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激情不再遊蕩

  已過“知天命”年齡的老飄,看上去頂多也就40歲。半百人生,老飄過得還算很順,既沒什麼煩心事,也沒什麼特別值得驕傲的事情,平淡中過著安逸的生活。

  老飄具有知識分子的氣質,給人以文雅、聰慧、幽默的感覺,雖說不怎麼擅長交際,卻有著很好的人緣,男人欣賞他的智慧,女人則被他那迷人的氣質深深吸引著。

  人過中年,懷舊的心情也就越來越濃。自從老飄過完50歲生日後,便時常陷入對往事的回憶中,特別是心裡埋藏著的那些情感往事,仿佛過電影似的一幕幕地浮現在眼前。仔細想想,走過人生50年,與自己有感情糾葛、真誠相愛過的女人不下10人,至於少年時的那些朦朧的愛就無計其數瞭,如此豐富的情感閱歷,對於一個普通職員的老飄來說,可謂不白活一回。

  老飄很內向,不喜歡也不擅長追女孩子,然而老飄似乎天生帶著桃花運,從兒時起就沒斷瞭與漂亮女孩要好,一路走來,無論何時何地,身邊再也沒離開過激情女人。女人,在老飄的心目中如同跑接力,除瞭老婆是固定的外,總是一個接一個地投進他的懷抱,又一個接一個地離他而去,在他的情感世界裡,始終保持擁有一個彼此激情的女人暗戀著,從未有過交叉,也沒有間斷。

  有兩件事情老飄始終沒弄明白,一件是自己搞不清楚哪位女人算是自己的初戀,另一件就是說不清楚自己究竟愛誰。

  都說初戀是難忘的,可是老飄把自己經歷過的女人從頭到尾縷瞭個仔細,也沒確定出自己的初戀發生在哪。記得10歲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就與同桌的女孩有過激情碰撞,上課時偷偷拉著手,放學後找個沒人的地方約會,後來,那個女孩轉學走瞭,分別時兩人還抱頭痛哭過。如果說這算是初戀,怕是年齡上早瞭點。回顧整個學生時代,無論環境怎麼改變,同學中總會出現一個讓自己心動而又心動於自己的癡情女孩,但畢竟都處在朦朧狀態,也算不上是初戀。等到瞭該談戀愛的年齡,卻發現自己周圍沒有一個中意的,這是老飄有生以來最感寂寞的時候。好在自己的頂頭上司是個熱心的大姐,對自己很關愛,一來二去,兩人產生瞭愛戀。那年中秋節,上司大姐關切地對飄說:你傢在外地,團圓節也難團圓,晚上就到我傢過節吧。當他懷著感激之情來到上司傢時,才發現傢裡隻有上司一人。沒等他問,上司就回答瞭:你姐夫出差瞭,孩子讓婆婆叫去過節瞭。那一夜,是他與女人的第一次,刻骨銘心的一次。這也不能算是初戀,道是讓飄感到自己在不知不覺間當瞭個無恥的第三者。可是,愛已癡狂,不能自拔,飄的眼裡再也沒有其他女人。直到有一天,上司大姐領來瞭一個女孩,介紹給飄認識,飄才頓悟,是自己該離開大姐的時候瞭。於是,飄答應這門婚事,並閃電搬結瞭婚,那年他30歲。飄對妻子談不上恩愛,可也不討厭,娶她,就好象是在完成領導交給的工作任務。婚後不到兩個月,一次偶然的相遇,飄與絮一見鐘情,隻可惜一切都晚瞭,絮也將在一周後成為別人的新娘。兩人隻好抓住這短暫時間去瘋狂地品味那短命的激情與快樂瞭。飄不曾想到,自己婚後還會成為第三者,絮怕是更沒想到自己婚前就成瞭第三者。從此以後,飄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瞭第三著,又在不知不覺間讓對方成為瞭第三者,一直扮演到瞭今天。連他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己的激情為什麼總是遊蕩著,更不敢想,在以後的歲月裡,自己究竟還會遇到怎樣的女人,還要做幾次第三者,激情還要遊蕩多久。

  品味曾經擁有過的女人,老飄實在是說不好究竟哪個是自己的致愛,都曾經有過很深的感情,都曾經為對方癡狂過,都曾經是心甘情願的奉獻,都是曾經心目中的惟一。隻是隨著環境的變化而漸漸地疏遠瞭,或是在無奈中放棄瞭。回顧自己情感上的這些往事,老飄總有一種人在旅途的感覺,仿佛自己是那列急速行駛的列車上的旅客,與自己曾經愛過的女人好象是旅途上的同伴,車到站,人下車,新的同伴又來瞭,就這樣循環著前行。老飄有時會埋怨父母,怎麼給自己的名字起瞭個“飄”,總懷疑自己的情感漂浮不定是不是與這個“飄”字有關系。

  老飄真盼望自己的心快點老,好讓自己的激情不再遊蕩,別在有非份之想,自己風流瞭半輩子,慶幸的是那些秘密一直沒被發現,到不是自己手腕高明,隻是因為看外表老實巴交的樣子沒人會相信自己有情人。常在河邊走,早晚會濕鞋,每當想起這句話,老飄開始後怕瞭。(文/林海)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