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復仇中心碎

  曾經以為那樣美麗,如今憶起卻是如此不堪,雖一切已成過去,但內心卻常被這段回憶折磨得生疼。

  也許是與耳孺目染的教育有關,我從小就一直崇拜軍人,莫名地對著那穿著橄欖綠的人有著一種特殊的好感,那時心中便默默地想長大瞭當不成軍人就一定做名軍嫂。當然,長大後,同許多人一樣,小時候的夢想在心中已逐漸變得模糊,在後來那美麗的校園中,我戀愛瞭。男友是個特別細心的男孩,對我就像寵小妹妹一樣。那種日子,真的讓我感覺到喝自來水都是甜的。

  但這種日子隨著我在三月裡的一天裡遇到他後一切都慢慢結束瞭。

  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是那種見異思遷的人,更不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但是那次,我真的失去瞭對自我的辯別能力。盡管那些過去離現在已經變得很遠,但我仍卻因此而變得自卑而又脾氣暴躁,我從不知道有時一段經歷可以讓人的性情作出如此大的改變,也不知道一段傷心的情感可以這樣地傷害一個人的生活。

  他是一名軍人,就像我小時候眼中的解放軍叔叔一樣,戴著漂亮的軍帽,肩上扛著兩顆閃亮的星星。長相威武而嚴肅。

  真的,遇到他時我沒想到我們之間會有什麼。在車上,要不是他偏偏要坐我裡面的位置,要不是他扛著大包小包地卻還偏偏對我不禮貌地要我挪位置,要不是我偏偏不理他這一套而與他有瞭一番爭執,我想,我們真的不會有什麼。那我就不會有這一段不堪的回憶。

  也許最初的那場爭執其實就是我們之間感情的一種預兆吧,與許多年輕人一樣,爭執後我們握手言和,然後交換電話話碼。

  也許是他難耐軍中寂寞,也許是我小時的夢想再次重現於我的腦海,我們相約漸次頻繁。

  我們相聚一起談古論今,言天說地,但從不提及感情。每次見面,我都懷著朝聖一般的心情。也許正因如此,我將我們之間的交往看得無比聖潔。我也不希望世俗的情感去褻瀆瞭它。

  一年的時間轉瞬即過,也許有人說的對,這世間男女之間本就不存著所謂地真正的友誼,也許是我們兩人對這樣的交往方式都感到沉悶,也許在一年的交往中,雙方真的產生瞭類似於愛情的感覺,總之一切都在他的一句看似隨意的問話中有瞭微妙的變化。那天正值黃昏,在送我回傢的路上,迎著滿天的彩霞,他說:“你喜歡和我在一起嗎?”我轉過頭去看他,他卻將眼睛看向遠處車水馬龍的深處。

  那天晚上我有些失眠,那句“你喜歡和我在一起嗎?”仿佛使我一夜之間愛上瞭他。

  再次面對男友,看到那雙仍然關愛的眼神,我的心不再坦然。想著自己與男友這三年的風風雨雨,在度過瞭幾個不眠之夜後,我似乎有瞭最後的決定。

  我選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同以往一樣,我們的心情並沒有什麼不同。看看又到瞭該回傢的時刻,面對眼前這個英姿颯爽的男人,我的心情突地變得憂傷起來,他並沒意識到我隱晦的告別話語,依然在那裡淡淡地笑著、絮絮地說著。看著這個橄欖色的背影,我的心突地一動,瞬間我作出瞭一個大膽的決定。我輕輕地走上前去,懷著朝聖一般的心情在背後擁住瞭這個令我心儀的男人。我要用這個唯美的擁抱來終結我們之間所有將有可能發生的一切。

  那一刻,我明顯地感覺到他身體的僵硬,我沒理會這些,我沉浸在自己編織的世界裡不願醒來,起初我們默默地站在那裡,我相信他能感覺到我眼睛的濕潤,但後來很快地我便已不能自已,很不成樣子地哭倒在他的肩上,我喃喃地說,我隻想在離開的時刻做一件我最想做的事情。他輕輕地回轉身來,緊緊擁住我,並沒多問我一句話。

