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我來過

  這個世界我來過

  文/宋傳德

  2014年4月2日凌晨4點15分,一個幼小的生命,走過上帝賜予的2600天,幻化成一縷曙光,給3個黯然的生命送去新的希望。他就是荊州市7歲男孩陳孝天。

  2012年5月9日,5歲的孝天跟著奶奶遛彎時,走起路來頭重腳輕地總往前傾,奶奶覺得有些不正常,就帶他去瞭醫院。一檢查,結果讓奶奶大吃一驚:小孝天得的是腦瘤。盡管馬上就實施瞭手術,但孝天的病情沒有什麼好轉。

  僅僅過瞭4個月,孝天舊病復發。此時的他,嘔吐次數的間歇越來越短。2014年元旦那天,因逐漸長大的腦瘤壓迫瞭視神經,孝天雙目失明瞭。2月11日,孝天就完全癱瘓在床上,並時常出現意識模糊的現象。

  3月27日,孝天轉入瞭武漢解放軍161醫院神經外科治療。入院後,孝天處於時而清醒時而昏迷的狀態。科主任程新富對孝天的奶奶說:“孝天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整個大腦,已經沒有再次手術的必要瞭。”聽到這些話,奶奶痛不欲生。6天來,孝天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差,醫生24小時監護他的生命體征,隻能靜脈註射營養液來維持身體需求。

  然而,更讓人痛心的是,早在2011年11月,孝天的媽媽,34歲的周璐就被查出患上瞭尿毒癥,靠透析維持生命。孝天腦瘤復發,周璐隻能強忍弱體,在治療的間隙去照顧孝天,每晚都無法入睡。在孝天的病情惡化的同時,住在同濟醫院的周璐病情也在惡化。同濟醫院的醫生說,要想挽救周璐的生命,非做腎臟移植手術不可,但周璐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腎源。

  面對住在兩個醫院的母子倆,一個是即將離世的親孫子,一個是日漸垂危的兒媳婦。奶奶陷入瞭前所未有的迷茫。迷茫過後,這個堅強的女人作出瞭一個讓人敬佩的決定,她要說服傢人,把孫子走後的器官移植給他的媽媽。

  奶奶心裡清楚,孫子的病情已無法逆轉,而兒媳婦的生命還有很大希望,用小孫子的腎臟來挽救他媽媽的命,是一種最好的結局。這麼想著,奶奶就找到醫生說:“我孫子已經這樣瞭,我總不能再眼睜睜地看著他的媽媽也隨他而去呀。大夫,我想用孫子的腎臟來救他媽媽的命。行嗎?”當小孝天聽說自己的腎臟可以救媽媽的命時,就拉著奶奶的手說:“我想救媽媽!我想保護媽媽!”醫生非常肯定地回答:“可以,完全可以呀!”在場的人被感動得熱淚盈眶。

  當奶媽把這個消息告訴孝天的媽媽時,卻得到瞭周璐的強烈反對:“兒子有病,我這個當媽媽的沒有盡到責任,怎麼還能忍心再肢解兒子的身體呢?”奶奶再次強忍著眼中的淚水勸說兒媳:“璐璐啊,孝天已經這樣瞭,我總不能再看著你也跟孝天一樣離開我們吧。我已經和孝天說好瞭,孝天非常懂事,他說他想讓媽媽快點好起來。你就滿足孩子的心願吧。”接著,奶奶又讓周璐的娘傢人勸她。幾經勸說,周璐最終才答應瞭接受兒子的腎臟,結果母子倆的配型成功。

  4月2日凌晨2點多鐘,孝天出現病危跡象。護士緊急通知瞭守在病房外的奶奶:“快進去看看吧,孝天可能快要不行啦。”奶奶一邊哭一邊跑進瞭重癥監護室。從荊州趕來的爸爸和爺爺這時也跑到瞭重癥監護室的門口。

  醫護人員經過全力的搶救,也沒留住孝天的生命。4點15分,孝天的心臟停止瞭跳動。30分鐘後,同濟醫院的三名醫護人員就站在瞭孝天的遺體前,為這個讓人動容的孩子默哀。奶奶、周璐以及孝天的爸爸又強忍悲痛簽下瞭孝天的器官捐獻志願書。5分鐘後,醫生開始切移器官。5點20分,孝天的器官送達同濟醫院手術室。

  同一夜,周璐在同濟醫院的病房裡一夜未眠。白天就有醫生告訴她,孝天可能過不瞭今晚,讓她做好心理準備。凌晨5點15分,她被叫到醫生辦公室。她懸著的那顆心已經快到瞭嗓子眼。一見到她的主刀醫生、同濟醫院器官移植所的陳剛教授,她就問:“馬上就要手術嗎?”當得到醫生肯定的回答時,她低下瞭頭,兩眼的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知道兒子走瞭。沉默瞭許久,周璐流著淚,用顫抖的手,在手術知情同意書上簽瞭字。對一個急待移植器官救命的病人來講,聽到可以手術的消息,都是異常高興的,但對周璐來說,卻是揪心的疼。手術的開始,就是兒子生命的結束啊。

  5點29分,從醫生辦公室到病房僅幾步之遙的路,周璐卻走瞭很久。“兒子,媽媽對不起你。在你生命的最後一刻,媽媽也未能陪你一程。(www.share4.tw)還要依靠你的器官來維持媽媽的生命。如果有來世,你當媽媽,我做兒子,再續母子情。”周璐一邊想著一邊坐到瞭病床上,抑制不住地痛哭起來。

  6點38分,周璐被推進瞭手術室。7點43分開始手術。兩個半小時後,孝天的左腎被移植到媽媽的體內,並順利地發揮起應有的功能。

  11點20分,周璐從手術室轉到瞭重癥監護室進行觀察。醫生說:“手術非常成功,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一周後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瞭。”

  此時的周璐,仿佛又經歷瞭一次十月懷胎,她在心裡默默地對兒子說:“孝天,你放心吧。媽媽一定好好保重咱倆的身體,我要帶著你的腎,好好地活下去。”

  與此同時,按照器官分配的原則,孝天的右腎捐獻給瞭一名21歲的患尿毒癥兩年多的襄陽女孩,肝臟捐獻給瞭一名27歲的患乙肝肝硬化多年的武漢小夥。

  至此,一個幼小的生命,用自己稚嫩的器官,帶著人間的溫暖,化作無聲的語言,訴說著人間大愛,為即將枯萎的生命,送去瞭嶄新的希望和再造般的關懷。

  陳孝天的英名,作為該市第17位遺體、器官捐獻者,將被刻在捐獻者紀念碑上,他救母救人的感人故事,告訴人們:這個世界我來過!

  •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回報以歌
  • 復旦女孩,於無聲世界裡聽見花開
  • 不爭,也有屬於你的世界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