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略的心

就因為我和阿慧是最要好的知心朋友,所以我和他的相識似乎有些順理成章。因為阿慧是他的妹妹。其實我很早就知道阿慧有一位非常優秀的哥哥。每當看到阿慧跟我談起他哥哥時流露的那種驕傲的眼神,我就止不住地有一種想見見他的渴望。終於,在那個美麗的夏日,我見到瞭他。他並不如我想象中的那麼英俊瀟灑,他很高,很瘦,戴著一副深度近視眼鏡,也許,他的優秀隻能從鏡片後面那雙充滿智慧的眼睛裡體現出來。
  當我第一次接觸到那雙眼睛的時候,我的心被輕輕撥動瞭。

  因為有瞭阿慧做幌子,所以我和他的交往也似乎名正言順。我喜歡跟他呆在一起,喜歡聽他講一些零零碎碎的、關於他們校園裡的故事,喜歡跟他一起討論一些不著邊際的國傢大事,喜歡他幽默風趣的談吐,喜歡他兄長般的關懷和囑,喜歡他看著我時那種讓人心跳的感覺……

  和他在一起的那個假期快樂而充實,而時間並不因為我的快樂而停留,轉眼到瞭上學的日子,帶著對他的眷念我回到瞭我的校園。好想寫信給他,卻又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女孩子的羞怯和矜持使我隻能在日記本上渲泄對他的無盡的相思。我渴望知道他的消息,所以我總是有意無意地從阿慧的口中打聽他是否來過信,過得好不好?……經過半個學期的盼望和煎熬之後,我終於勇敢地做出一個決定:到他讀書的那所學校去看他!當然得慫恿阿慧和我一起去,美其名曰“遊山玩水”。我們是一路唱著歌兒去的。盡管車內所有的乘客都向我們投來異樣的目光,我也不在乎,我隻有用歌聲才能發泄出自內心的愉悅,因為,我就要見到朝思暮想的他瞭!

  到他們學校的時候天已經全黑瞭,當他真實地站在我面前的時候,千言萬語卻如剌哽喉,我隻能用一句客氣得近乎陌生的問候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慌亂:“你好!”而他對於我們的突然駕臨也顯得有些手忙腳亂,他責怪阿慧帶瞭客人來怎麼也不事先通知他一聲,讓他先準備一下也不至於怠慢瞭客人……。我已不記得他還說瞭些什麼,隻記得當時自己“砰砰”的心跳。

  第二天他帶我們去爬山。山路不好走,我又穿著高跟鞋,剛走瞭沒幾步,我就被一塊石頭絆得差點跌倒。他及時地牽住瞭我的手說:“路不太好走,我牽著你走吧!”頓時一種幸福的暖流溢遍我的全身,我的心也一下子象斷線的風箏般飄得老高,我脈脈地望著他,好想對他說:“我多希望你能永遠這樣牽著我……”,而他隻是那麼專註地瞧著路面,並沒有察覺到我異樣的眼神。唉!傻傻的男孩,為什麼你不能瞭解一位女孩那樣熱切而又羞澀的心呢?

  我終究還是沒有表白自己的心事。我們的相聚還是那樣短暫而快樂,在短暫的快樂之後我隻能在漫長的日子裡等著和他的下一次相聚。我還是經常從阿慧的口中打聽關於他的消息。關註著他的一切。偶爾看到他寫給阿慧的信中提到我,我也會激動莫名。

 日子就這樣在等待中不知不覺地溜走,我先他一年從學校畢業參加瞭工作,而我的心並沒有因為環境的改變而改變,我依然等待著他的消息,等待著他大學畢業後能再一次地牽起我的手。世事總是無法預料,現實並沒有向著我預先設計的方向發展。我盼到瞭他大學畢業卻並沒有盼到他的歸來,而盼到的是他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我不知道是該為他高興還是該為自己辛酸,他又將到另外一個遙遠的城市走上他漫長而艱辛的求學之路,而我是不是還能孤獨地為他固守一隅呢?我茫然。

  又到瞭他上學的日子。那天的雨下得特別纏綿。我和阿慧送他去車站,我沒有向他說一名祝福的話,隻是默默地為他撐傘,默默地幫他提行李。車快開瞭,他想對我說點什麼卻又沒有說出口,隻是呆呆地望著我。我多希望他能輕輕地對我說:“等著我,我會回來的。”那樣我是不會在乎多等他三年的呀!可是他沒有。汽車載著他駛向他希望的彼岸,卻把我的心牽得很遠,很痛……。呆呆地立在雨中,腦中一片空白,澀澀的淚水蒙住瞭我的雙眼,不知怎麼我就想起瞭席慕容的一首詩: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 

  佛前求瞭五百年/求它讓我們結一段塵緣/佛於化作一棵樹/長在

  你必經的路旁/樹枝上開滿瞭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當你走近請你細聽/那顫抖的葉是

  我等待的熱情/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朋友啊在你身後落瞭一地的/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