長瞭見識……”我很激動,說話也很刺人,玲眼中盈滿瞭淚水。

  “算我買瞭個經驗,給你吧,錢!”我將帶的錢扔在瞭玲的桌上,轉身便走。我認為自己是在賣這一時期的感情,然後從此一筆勾銷。

  “回來!”玲聲嘶力竭。我站住瞭,回轉瞭身,玲一臉的悲戚,淚流滿面。

  “誰稀罕你的錢?誰要你的禮物?你知道我很喜歡你,我隻要你,別的什麼也不要!隻是自己覺得配不上你,你有才華,那麼多女孩喜歡你,你應該找一個比我好得多的女孩。因此,我怕你不會至始至終給我愛,關心我,怕你有天會離開我,我……”

  “玲,別說瞭!”玲的話差點讓我流淚,我再也控制不住感情,沖動地一下擁住瞭玲。玲因剛才一席傷心的話和心情的激動,喘著氣,不停地抽泣。

  “玲,我會永遠愛你的,一生一世,相信嗎?”

  玲已泣不成聲,隻是不停地點頭,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令人心痛。我猛地摟緊瞭玲,低下頭,深深地,久久地,吻住瞭玲。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