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男人寧可不要

  從小到大我為人還算厚道,不尖酸也不刻薄,或者說是極少的去評價別人的行事方式;尤其對同性是更溫和些的,女人的斤斤計較、小心眼、甚至偶爾的手段和傷害,我都可以原諒。生活本就瑣碎,女人的生活更是如此,又如何能更高的要求瞭她們?不管你承認與否,這是個男權社會,它表現在社會的各個方面:政治、經濟、文化和意識形態。。。所以雖是對女性溫和些,卻是對男性更尊敬些的,因瞭這尊敬也就挑剔瞭些。我可以接受一個腐朽、愚昧、俗氣的媽媽,也僅僅是媽媽,換瞭父親就不行,一些缺點擺在女人們身上我雖不喜歡也能一笑置之,而男人們若如此,就讓我難以接受瞭。

  無知淺薄,世界無窮大,每個人所熟知的東西也大多局限於某些領域,無論是論壇還是生活中,總是會碰上一些人,對待任何問題他都能說上一大通自己的看法,並且把別人貶得一文不值,雖說人人都有言論自由,但不是人人都是專傢。我傢兒子生病,公婆都主張送醫院看醫生,每次我見公婆開的處方、用的藥都是符合兒科醫生的要求的,就奇怪瞭,問婆婆為何總是要多此一舉?婆婆的回答是:“尊重專科醫生的意見,這是作為醫生的素養。”

  一次聽幾個老頭聊天,聊到有關政治問題,隻聽一個老頭說:“哦,葉利欽啊?我認識他,他就住開水房旁邊,天天從我傢門前過。”如果一個男人,一個受過一定教育的男人,不關心時事政治、不熱愛體育、不能說上一兩個哲學傢的名字、分不清哪個國傢在哪個洲。。。那麼我認為他和我一樣無知和淺薄,而我更願意和我的女伴聊天。。。

  膽小好色,這應該是我最討厭的一種男人。因為工作的關系,總是免不瞭和各種各樣的男人打交道,如果無知淺薄讓我沒有胃口,那麼膽小好色卻是讓我倒盡胃口瞭,那畢竟是兩回事。一般說來,我對人都保持著應有的尊重,可是與男性見面卻是不大喜歡伸瞭手去,因為我的手和我的人一樣,都不漂亮,能藏起的就藏起吧。但有時卻是免不瞭,比如別人先伸出瞭手,也隻得屈瞭拇指任人一握,最怕的是那一握別有用心,讓人沒法接受的就是在你手心撓撓,這種時候卻隻有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更有甚者是借喝過酒後,裝瘋賣傻,胡言亂語動手動腳,好在我從不與不熟的人單獨吃飯,雖有挑逗卻是不敢放肆,即使是此類人我也大多給瞭臺階下,若是要約我,那麼哪兒熱鬧往哪去,哪兒他們熟往哪去,其實大多此類人在傢裡是好先生好父親的,讓他們心裡最隱秘的地方曬曬太陽吧,隻要你不曾有私心,你可以一任自己梨渦淺笑!為什麼在好色前面加上膽小二字呢?是因為還有另一種人,好色卻坦蕩,如那些敢為瞭婚外戀鬧到離婚這一步的人,我心裡多少對他們是有些敬意的,至少他們敢愛敢恨。

  小氣鬼和冤大頭。碰到一個人,他從未請我吃過飯,平時請客都是我付錢;一天有事找他,電話接通,隻聽他非常大方的要我打車去某某飯店,我一聽納悶瞭,怎麼今天他舍得請我去那麼貴的地方吃飯?我習慣性的看看自己的錢包,算算夠不夠去那種地方的一頓飯錢。結帳時他手一揮,攔住瞭我,原來他們單位今天請客,他剛吃過,見我沒吃,就陪我吃瞭一次,一起算在單位帳上瞭。以前公司沒有工作餐,每個月發四百五的飯貼,自己想吃什麼就買什麼,有一男同事從不出去吃飯,總是讓人帶,卻從不記得給錢;後來沒人幫他帶瞭,他隻得跟我們一道出去吃,但總是吃得最慢的一個,等別人幫忙付錢。到最後大傢都養成瞭各付各的習慣,一頓飯多少錢就帶多少錢出去。鐵公雞一毛不撥,特討厭!

  但冤大頭也不好,大頭就是個冤大頭,無論去哪、無論買什麼,他都喜歡搶著付錢。出門旅遊,從吃飯、買門票、車票、紀念品都是他一個人付帳;說過不聽,最後隻要他付錢的東西我就不要,他若付瞭一頓飯錢,下一頓我就回請,他才改瞭些。一次我從他身上借瞭三千元現金,旁邊一同事也開口向他借,幾年過去瞭,我問起同事還他錢瞭沒有,他說都沒瞭聯系。對大頭而言何止錢上是冤大頭呢?感情上也是,他若對你好,是不問原因不求結果的對你好的,象是天生就欠瞭你;他若喜歡你,無論你以什麼形象出現在他面前,他都會以欣賞的眼光看你,真心誠意的贊美你!這個大頭但願碰上一個真正對他好的人,讓他再也不要當大頭瞭。。。

  碰上上述這些我不喜歡的男人,心情總會鬱悶好一會兒,如果身邊都是這種男人,我寧願我的世界裡沒有男人。有空瞭忍不住發發牢騷,胡謅瞭男人一把,等著挨磚吧。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