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者絕不會贏

  放棄者絕不會贏

  文/孫開元

  在我13歲那年,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爸爸告訴瞭我一句話,這句話至今依然響在耳邊。

  那時的我又高又瘦,像個清掃棍,站在離傢不遠的康涅狄格州海邊的一座跳臺上。我們正舉行一場假期跳水比賽,在朋友的鼓勵中,我進入瞭決賽。

  另一名進入決賽的選手,她不但跳水技術相當棒,而且已經17歲瞭,有著維納斯般的標致身材。我羨慕地註意到,場上所有的掌聲都是送給她的,這不禁讓我惱火起來。當她從水裡遊上來時,迎接她的是觀眾的口哨聲和歡呼聲,這不隻是因為她跳得好。在她面前,我有些自慚形穢,覺得自己不配和她比賽。

  這時,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我的泳衣上身的關鍵扣子突然崩開瞭!我沒有請裁判給出一點時間去換泳衣,而是以這個意外為借口放棄瞭比賽。我用手捂著胸前的泳衣,雙腳朝下從跳臺上跳進瞭水裡,當然也就立刻輸掉瞭比賽。

  我爸爸正在一條小船上等著我,把我拉上船後,他沒有安慰我什麼,而是說:“羅莎琳,你一定要記住一句話:放棄者絕不會贏,贏者絕不會放棄!”

  “放棄者絕不會贏”,此後,在我想證明自己不比身邊的男孩子差時,在我從幹草棚上跳下來摔斷瞭腿時,我都低聲對自己說著這句話,這句話伴隨著我成長起來。

  多年後的一天,我走進瞭紐約一間小排練室,來這裡學習舞蹈課,為在一個音樂喜劇裡扮演角色做準備。舞蹈訓練很難,我感覺自己永遠也學不會似的。“這個音樂節奏快,恐怕你的腿太長,跟不上。”教練不耐煩地說。

  我氣得滿臉通紅,拿起夾克就往外走。這時,我突然想起瞭跳水那一天父親說的話。我把夾克放瞭回去,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繼續練習,練到我的雙腳都麻木瞭,但我最終掌握瞭這個舞蹈動作。

  和很多簡單的道理一樣,在我遇到的麻煩越大的時候,就越是感到爸爸這句話的深刻。後來我去瞭好萊塢,事業剛見起色,就陷入瞭最可怕的低谷。那時我很長時間都是在扮演一個職業女性,但我覺得自己的未來是在喜劇角色中,可是沒一個人給我機會使我走出困境。一天下午,我感覺再也受不瞭瞭,就去找導演。“我已經是第19次扮演這個角色瞭,演惡心瞭。”我抗議說,“我無法再從這個角色裡學到任何東西,就連我每次上臺用的桌子都是一樣的。”但是導演根本沒心思聽我的話。

  後來我看到出現瞭一個扮演喜劇角色的機會,就一次又一次地央求著要演這個自己喜歡的角色。為瞭讓我閉住嘴,導演終於給我安排瞭一次試鏡。我按導演的要求,以四種不同的角度來試演這個角色。試鏡結束後,我問導演:“我可以演嗎,隻一次,以我的方式?”

  我曾經一連幾個星期在更衣室的鏡子前以“我的方式”練習過,雖然我不敢肯定自己有機會扮演這個角色。(www.share4.tw)後來導演說:“羅莎琳,你演得還真有些感覺。”於是,他讓我在電影《女人們》中扮演西爾維婭,這個角色為我的事業開創瞭一個全新的時期。

  爸爸的這句箴言在我的個人生活中也在一直支撐著我。我以前從不知道“病”是什麼滋味,可在我的兒子蘭斯出生後,疾病就成瞭我的常客。在我的健康每況愈下的時候,我老想用酒精和催眠藥來麻醉自己。“放棄有什麼不好?”我問著自己,“我應該認命。”

  但是我再一次想起瞭爸爸的那句話,沒有沉淪下去。經過瞭4年的休養,我又回到瞭正常的、積極的生活中。

  後來,我出演過許多部電影。作為肯尼修女基金會的聯合主席,我每周還要抽出一些時間去那裡工作。在忙碌中,我忘記瞭自身的煩惱。和那些我在醫院裡幫助過的患有小兒麻痹的孩子相比,我自己的任何麻煩都顯得微不足道。

  我始終在心裡感謝著爸爸,13歲那年跳進水裡時,是他把我拉瞭上來。沒有爸爸那句箴言的指引,我不知有多少次會在生活這片海洋中茫然漂蕩。

  • 大多數人走在易放棄的路上
  • 永不放棄的名言
  • 放棄是經線,堅持是緯線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