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

  肩膀

  文/劉永宗

  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幾乎成瞭父愛的代言,然而最讓我難以忘懷的卻是父親的肩膀。

  春節回傢,發現父親身體有些虛胖,因為長期睡眠不好,眼袋重瞭很多,臉上也爬上瞭一道道皺紋。他的雙肩也不再那麼結實,一下子蒼老瞭許多。淚光中,浮現出我中考後跟隨父親一起去教育局復查分數的一幕:復查分數的檔案室雖然有工作人員在,但中午沒有對外開放,隻有一扇窗戶開著。地勢較低,夠不到窗口。父親蹲下身子,滿面笑容地看著我說:“沒事!上來吧,爸扛著你!”我懷著不安的心情顫顫巍巍地踩上父親的肩頭,父親托舉著我,仿佛托舉著一個傢族的希望。他把自己未能實現的讀書夢想完全寄托在我身上……然而,復查的分數沒有錯誤,我終歸還是落榜瞭。

  曾經不止一次聽姑姑們提起父親的舊事。父親是傢裡的長子,在那個連麥糊、薯渣都吃不飽的年月,父親稚嫩的雙肩很早就扛起瞭生活的重擔,過早地咀嚼瞭生活的艱辛。他跟隨爺爺一起早出晚歸,常常是雞還沒叫頭遍,他們就開始起床做線面,然後用籮筐挑著挨村挨戶叫賣,後來又四處奔走兜售麥芽糖、正方糕,似乎所有能賺錢的小買賣他都不想錯過。

  我讀初中的時候,父親承包瞭一片木麻黃。有段時間,父親經常駐紮在樹林裡,用肩膀扛起那剛砍下的一根根粗大沉重的木麻黃,不知疲倦。(www.share4.tw)盡管肩襯很厚,但是那些衣服的肩部還總是最先被磨破,父親的肩膀也經常被粗糲的樹皮磨得紅腫,父親卻沒有絲毫怨言。有時候他會在酸痛的肩膀上敷上風濕膏。仿佛他扛起的不是木頭,而是命運,是一傢人的幸福生活。

  前些年,父親還“攬”瞭一個小工程——砌山坡。我不知道父親與工友們是如何把一塊塊笨重的花崗巖在陡峭的山坡上堆砌起來。他們肩挑手扛,終日與鐵釬、瓦刀、泥漿為伍,雙手磨礪得異常粗糙。那個時候,父親的身體有些虛弱,稍微一幹體力活就會汗如雨下,更何況這烈日下的勞作。幾個月荒郊野外的生活,白天頭頂烈日,夜晚工棚裡蚊子成群來襲……父親想,做這個工程雖然比較辛苦,可是傢裡欠下的那筆外債到時多少可以償還一些瞭。然而,活幹完瞭,驗收完畢,包工頭卻卷錢跑路瞭。父親和工友們辛辛苦苦賺的一萬多元的工錢也拿不到瞭,這一萬多元簡直就是天文數字!我不知道父親疲倦的雙肩怎樣扛起這段難挨的時光……

  父親總是默默地用雙肩承受著生活的重壓,撐起一片愛的天空。正如歌裡唱的那樣:“那是我小時候,常坐在父親的肩頭,父親是那登天的梯,父親是那拉車的牛……”這樣溫情的畫面一定也是你所熟悉的!父親的肩膀平平常常,卻扛起瞭生活的重擔!父親的肩膀普普通通,卻譜寫瞭無聲的父愛。

  • 感恩:父愛如山,一路相伴
  • 父愛,一首我沒讀懂的詩
  • 關於父愛的句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