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愛情撕裂我的世界

  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我喜歡上瞭班上一個叫徐濤的男生,為瞭引起他的註意,我經常偷藏起他的書本、橡皮什麼的,等他急得翻桌子的時候我就笑嘻嘻的拿出來,我還經常和他吵架,命令他不許超過桌上劃著的三八線,盡管如此,如果有別的什麼人欺負他,我卻會毫不客氣的幫他教訓對方,有一次我還從班上一個平時很能打架的男生手裡幫徐濤搶回瞭他的米尺,後來徐濤告訴我,他就是從那時開始喜歡我的。但是,我和他的早戀不久就被班主任發現瞭,班主任雖然沒有在班上沒有當眾點我們倆的名,但卻在傢長會上告訴瞭我們倆的雙方傢長!在那個年代,小學生早戀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尤其我的父母都是知識分子,他們怎麼也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兒做出這樣的事情,回到傢媽媽就把我狠狠的打瞭一頓。從這以後,我和徐濤再沒說過一句話,一直到他父親因為工作的原因全傢搬到瞭另外的城市,徐濤也跟著轉瞭學。

  中專畢業後,我沒考上大學,於是去煙草公司應聘做瞭業務員,負責推銷那時煙草公司新近推出的新品香煙,因為我沒有工作經驗,所以隻知道每天提著幾條煙到處在街上找尋那些賣報亭兼賣香煙的小攤,請他們幫我銷一兩條煙,以便能讓我完成任務。可是這些小攤畢竟賣出的數量有限,而且大多是代銷,要等煙賣掉以後才能和我結帳,這樣一來,我往往幾個月都收不到煙款,更別提完成任務瞭。正在我打算放棄的時候,我的一個女友晚上約我出去吃飯,在飯桌上我見到瞭今生傷害我的第一個男人。

  他叫劉文華,聽女友說他在市裡開瞭一傢煙草批發部,我當時一聽馬上反應過來,我怎麼從來沒有想過,可以通過這種煙草批發部來幫我推銷我的香煙呢?他們一般都有固定的客戶,而且客戶每次拿貨都是十幾二十箱的拿,如果我能把我的煙以更便宜的價格賣給他,由他來幫我賣煙,那我的任務就不愁完不成瞭。於是我把我的意思告訴瞭他,沒想到他一口氣就答應瞭,在這以後工作中,我和他除瞭工作中的交往也慢慢地做起瞭朋友,在交往中我發現他很成熟,對我也很體貼照顧,兩個月後,當他提出要我做他女朋友的時候我高興的答應瞭,我每天除瞭上班就是和他呆在一起,他也不看店每天騎著他的摩托車帶著我到處去兜風或是約朋友一起吃飯、玩樂。這樣的日子過瞭將近半年的時候,8月的一天,我最好的女友突然找到我,眼睛充滿恐懼的告訴我:“某某(我的名字),你知道嗎?原來劉文華是有老婆的,還有兩個兒子”,我當時如晴天霹靂一般!“怎麼可能??他天天和我在一起,怎麼可能他有老婆我都不知道???”“是真的,今天他老婆找到你媽媽的工作單位去瞭,求你媽,要你放瞭她老公,你媽怕你不相信她的話(我和我媽媽的感情一直不好),所以叫我來告訴你這件事”我聽完女友的話,整個人都呆住瞭,我求女友陪同去見劉文華的老婆,我要當面和她對質,不然我怎麼也不會甘心。

  到達劉文華傢樓下的時候,鄰居幫我們上樓叫下瞭他太太,她一手還牽著他們的其中一個孩子,我至今都無法忘記那個男孩的臉,一張長得酷似劉文華的臉,那一刻,我知道說什麼也沒有用瞭。我認清瞭劉的本來面目,可是我卻不得不再次給他打電話,因為在發生那件事之前我因為太相信他而賒瞭20箱香煙給他,價值6萬多塊錢,隻讓他打瞭一張借條給我,他答應月底一定會把這筆煙款還給我,可是等我打電話給他時,他卻象人間蒸發瞭似的,哪裡也找不到他的人,我找到他太太,他太太卻說已經和他辦理瞭離婚,不會也不可能為他償付這筆錢。