  也許是愛情真的擊中瞭我們,也許是自己太過於放縱自己的情感,我們並沒能如初時所想的那樣勇敢地將這次作為一種結束。以至於在以後的日子裡,我不得不重復地進行著最後一次地結束,但事實上,我們把每一次的結束都變成瞭一種新生活的開始。

  我們的愛情進行得令人心碎。

  在這之後的整整兩年的時間內,我像祥林嫂一樣逢到好友就喋喋不休地談到我的這份愛情,而每每談及這份感情,想起他將頭緊緊埋在我的懷中不願離去時,我的心總會被一種叫做崇高的東西所包圍。

  我不在乎他從不讓我進入他的朋友圈,不在乎他駕車時怕碰到他熟人時要我貓著腰躲起來,不在乎他在接我上車時怕遇到熟人而倉皇關上車門差點使我摔倒在地,不在乎本想給他驚喜而去他的駐地卻被他在眾目暌暌之下鐵青著臉攆至門外,我含著淚告訴自己,我真的不在乎。

  真愛就是要全心全意地付出,隻要我堅持,就一定會得到回報。我一直都這麼想。

  事情的轉變源自於我一個朋友的玩笑,她說你這麼愛他,怎麼不看一下到底值不值得?比如說考驗考驗?

  我不想去考驗他什麼,因為我堅信他不是那種人,這有他那一身橄欖綠作證,有他臉上的一股正氣作證,有那些士兵給他恭恭敬敬的一個軍禮作證,還有他那一臉真誠而又信誓旦旦的話語作證。

  可那天的事情讓我有些措手不及,我在上班時間的間隙裡翻開一張多天前的報紙,眼光不巧落到一個電話號碼上,那個號碼,正是我倒背如流的一串數字。那是一個征婚廣告。看那個內容,我想那一定不是他,他沒有那麼優越的條件,我想起那天朋友給我的建議,可我還是不打算這麼做,因為這麼做就代表我不信任他。我一直都是那麼信任他的啊。

  但到晚上的時候,我還是請一個好友打瞭過去,我真的隻是想還他一個清白。打通後,好友執意要將話筒遞給我,裡面傳來的正是我朝思暮想但此刻卻怎麼也不想聽到的聲音。

  我想不明白。

  是不是所有的愛情都會這樣?

  我不能接受。

  我無法想象在那一身充滿正氣的橄欖綠裡面包裹的是怎樣的一副靈魂。

  有一首歌裡唱到:夢在瞬間崩塌……

  可是這個給我制造夢魘的人呢?

  這個毀瞭我二十多年來心中一直不變的夢想的人呢?

  我想我該做點什麼?可我到底該做什麼呢?

  到現在才發現,原來他從一開始就將我在他生活裡的任何印記都洗刷得不留一絲痕跡。

  我什麼也做不瞭。

  後來我結婚瞭,嫁人瞭,但我從沒放棄我的夢想。面對著這個接納瞭我一身的疲憊與心碎的丈夫,面對著他一如既往的濃濃深情,我的心在默默在說,我絕不讓你這兩年的傷心難過白白度過。

  傢裡,是我和丈夫甜蜜而又忙碌的背影。

  公園裡,也依然有著我與他的花前月下。

  我問,我們這到底算什麼呢?他笑,有些勉強,說不要想那麼多嘛。

  我問,我們一輩子就這樣好嗎?他又笑,很是甜蜜,說好啊。

  我問,我們還是分手吧,他還是笑,笑得一臉的輕松,說好吧。

  我沒有感到愧疚,因為我知道幸福很快就要來臨。

  為瞭方便幽會,他再次提出要我出面向我的朋友借套房間,我不再拒絕。說好啊,就當是最後一次的臨別贈禮好瞭。

  他笑,說你可真幸福,這下有瞭兩個丈夫。

  我的胃裡一陣惡心,但隨即也笑,笑得燦爛而邪惡:是啊,可你比我更幸福,你前有甲女為你前程鋪路,後有乙女讓你盡享齊人之福,可在人眼中,你卻又是那麼潔白無瑕,受人贊嘆。他連連擺手:不要笑我,不要笑我。我卻笑得更加肆無忌憚。

