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情人節變成情敵節

再過不到十天的時間,又要迎來西方的情人節瞭。明明情人節不是中國的,可偏偏就有些厚顏無恥的傢夥,硬要說咱們中國也得有情人節。這樣一來,繼聖誕節之後,我們又迎來瞭情人節。說句實在的,假如我是政協委員,我建議將情人節改成人情節。想升官發材的,想巴結黑勢力的,想往上爬的,想當明星的,想當名人的,想發大財的,幹脆不如都在二月十四日這一天先將自己的大禮送給能對自己有所幫助的人,將國外的情人節變成咱們中國的人情節瞭算瞭。估計這樣改,可能不會有人同意,就像有人建議將春節放在立春一樣。今天是二月四日,正好是立春。但是,中國就是一個很傳統的國傢,過年過節其實過得就是個意思。這可能就是咱們老祖宗給咱們留下來的文化吧。

  廢話不多說,俺來談談情人節。很長時間,我都管情人節叫做情婦節。當然我的這種叫法顯然會另人不滿。記得前年情人節,我看一個哥們領著女孩去買東西,我走出去,跟他說,哥們,帶情婦來過節瞭。這哥們當時就跟我登眼瞭,說,你會不會說話呀?不會說就閉嘴。不過話說過來瞭,情人嘛,又不是老婆,也不是男(女)朋友。在現實生活中,我還沒聽說過有誰管自己的老婆叫情人,有誰管自己的男(女)朋友叫做情人的。

  在中國人的字典裡,情人二字跟二奶二字是等同的。

  在很早的時候,看過這樣一句話。說是找個愛你的人當老婆,找個你愛的人當情人。而今,這句大大的諷刺句現今成為中國人追為追逐的名言佳句瞭。今天中午看瞭安徽電視臺播放的一個電視劇,名字叫做《網絡兇殺》。講的是一個很有成為的青年企業傢,與一個女孩網戀瞭。但是這個青年企業傢認為,網上玩的都是文字遊戲,現實生活中是人與人之間的較量。他認為,所謂的網上根本就沒有愛情可言。套用《大連站》裡面所講的那就是:聊完二十分鐘後,咱們就去開房。可是那個女孩卻認為那是愛情,在年輕有為的企業傢將女孩拋棄後,女孩便對這個企業傢下瞭毒手。在牙膏上,塗抹瞭一種帶有毒性很大化學物,將企業傢給毒死瞭。這個故事就這麼簡單。但是看起來真的很悲哀。網戀,不僅僅是害瞭一個兩人的問題,不僅僅是一個傢庭的問題。它的危害性實在讓人嘆為觀止。網戀兇殺案唯一的一個好處就是,可以讓破案有功的警察加功進級。

  從現代人的網絡愛情觀,就可以很直接看到現代人的愛情觀。這個世界是否還存有真愛,很值得我。也包括正在看這個帖子的你的懷疑。什麼叫做愛情,我現在真的有點搞不懂瞭。愛情已經變本加厲地在折磨著我們每一個人,隻是我們未曾留意罷瞭。更為主要的是,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愛情,已經值得懷疑瞭。

  記得去年情人節,我還在一傢臺灣的茶館上班。那天,一個小夥子上午帶一個漂亮的女孩來吃飯,下午這個小夥子又帶另一個女孩子來吃飯瞭。當有兄弟問我怎麼時,我說,人傢有錢,一天領兩也很正常。白天另幾個倒不是最重要的,晚上能領幾個開房才是關鍵的。兄弟說,那不是小姐嗎?我說,現在人的愛情觀就是圍繞在票子、裙子、臉面上瞭。其他的都不重要。

  今天的情人節,對於那些長期被人保養的二少奶奶們來說,無疑將是一場解放運動。當然,對於一些已經失去瞭心中所愛的姑娘們的小夥子們來說,情人節的日子將會使他們更加感到空虛、寂寞。當看到自己曾經愛過的女孩子和那些資本傢在一起的時候,不知他們會做何感受。總之,他們心中將倍感淒涼。

  記得王艾寫過一部小說,名字叫《這個圈子不談愛》。今天,我要說,在我們今天的這個社會中,我們同樣不談愛。因為,這個社會真的不需要純真的感情,所以感情用事的人們,都將在情人節的夜晚痛苦的哭泣。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