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隻是個及物動詞

突然想起吳若甫,想起他發佈的獨身宣言。

  他鄭重地說,他已經習慣瞭獨身的生活,再也不想改變。他決定就這樣生活下去。這個時候,他已經年過四十,“無兒無女,無牽無掛”。他說得非常認真,再被鄭重地發佈出來,讓人覺得感慨,覺得滄桑。

  如果,和另一個人一起生活,甚或走到婚姻這一步,隻是看中瞭婚姻的功用性,那麼,這些功用,用錢都可以滿足,洗衣服,整理房間,做飯,可以用錢,請傢政鐘點工;需要人陪伴,可以用錢……而作為明星,劇組裡多的是可以進一步發展的女演員,可能連這筆開銷都不必有,甚至還會有廉價工人找上門來,童安格孩子的保姆,是主動找上門的fans,楊林的助理,也是主動找上門的忠心耿耿的fans。以中國之大,以吳若甫的形象氣質,大概也不難找到這樣一個主動上門的fans吧。顯然是,這些功用,對他已經不重要,或者,用錢,都已可以滿足。而根本上,這分明透露出,他對婚姻裡那些非實際功用性的東西、那些用錢無法滿足的東西,已經失望透頂,或者說,對自己被這些東西滿足的可能性,已經失望透頂。

  發佈獨身宣言的人,往往得到兩種反應:被質疑性向;被猜疑是被傷透瞭心。但是,吳若甫的獨身宣言,顯然是拒絕瞭一切可能,他不是對某個人失望,他是對愛本身失望。對愛,對愛存在的可能性和被自己遇到的可能性,徹底灰瞭心。

  可能是劇組裡那些女演員讓他對女人灰瞭心,可能是他經歷的人與事讓他對人灰瞭心,可能,是他對自己灰瞭心。

  愛的能力是一缸水,每一次,我們都以為自己傾盡全部,其實還隻是舀出瞭二分之一,下一次,是剩下二分之一的二分之一,每次都是二分之一,意義完全不一樣,直到最後,二分之一的N次方,已經無限接近於零。有的人,或許在舀瞭2次方的時候,就找到瞭自己要的,有的人,或許在舀瞭N次方以後,都沒找到自己要的。這與相貌財富、身傢地位,全無關系。

  失去愛的能力,對愛灰瞭心的人,有兩種結局,索性走進婚姻,隻當是個程序,或許是徹底不要瞭。

  吳若甫或許是已經舀到瞭無限接近於零的第N次,或許是預見瞭第N次時候的窮途末路,決定早早罷手,總之,他不想要瞭。

  從此,他大概還會說愛,在某些時候,在某些激情時刻。但對那時的他而言,愛,隻是個及物動詞。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