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飯是混飯,創業是創業

  混飯是混飯,創業是創業

  文/付軍

  職高畢業後,我沒能在城市裡找到一份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又不想回到傢鄉繼續“養羊生孩子蓋房”的故事,於是我下定決心,自己創業。當我把這個想法告訴瞭一個城裡的同學時,他就像聽到一個幽默故事那樣開心地笑瞭:“創業?你的意思是混口飯吃是嗎?”

  我說是要創業,不隻是為瞭吃飯。他問我準備創什麼業。我告訴他,我姨在城裡開瞭一傢小商店,我準備在她商店門口借一個角落批發雪糕。冷飲廠可以免費提供冰櫃,雪糕可以賒賣,我要付的,就是2000元的冰櫃押金,然後就可以開業瞭。以每根雪糕平均一毛五分錢的利潤計算,我一個夏季做得好的話,可以賺到1.5萬元。同學聽完瞭我的創業計劃,露出瞭一副不屑的表情:這還不就是混飯吃嗎?

  他的話讓我臉紅瞭,可是我並不服氣,因為我明白:我是在創業,絕不是那種隨遇而安地討飯。那個夏天,太陽出奇的毒,我在烈日下被蒸得汗流浹背,可我在心裡還不住地默默祈禱:老天爺你熱些吧,再熱些吧!讓我的雪糕多賣一些吧!整整一個夏天,我在最熱最渴時都舍不得動冰箱裡的一根雪糕。賣雪糕的季節過去後,我點瞭一下錢,賺瞭1.6萬元,除去電費、貨款、生活費,我凈賺瞭7000元錢。我很高興,這是我有生以來賺到的第一筆錢,我請幾個要好的同學吃瞭頓飯,把我成功的喜悅和他們一起分享。

  幾杯酒下肚,朋友都說我還挺能混的,會養活自己瞭。一個混字,讓我聽得十分刺耳。我告訴他們,我這不是混,是創業,他們報之以哂笑:偶爾賣賣冰棍也算創業呀?!我無語瞭,我知道“畢業三日、人分九等”的道理,這幾個同學有的成瞭公務員,拿著旱澇保收的高薪;有的靠傢裡的關系正兒八經地做起瞭生意,買車買房。在他們眼裡,我把這種擺季攤的工作稱作創業,簡直是個笑話——這充其量也就隻算是個小買賣!可是蒼天作證,在那大汗淋漓的110天裡,我每天都在認真地計算成本、控制支出、想方設法多賣雪糕,我是真心真意地把它當成一個事業來做的呀!



  後來我又幹瞭許多別的事情,每做一件事,我都把全部的精力和希望投入其中,希望從此打開成功之門。雖然我做得很辛苦,內心也一直充滿著對幸福生活的神聖憧憬,可我收獲的,似乎總是別人的輕視和諷刺。也許是我的起點太低吧,那些小打小鬧的投資和收益,在習慣於以百萬、千萬論事的都市人眼裡,簡直就是鄉下人在城裡掙工分。這也不能怪他們勢利,那些小錢確實太微薄,微薄得和民工的血汗錢看起來沒什麼兩樣,隻夠維持吃飯睡覺。但我知道,那裡的意義是不同的,而且我堅信,我是在創業,不僅僅是在城裡找吃喝。

  有一次,我上瞭一個創業者聯盟網,其中有一個欄目,是介紹致富經驗的。那天我正好從鄉裡收槐花賣到城市的酒店,一天賺瞭500元。這是我單日收益最高的一天,所以我一時高興,在那裡也發瞭個帖子,介紹瞭自己的這條創業方法。可沒想到,在其後的12條跟帖留言中,有11條是罵我的。一個網友的留言很難聽:創業網什麼時候讓菜販子混進來瞭?賣槐花也叫創業連豬都笑瞭,強烈建議版主將此帖刪除!還有個網友留言:500元也值得在這兒顯擺?

  說實話,看到那些留言後,我難過瞭很久,難道我的行為褻瀆瞭“創業”二字嗎?難道非要開公司、開寶馬才是創業,才配享受人們的喝彩和掌聲嗎?(www.share4.tw)在別人一次次的取笑聲中,我開始迷失自己,開始分不清創業和混飯吃,到底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

  好在短暫的迷茫之後,我繼續著我的事業,很努力很投入地幹著別人不以為然的事業。終於有一天,我得到瞭一個機會:買下一個工廠所有的煤渣。這是個既臟又累的活兒,一年做下來,隻能賺個辛苦錢,前任的承包者就是覺得它不足以混飯吃,才放棄瞭它。可我把它接下瞭,很認真地去做,因為那時我突然想到,要是這個廠我做得下來,那麼這個廠所屬的集團裡,就有20個廠的煤渣可以接過來。如果在一個地方年賺一萬元隻是混飯的辛苦錢,那麼在20個地方都年賺一萬元,就是一種很盈利的事業瞭。

  幾經周折,我的計劃得以實現。我從一個廠的煤渣開始做起,漸漸地越做越大,現在我控制著上百傢的煤渣處理權,年收入足以讓起初看不起我的同學承認:這是一種事業瞭。

  創業是創業,混飯吃是混飯吃,兩種不同心態下的工作效果,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很慶幸,把煤渣當成事業來做,並且真做成瞭事業。

  • 激勵自己創業的話
  • 關於創業的名言
  • 十年創業一封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