  一個多月後,我打電話告訴他,我懷孕瞭。

  我能想象得到他在電話那頭的驚慌失措,因為接下來我又說瞭一句,我要把孩子生下來。我並不理會他在電話線的那頭如何焦急的哀告,我的聲音依舊平靜:你來吧,我們一起去醫院檢查。是的,我的身邊就躺著一張醫院的早孕化驗單,那上面確實是有兩個字:陽性。

  隻不過他不知道其實那張單子的日期是一個月之前的。

  對他的仇恨並不影響我與丈夫想要個孩子的計劃。

  誰叫老天給瞭我們這一個巧合呢。

  傍晚,他心急火僚地趕到醫院,神情沮喪:我不是做瞭安全措施的嗎?我竊笑,但神情悲傷而又楚楚可憐:我扔瞭,我不想吃那個藥,再說瞭我真的好想有一個我們的孩子啊!

  接下來的日子裡,他軟硬兼施,可我始終不為所動,仍然是那麼楚楚可憐。我隻是想有一個我們的孩子啊,我有錯嗎?

  是啊,我確實沒錯,如果我真的想為他生個孩子的話,那也許才是真正的錯。

  他無計可施。終於他說:“你想生就生吧。不過你不怕你丈夫知道而毀瞭你自己嗎? ”

  我溫柔地微笑:“你早就該這麼說的。不過丈夫知道怕什麼?我記得很早就對你說過願意為你付出一切的。如果你能出面替我代言,我也好早些掙脫枷鎖全心全意隻跟你在一起啊。 ”

  “可是,這孩子……?”

  “呵呵,我知道你的意思,當然,隻要你願意,等孩子出生瞭,可以做個親子鑒定,隻要帶上你的父母傢人,領導與朋友做個見證就行。”

  “可是,你就是生下孩子,我也不能和你在一起的啊?”他已經有些聲嘶力竭瞭。

  “那沒什麼,我不會逼你一定要和我在一起的,你也不用來看我,到時候我帶孩子去看你的你看行嗎?”我依舊柔聲細語。

  幾天後,我撥通瞭那個女人的電話(是他領導半年前介紹給他認識的),也許是上天助我,我本無意,隻是因為不再像以前那麼對他的話百聽百信,包括他說過的以前用的那個號碼送給同事的妹妹的謊言。我知道那必定不是個普通的“妹妹”。電話打通後,我並沒多說什麼,我知道,用不著我去多說什麼,就是一個普通的問候就足以讓他度過幾個不眠之夜瞭。

  果然,第二天,我的電話裡就傳來瞭他氣急敗壞的聲音:“你到底想做什麼?! ”

  我依舊微笑,但語氣充滿委屈:“我想做什麼啊?我這麼愛你,你知道的,我願意為你付出一切的,我隻不過想給她打個電話為你們祝福而已。不信?這樣吧,改天我可以去你們那兒給你證明一下也行,隻是順便給你說聲以後你們的愛情發生什麼小矛盾再也不要鬧到我這裡來啊。”

  這個春風得意的男人也許是第一次嘗到瞭什麼叫“焦頭爛額”。

  我終於等來瞭預料中的一次撕破臉皮的談話。

  “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呢?”他的聲音此刻已顯得有些低三下四。

  “你說呢?”此刻我已一臉平靜。

  “我求求你給我碗飯吃好嗎?你要是來我們單位,那我這多年的努力不是全白費瞭嗎?”他已全然不是昨日那如參天大樹般站在我面前的那個男人。

  “沒那麼嚴重,我隻是想讓你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我們都應該為我們自己所做過的一切付出代價,現在,我付出的代價你看到瞭,但你呢?”我頓瞭頓,“你可以自己好好想想,不過現在我也可以給你提供兩條建議,一條你應該為你的所做的一切買單,像個真正的男子漢負起責任給我一個圓滿的傢。二是可以考慮經濟補償。當然我希望你選擇的是第一條。畢竟我們曾經相愛過。如果萬一你選擇的是第二條,我也不會為難你,隻要你覺得你已承擔起你應承擔的代價就行。”

  我想好瞭,如果他選擇的是第一條,我立即放棄對他所有的報復。立即消失在他的生活周圍。畢竟如果他這樣做,說明他對我或許還有著那麼一點真情,而我曾經那麼全心地愛他,不會真的讓他這麼為難。再說我想他也不會真的忘記我們這近四年來所有的感情不會棄責任與義務而不顧的吧。

  三天後,他的電話如約而至。

  “我想還是選擇第二條可以嗎?”

