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的人原來就在身邊

心願

  我的老傢在廣東的一個小地方,那裡雖然偏僻,但是風光很好。我讀中學時,和父母一起到瞭廣州,雖然離開瞭老傢,心裡還一直惦記著,而且我有個心願,要和自己心愛的女孩在老傢的山頂並肩看日出。

  我那時喜歡鄰班的一個女同學,等瞭她三年,因為她不想在上大學之前就談感情的事,說要專心讀書。終於我們雙雙考上武漢大學,可以開始戀愛瞭,但戀愛卻隻談瞭半年,分手的理由是她覺得我太大大咧咧,隨地吐痰,亂扔東西。兩個月後,我看到她和一個男生依偎著迎面走來,在經過我身旁時,她的男友響亮地將一口痰吐進路邊的草坪裡,她的頭倚靠在那個男生肩上,不知在說些什麼,一定是很有趣的事吧,否則她怎麼笑得那麼開心?

  我失落瞭很長時間,原本準備在暑假時帶女朋友回廣東老傢玩,到山頂上賣涼茶的小棚子裡一起看日出,現在隻有我一個人回去瞭。雖然隻是一個人,我還是去瞭那個涼茶鋪。賣涼茶的還是那對老夫妻,他們臉上的皺紋裡依然是熟悉的笑容,隻是我的心裡不用喝涼茶都很涼。我從中午直坐到老夫妻日落收攤,他們的棚子從來不鎖,隻是簡單地掩上門,隨便遊客出入。

  鬱鬱地坐到月亮升起的時候,門被推開瞭,兩三個人走進來,我回頭望去,認出其中一個是我中學的同班同學花鈴,我自打上瞭大學後就再沒和她見過面。我們都很高興,她說她帶瞭兩個朋友回來玩,在山上耽誤晚瞭。她也考上瞭大學,學校居然也在武漢,我們就約定過完春節一起返校。

  下山時,雖然月光很亮,山路依舊不好走,花鈴的兩個朋友中有一個叫心如的女生,人很柔弱,是上海人,不習慣走山路,我就充當起護花使者,一路照應。

  “生活就是這麼巧,當你覺得沒有光的時候,就會發現一扇窗戶。這次山上的偶然相逢,給瞭我意外之喜我又戀愛瞭,對象就是花鈴帶回來玩的好朋友,被我一路照顧的心如。”署楓又大笑起來,他個頭不算高,但笑起來很豪邁的樣子。

  消息是花鈴在返校的火車上告訴我的。在中途停車的時候,花鈴把我拉到一邊,而心如則在遠處看著我們。花鈴問我:“署楓,你……你有女朋友嗎?”我說:“剛分手,怎麼瞭?”花鈴回頭看瞭一眼心如,又說:“給你介紹個女朋友吧?你覺得心如怎麼樣?”

  離合

  聽著花鈴的話,我的心跳瞭起來,那是種心花怒放,喜從天降的感覺,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女孩子主動愛上,並且,是我喜歡的類型!

  戀愛再次開始,心如是個細致體貼的女孩,我決定好好珍惜。我吸取瞭上次的經驗,講衛生重形象愛環保,但愛情的花朵並未因我精心就長開不敗,這段有點一見鐘情的戀愛也隻維持瞭一年不到,分手的理由則不像上次那般具體,心如隻用一句“我覺得我們還是不太適合”就總結瞭我們的愛情。我不甘心就此結束,我去找花鈴,我想心如一定很依賴她,否則怎麼會托付花鈴傳遞心聲呢?花鈴很猶豫,我說請看在當年我們是好朋友的份上,看在我那麼愛心如那麼珍惜這段感情的份上,幫幫我!我說得很動情,一連串的排比句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花鈴默默地聽著,她似乎被我說動瞭,眼中泛起小小的淚花。但她沒馬上答應我,隻說讓她再想想。

  “兩天後她讓我去她學校,在校門口我看到瞭含笑玉立的心如。”署楓嘆瞭一口氣:“朋友就是朋友,她連一個謝字都不要。”