  那以後接下來的日子我就尤如生活在地獄裡一般,在傢裡受到父母的責罵,說自己兩個知識份子怎麼會生出我這樣的女兒來,在公司,同事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最後,因為我沒能交出6萬多塊錢的煙款,公司把我告上瞭法庭,我那時才20歲,怎麼可能還得清6萬塊的巨款呀,我每天做惡夢,夢到自己被關進瞭監獄,最後我想到瞭自殺,我來到河邊,想往下跳,卻試瞭幾次都沒有那個勇氣,我怕死,但我更是不甘心,是劉文華欺騙瞭我,他都能逍遙法外,而我卻為什麼要去死呢?想到這裡我還是回瞭傢。

  經過幾個月的官司,我終於被叛不需要償付那付巨款。我當時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永遠的離開這個傷心地,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於是我去瞭廣州打工。在廣州,我經過幾經周折找瞭一傢貿易公司上班瞭,每天的生活很簡單,上班、下班、在外面吃盒飯、然後回傢睡覺。這樣的生活過久瞭真的讓人感到非常的寂寞,尤其在廣州這樣一個生活節奏很快的城市,沒有一個朋友,人就象一臺機器,隻有不停的工作。我不停的問自己,這樣生活的目的是為瞭什麼呢?

  一個偶然的機會同事教會瞭我上網聊QQ,我象著瞭迷一樣的,每天下瞭班都不急著回傢,就隻呆在網上和朋友聊天,這其中有一個在深圳工作的網友,他好象很瞭解我似的,總是不厭其煩的聽我的嘮叨,然後安慰我不要太難過,做人應該樂觀,他的網名叫陽光男孩。那段時間,我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能在網上和他聊聊天,告訴他我這一天發生瞭什麼事,他也會和我說一些他的煩惱和快樂,我們倆一起安慰對方,一起開心地笑。

  我終於有瞭一個朋友瞭,生活也仿佛變得美好起來。可是好景不長,我所在的公司老板破產瞭,於是我又失業瞭,當我把這個消息通過電話告訴瞭陽光男孩後,沒想到他馬上說:“失業瞭沒什麼瞭不起的,你來深圳吧!我為你在這裡找個工作”,雖然我當時很感動,卻也一口回絕瞭他,因為我不能接受一個從沒見過面的網友的好意。我又開始在廣州市不停的投簡歷找工作,一個半月下來,工作沒找到,房租、吃飯卻什麼都要付錢,自己存下的一點點積蓄也快用完瞭,這時陽光男孩又給我打電話叫我去深圳,我想瞭一個晚上,有些心動瞭,我到哪打工不都一樣嗎?我不一定要接受陽光男孩的好意,但我可以去深圳試著找找工作呀。

  於是我從廣州到瞭深圳找工作,沒想到這次真的很順利就找到瞭一份辦公室的工作,我上班以後迫不及待的把這個消息告訴瞭陽光男孩,他知道我人已經在深圳,強烈的要求和我見一面,我想到自己在深圳沒有一個朋友,加上我在網認識陽光男孩那麼久瞭也很好奇他究竟長什麼樣,所以兩天後我答應瞭和他見面。當我見到他的時候呆住瞭,他長得又醜又矮,而且很黑,完全和我想象的不一樣,但是我在心裡卻不停的告訴自己,人不可以以貌取人,做朋友隻要心地善良就好瞭。他見到我顯然很開心,那一天就在他的不停的說話中過去瞭。在深圳工作一年的過程中,我和陽光男孩建立瞭很好的友誼,他雖然外表不好看,但是心地很善良,因為比我大,所以他總是象個大哥哥一樣的照顧我,雙休日時他經常坐很長時間的車從龍崗鎮到市裡來為我做飯,他是個模具工程師,工作有時候很忙,但他總不忘在閑下來的時候給我打電話,提醒我按時吃飯,天涼人記得加衣服,等等這些點點滴滴讓我逐漸忘瞭他外表的不盡人意,開始關心起他來。

