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管得太嚴,孩子沒什麼出息

  徐小平:管得太嚴,孩子沒什麼出息

  尊重孩子的興趣

  我的兩個兒子個性不同,在加拿大出生,美國念大學,但在十五六歲之前的夢想居然都是當搖滾巨星。天天在傢裡彈吉他,唱歌。我陪著他們彈吉他,鼓勵他們。我欣賞著,也覺察到,他們並沒有顯示出巨星的特征。但這沒有關系,鼓勵孩子自由發展,鼓勵他們追求自己的興趣,不知不覺,興趣可能會變,但人生的方向也就會一點點找到瞭。

  果然,孩子們搖滾歌星的夢很快做完瞭,但對音樂的探索,已經成為他們知識結構的一部分,會讓他們受益。隨後,小兒子迷上瞭烹飪。十二三歲時,報名瞭一個烹飪班。我從震驚中聽到這個消息後,還略微不悅。不過,我忍住瞭,很快說服瞭自己,不應以自己的好惡來決定孩子的人生,轉而支持他。現在,他們幾個男孩子出去玩,自己帶著烤箱,拉風。你可以想見,會多受女孩子歡迎。

  小兒子的興趣不斷刺激著我的神經。當他第一天告訴我要學街舞時,老實說,我不開心。心想,這簡直是丟人。好吧,我承認,我有時是outman、oldman。我寧願我孩子是跳芭蕾的王子,也不喜歡他們是街頭的霸王。

  這和我的審美取向有關。起源於街頭的舞蹈,多多少少和反叛少年有聯系。但事實上,我又克服瞭自己的反感,給他錢上街舞課,請韓國老師來教。我知道,跳街舞的人群中沒有博士,沒有MBA。但我的孩子喜歡,這也是正當的愛好,我就尊重並支持他。現在他是美國大學街舞隊的隊員。



  年前,小兒子突然跟我說,打算以後去參加街舞隊四處巡演,就不考大學瞭。我聽到後簡直五雷轟頂,快站不穩瞭。但我仍強忍著憤怒對他說,好呀。

  今年,我刻意帶著他參觀瞭美國的一些大學。他感受到大學的氛圍和誘惑力,對我說,我要上大學。我很欣慰,目的達到瞭。現在他一邊在美國讀大學,一邊繼續跳他的街舞。如果當初跟他嚴詞厲色,說不準他不讀書,可能會激發他的逆反心理。傢長最忌諱用傢長式強權命令孩子,春風化雨的手段則有效得多。

  通過觀察孩子的愛好,我幾乎能看到小兒子未來生活的內容瞭。他一定是在他所熱愛的領域裡工作。我曾想過,如果他要做一個有特色的廚師會怎麼樣?沒什麼不好,肯德基、麥當勞、星巴克,不都很好嗎。搞不好他還能創造一個新的流行品牌呢。

  我鼓勵孩子們發展自己的興趣,多出去認識世界,多交朋友。喜歡交朋友,受人歡迎,這樣的個性今後會幫到他。在團隊中,老板、客戶、同事就會喜歡他,願意成全他,給他機會。這對於人生和事業都是很有幫助的。

  不急於給他們答案

  孩子是獨立的個體,即使隻有十二三歲,也應該當做一個獨立人格的人來平等對待。要跟他們平等溝通,尊重他們的選擇權。你可以影響他,但不可以代替他思考,更不可以代替他做決定。現在想,即使小兒子堅持選擇專業跳街舞的人生道路,我也會支持他。因為我相信,某天,他也會回到大學校園來。

  對大兒子,我也是這樣做。他18歲時,有次和同學為一個問題爭執瞭起來,態度激烈。我就跟他說,對誰都要謙卑、寬容點才好。他不置可否。我們俗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父母希望孩子掌握自己人生智慧的心情很迫切,不希望孩子走彎路。但千萬不要忘瞭,孩子有個成長過程,你不要指望他在18歲時就理解、掌握老爸我全部的人生智慧。

  兩年過去後,我找他回顧當年的談話。他對我說,還是你對。對人就是要和善、謙卑、尊重。我心裡很高興。

  孩子常來跟我聊他們的困惑。大的問題大到人生的意義。小的問題小到,學習古希臘哲學史到底有什麼價值。

  我要知道答案,盡量來分享。遇到我不確定的東西,就照實說我也不確認。一般而言,對兒子遇到的問題,我胸有成竹,但我不急於給他們答案。我隻想給他們打開探索的通道,教他們方法。

  大兒子有次面臨選擇的煩惱。要參加學校的社團活動,又被朋友召集出去玩。他問我該怎麼辦,其實我心裡早就寫好答案瞭,應該去社團,因為他先答應參加社團活動。但是有時對孩子來說,哥們意味著一切,確實很難選。我就問他,你對哪個承諾在先?對哪個有責任?

