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段時光的玩笑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 你不屬於我

  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 還可以問候

  隻是那種溫柔 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

  十年前,在那段青澀的歲月,也曾憑著年少無知,飛揚跋扈過,輕狂放縱過,但畢竟迷途知返,雖然蛻變的過程及其痛苦和不堪回首,其間,卻仍有淡淡的柔情,在一陣秋風吹過,會不經意的聚攏心間,縈繞著纏綿地悸動。

  十年後,與消失瞭十年的你再次相見,心情難以言喻,仿佛誤入瞭時光隧道,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也許十年來,我曾無數次的幻想過見面的這個時刻,自己是怎樣的流光溢彩,最起碼也該簇擁著嬌艷的容顏和成功的微笑;也許十年來,我一直否認和懷疑著你的心思和感情,一直想忘記過去曾真實存在過的點點滴滴,將痛苦不堪的往事深深埋葬。十年瞭,我一直努力朝前走,努力讓自己堅硬,讓自己的傷口看不出結痂的痕跡,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在記憶中會很受傷。

  可是,當你靜靜站在我的對面,眼神依舊清澈,表情依舊生動,而你我也依舊平凡,既沒有腰纏萬貫,也沒有稱權一方,既沒有風流倜儻,也沒有魅力無限,有的隻是略帶風霜的魚尾紋,略微發福的身材,我們泛泛的談著彼此的近況,用大聲的笑掩飾著不自然,我神情恍惚的應對你,宛若應對一個乏味的推銷員,直到電梯關閉的剎那,我的笑容才僵硬在臉上,心才感覺到顫栗,記憶像一條小蛇,開始在心底緩慢地蜿蜒爬行,真的不曾想冷藏瞭十年的心居然如此這般的脆弱,那曾經的一切一經碰觸,仍如刀刻般清晰如昨……

  “抬頭看看墻上的掛鐘,指針似乎依然是那個時刻;側耳聽聽耳邊的音樂,旋律好像依然是那首老歌;閉目想想夢裡的歲月,故事仿佛依然是那段青春;然而卻已過瞭十年!十年的時間,竟像是指針輕輕移動瞭一下,隻是一下,漫長又短暫的一下,我們走過的路,我們做過的事,我們唱過的歌,我們愛過的人,就在這不經意間,流走瞭……”

  再次相見,一切竟像是塵封瞭十年的老酒,那個壇子裡的愛恨,依然鮮活動人,依然有血有肉,依然讓人怦然心動,可一旦開啟,沾染瞭時光的空氣和心情後,一切都被隨之風化,在瞬間灰飛煙滅,不再有往日顏色,仿佛十年的存儲,在剎那間蒼老瞭模樣,變的血肉模糊,滿面溝壑,慘不忍睹。直如那首詩:你看雲時,我覺得很近,你看我時,我覺得很遠。想念時,我覺得你就在心底,很近,很溫暖,面對時,卻覺得滄海桑田,物是人非,冷冰冰的,說不出的一種痛。

  難道年少時那些執著,那些癡狂,那些迷醉,甚至這十年的蟄伏等待,隻為瞭這一刻的重逢?和重逢後的苦澀?記憶很美好,很動人,卻在瞬間變的無奈。歲月與我們變瞭一個魔術,而我們似乎隻是在等待謎底揭穿的那一刻,而現在看到謎底後,感覺卻變得索然無味,黯然神傷。正如當所有的壓抑與思念化作煙火在夜空中絢爛繽紛時,轉而,留下的隻能是空洞、黯淡又寂寞的冷冷長夜。

  十年,我們為瞭什麼等待?為瞭什麼沉默?隻為瞭這一剎那的輝煌?還是賭一口氣?隻為瞭折磨對方?還是為瞭忘記從前?我想不通為什麼越是曾經親密的人,越無法相依相伴?越要等上十年,等到愛恨都已平復,都已不會在彼此心中掀起波瀾,都可以嘻笑著說著無關風月無關痛癢的空話時,才得以相見?

  佛說: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可以一秒鐘遇到一個人,一分鐘認識一個人,一小時喜歡上一個人,一天愛上一個人,一個月平復傷痛,但是,卻要用一輩子去忘記一個人,畢竟,當一切都如雲煙,我們仍舊沒有忘記彼此。

  無論我們怎樣否認,怎樣懷疑、猜忌、怨恨過彼此,早在生命的第十七年,你已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沒有什麼人可以取代,沒有什麼時光可以磨滅你的存在,在那一年裡,我們隻認識瞭彼此,隻對彼此有著刻骨銘心的愛恨。無論時光怎樣流逝,那段歲月啊,的的確確是我們成長的痕跡,心靈的烙印,青春的祭奠!

  也許十年後再說這番話有點自作多情。但那又怎樣呢?你的嘲弄不會傷害到我,我的自作多情也不會讓你心動,十年後的我們,已經生活在永不相交的兩個世界,沒有未來,也沒有現在。

  十年後,隻希望已遠在天涯的你,可以無憂平安,這是誠摯的,比十年後你任何朋友的祝福都誠摯,也許,這,才是十年的真正意義。

  後記:想想仍不免有些傷感,十年,成瞭夢想的廢墟,成瞭回首的遺憾,成瞭一個自嘲的經典,一段時光的玩笑,上帝真是殘酷,保存瞭十年的夢,才幾秒鐘的功夫,就破滅瞭。不過,也留下瞭現實的厚重。我想:一個人若失去瞭夢想,但仍可以擁有現實,也該是一種幸福,也該足以溫暖的度過這個寒冷的冬天瞭吧!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