  此後,但凡我和心如之間出現矛盾,我都要去找花鈴,每次花鈴都會幫我們復合。但靈丹妙藥也有失效的時候,最後,我和心如還是分瞭手。這一次,我沒有那麼強烈的失敗感,反倒覺得是種解脫,也許是因為我和心如間離離合合太多而讓我們的心都變麻木瞭吧。因為我和心如的這段感情,花鈴開始成為我不可或缺的一個心靈良醫,我會把生活中的一切不如意都向她傾吐,而她多半都是默默地聽,然後給我以幫助,她就像我的一個“兄弟”,不必時時提起,卻總在需要時挺身而出,但我卻沒心沒肺地隻在有困難時才想得起她。

  快畢業的時候,我結識瞭另外一個女孩,才讓冷卻瞭兩年多的愛情之火重新燃起。她給我帶來瞭和其他女孩都不一樣的感受,我再也不用為約會去哪裡吃什麼怎麼玩而傷腦筋,我隻要隨時聽從召喚就行瞭。她更像個將軍,我的喜怒哀樂全操縱在她手中,而我卻樂於這種鞍前馬後的從屬地位。

  我把我又談朋友的事情說給花鈴聽,花鈴似乎並不開心。以前,對我的絮絮叨叨,她還願意聽,可這次她不停地用話岔開,最後她說有事,先走瞭。我很瞭解她,她其實沒事,隻是不願意再聽我說瞭。

  領悟

  這一次我愛得天昏地暗。畢業後開始全力為結婚做準備,賺錢,買房,存老婆本兒,我像開足瞭馬力的火車,充滿動力。當然,愛情也還是一波三折,我也還是在傷心絕望的時候去花鈴那裡尋安慰。花鈴永遠一臉淡然,聽我說一大堆,自己卻不表態。其實不必她說什麼,我隻要和她坐在一起心就會安寧下來。有一次我問她,怎麼從來不見你和男朋友在一起。她表情有些古怪,我以為她生氣瞭,趕忙道歉。我說我隻是好奇,因為女孩子的心思總是很怪,像有些女孩,她們會把全世界都召喚來看她的男朋友,而有些女孩則將男朋友視為曠世奇珍,要一個人獨自看守,我不知她屬於哪一種。花鈴沉默良久,最後說,你想讓我的男朋友一起聽你的不開心嗎?我笑起來,大搖其頭:“還是不要瞭。”

  當我攢足老婆本兒準備“五一”帶女朋友回傢,憧憬著在山上當太陽躍然而出時,向她求婚的幸福圖畫,我的女朋友卻向我提出瞭分手。分手來得很突然,從前我們之間也鬧過,可是沒幾天我總能勸她回心轉意。可這次不同瞭,她分得很堅決,也讓我覺得莫名其妙。後來我知道,她在外面玩的時候,認識瞭一個有錢的人。我準備好的新房成瞭空巢。我覺得人間的悲喜就像是做瞭一場大夢。

  我給花鈴打瞭個電話,一貫多話的我這次什麼也不想說,很簡單地告訴花鈴我又失戀瞭。花鈴沒有問我分手的原因,隻是問我“五一”還回不回老傢?我說回,她“哦”瞭一聲,不再言語。

  如果說和心如的分手我懂得瞭什麼是心痛,這一次則讓我懂得瞭什麼是無常。回老傢的時候,我又一次獨自上山。當年喝茶的涼棚已經沒有瞭,山上變化挺大的,隻有我還是和多年前一樣,獨自一個人。這時,我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向我走過來,仔細一看是花鈴!我覺得心裡某個地方突然被融化瞭,我想哭。

  花鈴和我並肩坐在一起,月光灑在她的臉上。我看著遠處,說:“離開老傢這麼多年,到現在也還是一個人。”突然我聽到瞭哭泣聲,轉頭看去,花鈴的眼淚一顆一顆滴落在草叢上,發出輕輕地,吧嗒吧嗒的聲音。我第一次這麼近這麼認真地看花鈴,花鈴的臉在月華的光暈裡,柔美而動人。在我的目光中,花鈴低下瞭頭,我的心莫名地抽痛瞭,她什麼都沒說,我卻像聽到瞭千言萬語,猛地領悟瞭。我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記起那年和花鈴、心如一車回漢,上車時花鈴曾送我一個盒子,回校後打開,是掛美麗的玻璃風鈴,上面懸著一張小卡片,寫著:“你是風,因你而起舞。”

  “我終於償還瞭與心愛的女孩在山頂並肩看日出的心願,這中間我浪費瞭7年的時間,7年裡我尋尋覓覓,卻不知最愛我的那一個人,她一直都在我身旁。”署楓的臉上是深深的動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