  他想瞭想,去社團瞭。

  他最近跟我說,有個女孩似乎喜歡他,但邀請她一起參加party卻被拒絕瞭,很鬱悶。我調動我有限的戀愛經驗,跟他分析,是不是這個女孩子心情不好,剛剛跟媽媽吵架瞭?是不是沒拿到獎學金?沒找到答案,但是教另外一些角度來看問題,他就釋然很多。

  父母不可能陪伴孩子一輩子,交給他方法比答案長遠得多。

  童年不是為成年做準備的

  中國大的教育環境比較混亂。國傢是培養良好的公民,還是共產主義接班人?是培養成功的人,還是幸福的人?這讓傢長在教育孩子的時候產生瞭很多困惑,五道杠黃藝博同學最經典地反映瞭中國教育的混亂。這不能怪傢長。

  中國虎媽甚至在美國引發瞭爭議,這樣的教育確實存在。我不喜歡這樣的教育方式,也很難批評他們,但首先,我認為孩子童年應該充滿瞭歡樂。哈佛大學前任校長曾說,童年不是為成年做準備的。如果把18歲之前的人生都叫做童年,不快樂,而是像服刑一樣熬過來,人生四分之一就白活瞭。這樣長大的孩子,到青年時期能幸福嗎?虎媽把孩子的童年當做通往成功的工具。很有點像中國的農耕時期,父母把孩子當養老的工具。這是一種客觀存在,但並不一定代表未來。

  我的兩個兒子一樣面對著社會競爭的壓力。要拿什麼榮譽,上什麼學校,這都是很實際的問題。我曾有名校情結,老在他們面前念叨名校如何如何。有天小兒子問我,如果上瞭你說的名校,但是不開心。那上名校還有意義嗎?

  他的話擊中瞭我,的確,如果成功瞭不快樂又有什麼意義?

  我身邊有熟悉的企業傢朋友,事業上很成功,是為瞭逃離某種東西奮鬥成功,內心一直痛苦。我不想他們這樣。

  反過來說,讓孩子自由自在,開心成長,這樣的孩子一定有出息。我對孩子們最大的期望是過一個幸福快樂的人生,而不是成功這兩個字,這點,我是堅定而不困惑的。

  傢庭沒大規矩

  現在,孩子們按照自己的意願長大,在美國念大學瞭。我教育孩子談不上很成功,但很滿意他們的狀態,快樂、自信已經成為他們的基調。

  我在傢裡沒定什麼規矩。要叫爺爺奶奶,要尊重長輩,對傢庭聚會要認可,也就是這些零零碎碎的東西。(www.share4.tw)我對孩子更多的期待,是讓他覺得這樣做好,而不是類似三從四德的死規矩。

  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孩子,是懂得底線和規則的。不作惡、不撒謊、不闖紅燈等等。這些是重要的社會教育內容。相比之下,我對他社會教育的要求更高。相信他們受過良好的教育,這些都懂。一般來說,傢庭教育管得太嚴的,孩子沒什麼出息。

  我在國內,給他們電話打不通時,就會很憤怒。但我一想到,許多傢庭,每天幾個電話找孩子,孩子也不一定有出息,內心就平靜瞭。我年輕的朋友加藤加一,一無所有的情況下,從日本來到北京,成為一個有影響的時評傢。作為一個年輕人,他再好不過瞭。她媽媽從不跟他打電話,他們母子感情也沒有減弱。

  於是我自己寬慰自己,孩子也忙著呢,一個禮拜打一次電話就夠瞭。當然,如果孩子一個月都不給我打電話,那我就惱怒瞭,但也沒辦法,我盡量忍住,不表現出來。我希望孩子在自由、開心的環境中成長。歸根結底,孩子是一個有獨立人格、獨立思考的人,你必須尊重他。

  • 徐小平經典語錄
  • 徐小平:出發,何時都不晚
  • 徐小平:一個執著地尋求生活意義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