  在一個情人節的晚上,他向我表白瞭,請我做他的女友,我含蓄的答應瞭。可是畢竟他的工作單位離我很遠,每天我們隻能通過電話聊幾句,時間長瞭,電話費猛漲,大傢都是打工的,也承受不瞭這麼大的開銷,終於他提出讓我去他的公司裡上班,說可以為我在他的公司找一份工作,這樣我和他就能天天在一起瞭,我為瞭不受相思之苦也答應瞭,辭職到瞭他所在的公司裡工作。那些日子我感覺自己非常的幸福,兩個人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去買菜,回到租的房間裡一起做飯,然後互相道晚安。這樣的生活過瞭沒多久,他提出要搬來和我一起住,我先是很抵觸,因為我不想沒有結婚就發生不該發生的事情,可是那時我們正在熱戀中,他也說,我們倆終究是要會結婚的,現在住不住在一起都是一樣的,我抵檔不瞭他的三番五次的請求,終於就答應瞭。

  幸福生活總是不能永遠的留住,當你以為你得到幸福的時候,也就到瞭幸福離開的時候。到深圳工作後的第二年春節,我沒有回傢,因為我流產瞭身體很虛弱,陽光男孩說我們倆沒有存夠積蓄,還沒有能力養育一個孩子,於是我答應瞭他把孩子流掉。另一方面,我傢裡知道這件事後和我大吵瞭一架,並要和我斷絕父女關系,於是我打算和陽光男孩在深圳一起過春節。

  可是自從知道這個消息的那天開始,陽光男孩就變得有些坐立不安,他總是象在思考什麼問題似的,我問瞭他很多次,他終於告訴我,他不能陪我在深圳過春節,因為他父母要求每一個孩子春節都得回傢過,加上他父母年紀大瞭,見他一年就少一年瞭,可是他留下我一個人在深圳過節他又不放心,這些天他就是為這件事在煩惱。我知道原因後安慰他,勸他不要管我,我一個人會好好過好這個年的,他不放心的問瞭我幾次你真的能行嗎?我不斷的點頭說是。

  就這樣陽光男孩回去瞭,走的時候他還叫我不要打電話給他,他會經常給我電話的。不知道是女人的第六感還是什麼原因,他走瞭以後我總是感覺心理不踏實,老是感覺他回去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在大年初二的晚上,我忍不住給他打瞭電話,可是電話關機瞭,這更讓我不放心瞭,於是我在他的工作筆記本裡找到瞭他傢裡的電話打瞭過去,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電話就讓我一生難忘。電話是他母親接的,我問她母親陽光男孩在傢嗎?她母親的回答竟然是:“哦,他和他老婆帶著孩子去鄉下走親戚瞭,你有什麼事找他嗎?他們應該馬上回來瞭”我的天,我竟然又被一個有婦之夫期騙瞭將近兩年的時間!!我的腦海裡馬上浮現出他的種種,為什麼他總是在外面打電話回傢,為什麼他怕我見他的朋友?為什麼接近過年前他是那麼的坐立不安!!這一切的一切象電影一樣在我腦海裡閃過,我目瞪口呆的坐在凳子上。直到電話裡傳出報警的聲音,我才回過神。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不曾傷害過任何人,卻為什麼要讓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這麼大的傷害,為什麼?我收拾好東西奔跑著到瞭汽車站,但我卻不知道我該去哪裡?傢裡回不去、在深圳沒有朋友、我能去哪裡呢?突然我感覺自己好可憐,大年初二的晚上一個女孩子坐在汽車站大哭起來。這時電話響瞭,是陽光男孩,他回到傢聽母親說有一個陌生女孩打電話找他,估計是我,也猜到我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一打來電話就在電話裡不停的道歉,說他不想欺騙我的,說他一直想告訴我的,我在電話裡告訴他我要走瞭,請他以後不要再去傷害別的女孩子瞭,他在電話裡安靜瞭一會,然後告訴我他在傢裡的抽屜裡有兩張存折,密碼是多少,叫我把錢取瞭帶在身上好傍身,我說我不要你的臭錢!就把電話關機瞭。

  大年初二的晚上我象那些路邊的乞丐一樣躺在車站的凳子上睡瞭一晚,第二天我乘車回到瞭廣州。在那裡我象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沒日沒夜的把自己埋在工作裡,除瞭睡覺就是工作,我想用工作來麻痹自己。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世界上對自己最好的人永遠是自己的父母,最關心自己的也是父母。無論自己的兒女做錯瞭什麼事情,怎麼樣傷害瞭他們的心,他們都會一如繼往的愛這個孩子,我的父母又一次的原諒瞭我,並把我從廣州接回瞭老傢。(文/孤獨一生)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