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是一隻喂不大的狗狗

  最終將愛情與狗鏈接,一切之故,緣狗而起。

  太傑出瞭!一隻純種的寵物狗,具備瞭愛情的魅力全部它的長相,它的溫柔,不能不看又不能多看的眼睛,還有,相處久瞭,那份難舍與難分……

  但這樣的一隻狗,你是絲毫不能慢待它的,你必須精心調理它,調理它的毛發,它的食物,一天接一天不厭其煩地去喂。物質的基礎越雄厚,物質供給的渠道越通暢,小狗才會有持續的溫情表現,毛色光亮,與你生生死死,永不離分。一旦它的食物鏈出現問題,你不得不用剩菜殘飯維系它,那麼,寵物便會冒出野狗的脾氣,毛色也會難看起來。

  最經典的愛情,似乎都與這等狗事及狗道背道而馳,比方說羅密歐與朱麗葉,祝英臺與梁山伯,七仙女與董永……沒有哪一段,是因為銀子的事,才閃出瞭愛情的光芒。可是,當羅密歐與朱麗葉在神父面前起誓之後,祝英臺的花轎抬到瞭梁山伯的傢裡,七仙女與董永打工後回平安的到村裡,誰能還保證,絕對沒有砸碗扔盆子的事發生。並且,打碎盆子,恰恰就是為瞭銀子!

  藝術從來不談真理,最頂尖的藝術絕對是將真理顛為謬誤,就象大寫意的大師,“嘩”地一聲用濃墨弄臟一方白紙,觀眾在對面鼓掌,財主跑過來收藏。這又能說明什麼呢?那全是吃飽瞭撐的,浪費自己的銀子,變著法子讓自己大悲,抑或大樂。

  愛情不僅是狗,還會是一隻不可以喂得肥大的狗。喂得太肥太大,就一準是一隻嚇人性命的狼狗。老農們的一句名方言是:“小時象狗,越養越醜”。愛情是狗,必然是條小狗,堅決地養在巴掌大以內。所以,最經典的愛情,往往隻有半集。或者隻有上集,不會硬安一個狗尾巴的續集,故事演進到銀子邊,情節就會嘎然而止。羅密歐與朱麗葉,必須在走進教堂之前一命烏呼;祝英臺與梁山伯,必須在書生求婚後必死無疑;七仙女與董永,愛情有瞭點滋味,晴天霹靂自然接踵而至。否則,你我這等俗人似的,愛情來又愛情去的,銀子叮咚取代瞭泉水叮咚,自己是無味,讀者是乏味。如果將那些經典愛情拉長半集,讓祝英臺投到梁山伯的懷裡,讓梁夫人在這個物質並殷實的傢裡操持傢務,為雞零狗碎的柴米眉頭不展,書生沿十八裡長亭砍柴加擔水,編成什麼劇,也是無法唱出來瞭。

  回過頭來,對愛情而言,銀子真是太重要瞭。蘭花花死活不嫁財主,堅決與父母作鬥爭。可哪一傢的父母,那也都是過來人呀,絕不會把孩子真往火坑裡推!公正地講,少女愛五哥,也不是什麼大錯。問題就在於,五哥你總不能老是放羊,尤其還是老替別人的放羊,自己沒有一隻自留羊。長此以往,能得到少女的心,少婦的心能留得住麼?主動解放思想,跑到財主那當“二奶”的,有多少恰是當年的“蘭花花”?她們扯下藍佈兜換上紅裙,在與客人的揮手之間,招攬的又是怎樣的問候和不崇高的敬意?

  多可愛的狗與愛情喲!但是,誰能永遠保持望夫石的姿態,對銀子始終保持少女情思,少年情懷?若有,也唯有地上屎殼螂一族!就這點,憑的也全是造物主的幽默偉大的主,他確實讓它們一直視金錢如糞土。而這個幽默的真實要義:每一隻屎殼螂,一直視糞土如金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