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方遭遇一場煙灰般的愛情

  那一日,透過公司的落地玻璃,我看到臉色明亮的女孩兒,穿著白色的運動體恤,NIKE的白飯魚球鞋跳躍著走在繁華的街道上,身後跟隨的是一個男孩兒寵溺的目光,仿佛看到四年前的我和寒,眼中已然濕潤……

  手中把玩著一枚款式簡單,有著精細紋路的白金戒指,這是一個紀念的物件,那時候,它不是孤零零的,它和他手上的那一隻是完美的一對,每當看到它,我都禁不住想起那些曾經的往事。我環顧自己的居所,個性時尚的兩居室。處處都可以見到當年我們喜歡卻沒有能力購置的物件。藏式掛毯,素雅的壁畫,檀木制首飾盒……現在我全部都買瞭回來放在我的居所中,可是他卻看不到這些記載著我們共同的回憶的物件瞭。

  與寒分開已經兩年,我成為瞭一個徹頭徹尾的都市女人。不再是兩年前的黑色直發,不再穿著舒服的體恤和球鞋,帶著陽光般的燦爛笑容遊走於長春的大街小巷,那是因為寒的離開已經把我生命中的快樂與陽光全部帶走。而今,我是一個有著溫婉笑容栗色卷發穿黑色大衣細跟靴子的女子。眾人眼中,我是美麗冷靜,能力卓越的女子,沒有人能看透我心底脆弱的悲傷。

  2001年,我和寒相戀。2002年,大學畢業的我為瞭寒留在長春,沒有回到大連的父母身邊,同時放棄的還有父母安排好的優越工作。我租瞭一室一廳的房子,比較簡陋,但是能留在寒的身邊,我不在乎生活條件的不盡人意。那時候的寒是一個率性的男孩兒,我被他的個性深深吸引,而寒喜歡我清秀的模樣和開朗的性格。寒是英語系畢業的,他去瞭一傢外資企業,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覺他不喜歡這份工作。其實我瞭解,他的理想是當一名出色的攝影師,大學時期他就非常沉迷攝影,他的作品獲過幾個獎項,還有一些被雜志選用,但是攝影在長春並不是一個穩定的行業,我並不支持寒的這個選擇。

  寒很苦悶,他開始抽煙。他抽的香煙是駱駝牌的。香煙盒的底色是淡黃的,暗喻著廣闊的沙漠。背景圖案上有金字塔和棕櫚樹。他每次來到我的小屋中,總是會弄得滿屋子的煙霧,而煙霧後面是他陰鬱的神情。這樣的時候我總是握住他的手,一句話都不說。

  我明白他的心意,他向往著無拘無束的生活,哪怕是去沙漠,他也想去從事他喜歡的攝影事業,即使一輩子都沒有前途,沒有發展,也會執迷不悔,因為那樣也畢竟是經歷過瞭。我卻不願意放他走,也不願意與他一同過那樣居無定所的漂泊生活,因為我瞭解自己從小養尊處優,經歷不瞭沒有固定收入的辛苦日子,我隻能自私地把寒留在我的身邊。

  寒終於不顧我的阻攔辭掉瞭外企的工作,他去瞭一傢雜志社做攝影記者,還在影樓兼職邊工作邊學習。寒快樂瞭一點,我也多少有瞭一點欣慰。我和寒的生活狀況很一般,我們除瞭維持普通的生活水平,沒有多餘的錢買各自喜歡的東西。比起上大學的時候花父母的錢買各種奢侈的物品相比,現在的日子清苦瞭許多。

  我的父母來長春看我的時候,看到我住在那樣小、那樣簡陋的屋子裡心疼極瞭。他們勸我回到他們身邊,我執意不肯,為瞭我的愛情,為瞭靠自己的力量有一番成就,我堅決要留在長春。於是父母執意給我買一套舒適點的房子,最起碼是自己的地方,住著也安心。就在父母給我買完房子之後的一個月裡。我和寒的關系突然發生瞭我不願意相信卻在意料之中的變化。

  表面上我和寒的生活很平靜,但是我始終擔心有一天寒會為瞭他的理想放棄我們的愛情,這一天沒有多久便真的來臨瞭。我和寒在一起度過瞭屬於我們的第二個聖誕節,那是美妙的三天,三天之後便是決絕地分離。從那時起,聖誕節的來臨總會在我心上劃出細細密密的傷痕,令我回憶起與寒分離後絲絲縷縷的苦。

  寒決定去南方學習攝影,還要去有特色的城市尋找靈感。他希望我可以和他一起走,我對於他所做的決定非常氣憤,我控制不住火爆的脾氣,和寒大吵瞭一架。我告訴他在他的事業和我之間隻能選擇一個,我既然能為瞭他放棄更好的工作機會留在長春,那麼他也應該為瞭我留在這裡,而且我是絕對不會和他一起去過漂泊的日子的。如果他選擇他的事業,那麼他馬上就離開這個城市,不要讓我再見到他。當寒摔門而去的時候,我感覺到錐心的痛,但是我倔強的性格不容許自己去挽留他。我咬住嘴唇,告誡自己不要再想寒。

  寒真的就這樣不辭而別,留給我孤單的疼痛。在時間的流失中,感覺這場愛情就像一場疾病,病來時天塌地陷,病走時緩慢拖沓,隻有瞥見身體的缺口,才知道有著怎樣的哀傷。

  其實在寒摔門而去的時候,我早已經後悔,不應該這樣放他走。打過寒的手機,一直都是關機。我的手機上卻在寒走瞭之後的第四個月開始,有不同城市區號的電話打來,接起來不是斷線瞭就是馬上掛斷,打回去又都沒有人接聽。有時候是兩個月接到一次,有時候是四個月接到一次,時間不固定。我知道是寒,他每到一個城市都會以這樣的方式告訴我。我卻怎樣都找不到他,我無比悲哀。

  我把曾經我們喜歡的那些物件全部買回我的傢裡,看到它們我多少能感覺到一點安慰。這幾年的聖誕節,我會買很多的賀卡,寫上我知道的城市的名稱,查出它們的郵編填上去,再寫上寒的名字郵寄出去。我知道寒永遠都收不到這些賀卡,我隻是想在這個特定的日子裡給自己安慰。

  我偶爾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點燃一支駱駝香煙,看著煙氣縈繞,回想著當初有寒在一起的日子,那些沒有寂寞,充滿歡笑,即使無奈,即使悲傷也是兩個人共同的過往。我透過輕緩升騰的煙氣,看到瞭我們曾經明媚又難忘的青春。而煙灰飛落的過程就像我們的這一段愛情,真實地燃燒過,存在過,而今卻隻能用綿長的歲月來懷念……

  我從來沒有一個時刻像現在這樣清楚自己的心意:我是真的真的很愛很愛寒……如果重新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一定會和寒走,無論天涯海角,直到永遠。

  今日主持雨桐:

  每一場愛情的宿命都有結束的時候,不管結局是怎樣的蒼白或是怎樣的轟轟烈烈,都隻是結束。有結束就不應該有遺憾,因為縱使是一輩子的遺憾也無法改變既成的事實。如果可以,讓我們記得曾經的美好,比如那年夏天的檸檬汁和那些如夏花般燦爛的日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