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面壁百年修愛

愛情不是談論的,愛情是要實踐的。

  就比方足球。真正跟足球發生關系的是下場踢的人,看客可以看,說者可以說,當然各有所需,看得興奮,說得口滑,但是看者自看,說者自說,踢者自踢,互不相幹。從來沒有下場子踢的人把看客的話當真的。所以這裡要議論愛情的話沒什麼用。司湯達司老師寫瞭一煌煌巨著《論愛情》,中文版譯成《十九世紀的愛情》,是他老人傢在意大利愛情未遂的一種後果,這種果子連他本人都救不瞭遑論救天下蒼生。但是議論愛情到底有趣。天下有幾樁事情值得說道,愛情算是一樁。

  愛情這東西,容得插足容不得插手,容得幫閑容不得幫忙,關切得瞭卻貼切不瞭。愛情當事男女之外,旁人的羅嗦再體貼,就如配音之於原聲,怎麼也不會熨帖。愛情沒道理那不成體統,愛情都是道理更加不成體統。順勢而下的一個結論就是,愛情是自修的事情。不是一個人修,是雙修。

  天底下的事情,一個人做簡單,自己說瞭就算,三個人四個人許多個人做也簡單,人越多取的越是簡單的公約數。單單是兩個人的事麻煩,規則經常可以變,隻有隨機應變。愛情需要察言觀色,需要相互打量,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你有來言我有去語,你石頭剪子佈我剪刀石頭佈。一見鐘情的事情是有,你以為沒道理就中瞭天下至毒,你早期的程序已經替你溜溜檢索瞭個遍你才運行到這兒。接下來的事情還得摸著石頭過河。就比方深藍跟老卡大戰,各個都存瞭千萬種變化在先,但是要等對方落子,你還得想想。愛情的第一關鍵詞就是耐煩。

  耐煩就是仔細地聽對方的心願,清楚地說自己的心思,不要過度含蓄委婉不要單純地以自己所是為是以自己所非為非。

  愛情中的男女都把對方當內人,忘瞭曾經是外人,說的是內心,操的卻是外語。

  各個都用自己的語言說話。他說的話她不懂,她說的話他不聽。我以為你應該善解人意,你覺得我應該心有靈犀,偏偏都是傢常男女,稍不留神就聽錯瞭話翻錯瞭情會錯瞭意,一言不合二話不說就幽怨哀怨怨聲載道積怨滿腹。怨望那是藏不得掖不得,需要拿出來晾曬,否則難免要發酵發黴。

  愛情中的男女本來是最近的人卻往往是最遠的人,咫尺天涯。什麼時候說就可以什麼時候說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卻不說,誠心難為自己。愛情畢竟是兩個人的事,你有要求她有想法,要麼亮出你的舌苔要麼就空空蕩蕩。言情言心的話要說,年年說月月說天天說,不說不足以回腸蕩氣不足以平怨燃情。

  愛情不是過去時不是將來時,永遠是正在進行時,不是曾經怎樣以後就會怎樣,沒有坐三望四坐享其成的道理。一朝愛在手就把令來行,那是使不得行不通。愛情會斑駁會淡化會消退會隨風而逝,全看你是否守護得住。愛情更要緊的是今天的修行,愛情隻能從今天開步走,必須在今天拿得住放不下,然後才有明天。

  愛一個人是世界上最艱難的事情,你想想,把一個外人變成急你所急想你所想像你又不是你的人,還有比這更費勁的事情嗎?愛需要學習,最初的愛需要學習,再三再四的愛也需要學習,每一次愛都是全新的,都得從頭再來重新做人。

  愛情這種事情都做得好,修成正果,那其他什麼事情都是毛毛雨。要修行就得耐煩,十年面壁百年修愛十年栽樹百年樹情。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