  雖然已隱隱猜到結果,可聽到他作出這樣的決定我還是感到心頭一陣莫名的痛。

  “你打算怎麼做呢?我用紙巾輕輕擦掉臉上的一滴淚,聲音依舊保持著最後的平靜。

  “我現在經濟也不算太好,身體也不好,你知道我弟弟又病瞭,還有……”

  “對不起,那是你的私事,再說我也不想為難你,請你不要再像從前那樣以對別人訴若來獲取別人的同情,我現在隻想知道你想具體怎麼做?”我的話語冰冷如鐵,而從前的日子裡,對於他這樣或那樣的訴說,曾讓我為之流瞭多少心疼的眼淚。

  “我準備瞭幾萬塊錢,我算瞭一下……”

  “你想好瞭?”我那早就不該再痛的心突然又一陣鈍痛。我甚至還在期望著他能說或許會選擇第一條或說出一番有情有義的話來,雖然我不會真的嫁給他,但起碼可以讓我在以後的日子裡理直氣壯地對自己說,我也曾經有過一場真摯的愛情。

  “想好瞭?

  “不過,你可以寫個收條嗎?”

  “當然,不過我認為寫個協議會更加讓你冠冕堂皇,甚至還有點善舉的意味。內容就是你認養義子女並無條件贈予金錢。”我冷笑,話語也不再帶半點感情色彩,如果說這之前在他哀求不要毀瞭他的仕途時我的心還曾有那麼一絲柔軟,那麼此刻,我隻能說我開始徹底後悔我與這個道貌岸然的男人度過的近四年時光。我的心一片冰涼。

  我本意隻是想讓他一輩子都忘不瞭我並在忐忑中度過,但現在看來,被懲罰的反倒會是我自己:被這樣的人一輩子記著,想想也不會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幾天後,待他把一個寫著我名字的存折交到我的手上時,我並沒有接受,我隻是冷冷地看著他,想著他好不容易從農村考入軍校分配到部隊努力到現在,心裡居然湧出一股酸酸的味道,於是說你留著自己結婚用吧。

  他沒有多說什麼,隻是將那份協議瀏覽瞭一遍,然後遞到我面前(我隨意起草的)說,你簽個字吧。看到他那鐵青而又迫不急待的表情,我拿起瞭筆,然後轉身遞給他:簽瞭,該你瞭。他猶豫瞭一下,用力誇張一揮,簽下瞭一個明顯不同於他往日簽名時的文字:那是一個連我也不認不出的文字符號。我發現,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心裡剛剛湧現出的一股酸楚,轉瞬消失無影無蹤。我拿起存折,頭也不回地離開瞭。

  不管我是多麼的不願意,也不管是多麼地感到屈辱與不堪,我曾經以為如此美麗純潔的愛情,被我那曾讓我如此崇敬的橄欖綠,竟以如此不堪的結局草草收場。

  後記:

  轉眼事情已過去一年多,我的心卻還不曾恢復平靜,戀愛之初的憧憬與事情結局形成的落差,讓我怎麼也無法忘記,我日復一日地回味著我們曾經的點點滴滴,卻隻能讓我心頭再次湧起種種的屈辱與不堪。我想過再次報復,讓他身敗名裂,前途被毀,可是想起他的人生一路走來也算艱辛,實於心不忍。

  於是我決定將我的這場悲哀的愛情,徹底地埋葬起來,埋葬在這網上的行雲流水之間,讓這流動的日子將它遠遠地拋在過去。再寫上一篇悼詞。也算是一種結束,一種遺忘吧。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