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亦愷:堅強中浴火重生

  王亦愷:堅強中浴火重生

  文/沈黎明

  突遭車禍,準大學生命懸一線

  王亦愷1986年出生在丹陽市一個普通職工傢庭,自幼聰明伶俐,什麼東西一學就會,自上學開始,從小學到高中,成績在班級裡一直名列前茅,尤其數學成績格外優秀,曾獲得過全國“華羅庚金杯”少年數學大賽銀牌、“江蘇省數學競賽”一等獎等多項全國和省市級大獎,親戚朋友和左鄰右舍認識王亦愷的人都誇他學習好,將來一定有出息,父母也對他的未來充滿期望,期盼他健康成長,將來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才。

  2005年6月,王亦愷高中畢業,高考中以632分的優異成績被東南大學建築系錄取。7月11日收到錄取通知書那天,一傢人心裡都樂開瞭花,父母特地做瞭王亦愷最愛吃的飯菜,祝賀他以全班第一的高分考上全國名校。飯桌上父母叮囑王亦愷:“上瞭大學後一定要一如既往的好好學習,紮紮實實掌握好專業知識!”“爸媽,您們就放心吧!”王亦愷信心滿滿地表態。一傢人吃著、說著,度過瞭美好的一天。

  第二天,為瞭王亦愷步入大學後學習方便,父母決定給他買一臺電腦。臨近中午時分,王亦愷來到商店,精心挑選瞭一款自己喜歡的電腦,買下後高興地往傢走,邊走邊憧憬著即將到來的美好的大學生活。然而就在這時,一場突如其來的厄運瞬間將他美好的憧憬打的粉碎——他走到離傢不遠處一個彎道口時,被一輛違規疾駛而過的小轎車重重的撞倒在地,當即昏瞭過去。此時,已是中午12點,在傢等王亦愷回來吃飯的父親見他還不回來,便讓母親打電話給他,問一下情況,電話接通後聽筒中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對方知道她是王亦愷的母親後馬上焦急地說:“你兒子在小區門口被車撞瞭,你趕緊來看看吧!”聞聽此言,王亦愷母親大喊一聲:“孩子出事瞭!”便和丈夫一起飛奔出門,倆人跑出小區,在不遠處的馬路邊見到瞭躺在地上的王亦愷,王亦愷的母親立即撲上前去,身為醫務工作者的她迅速扒開兒子的瞳孔檢查,當看到兒子瞳孔已經擴散,頓時瘋瞭似地撥打電話聯系救護車、請求醫院趕緊安排手術,此時她隻有一個心願,一定要保住兒子的生命。

  很快,王亦愷被送進醫院,經檢查他左右腦都有損傷,尤其右腦幾乎全部損壞,醫生馬上為他做瞭開顱手術。由於傷勢嚴重,手術後不久王亦愷顱內再次出血,醫生不得不為他做第二次手術,然而沒想到幾天後王亦愷顱內又開始出血,

  於是他被轉到鎮江市第一人民醫院,一周內又連續做瞭3次手術。

  短短10餘天5次開顱,次次都伴隨著令人心驚的病危通知,每次王亦愷的父母接到這預示著死神召喚的一張薄紙,都心如刀絞,淚如雨下。

  由於傷勢過重,王亦愷的病情始終不見好轉,一直靠呼吸機維持生命,第5次手術後,主治醫生神情黯然的對王亦愷父母說:“能采取的救治手段我們都采取瞭,這個孩子能否保住性命很難說,即便保住性命,也是植物人,你們可要做好思想準備啊!”王亦愷父母不甘心,於是立即帶他趕往江蘇省大腦損傷恢復治療方面最好的省人民醫院康復科求治。

  住院治療期間,王亦愷母親不僅精心照料王亦愷,防止他肌肉萎縮、生褥瘡,還天天和他講話,在他耳邊一次次呼喚:“愷愷,我是媽媽,媽媽在叫你呢!你能聽到媽媽的聲音嗎……”積極配合醫生恢復王亦愷的意識。

  創造奇跡,堅強改寫植物人厄運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醫生的精心治療和王亦愷母親無微不至的護理,半年多後奇跡再次出現。2006年2月的一天,王亦愷的母親正在低頭為他按摩,突然聽到喃喃的說話聲:“媽媽,我身上痛!”聲音雖不大,但非常清晰,王亦愷的母親稍一愣神,馬上意識到:“是兒子在說話!”她立即抬起頭來,隻見兒子睜著眼睛正在看自己。眼前的景象令王亦愷母親興奮不已,“這是真的嗎?是真的嗎?”她在心中一遍遍叩問自己,隨即問兒子:“愷愷,你在和媽媽說話嗎?”“嗯!”聽到兒子的回答,王亦愷的母親像個孩子似地立即大喊起來:“我兒子睜眼說話瞭,我兒子醒過來瞭!”呼喊中,她的眼淚像斷瞭線的珍珠滾滾而下……

  王亦愷恢復意識、知道瞭自己的遭遇後,原本活潑開朗的他一下變得沉默寡言,整天悶悶不樂。兒子的變化,父母看在眼裡,急在心中,一番冷靜的思考後,他們認為:“做父母的不能跟兒子一輩子,要讓他好起來,唯一的辦法是讓他接受現實,加強康復訓練,盡快能夠生活自理!”想到此,父母開始開導王亦愷:“遭遇車禍,身體受到重創,是你的不幸,事情發生瞭,已無法更改,既然如此,你就要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人悶悶不樂是過一天,快快樂樂也是過一天,現在你有瞭康復的可能,爸爸媽媽希望你選擇快樂面對,積極進行訓練,爭取早日好起來!”父母的話,像重錘一樣一次次擊打著王亦愷的心靈,尤其看到父母為瞭自己的康復每天忙碌的身影和憔悴的面容,他感到瞭前所未有的震撼,他知道,自己遭遇飛來橫禍,父母心中比自己更難過、更悲傷,便暗暗告誡自己:“不能讓父母再為自己心焦!自己一定要堅強面對不幸!”於是他告訴父母:“爸媽,不幸已經發生瞭,我堅強面對就是,世上意外遭遇不幸的人也不是我一個,別人能面對,能挺過來,我也能!您們放心,我一定努力,決不讓您們失望!”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一年多的不懈努力,王亦愷有瞭巨大的進步,到2007年夏天,除瞭左手活動不十分自如外,他生活已基本能夠自理,特別是智力基本恢復到瞭正常人水平。從事大腦高級功能障礙研究、治療的江鐘立教授采用國際通用的“韋氏智力測試法”對王亦愷的言語、邏輯思維、操作能力進行測試後發現,滿分140分的言語能力,王亦愷竟達到瞭138分,同樣滿分為140分的操作能力,王亦愷達到瞭119分。測試結束,江鐘立教授說:“大腦受傷這麼嚴重的王亦愷,智商恢復到如此程度,簡直是一個奇跡!”王亦愷和父母得知測試結果,激動的相擁而泣,對未來更加充滿希望。

  揚起風帆,“半腦男孩”開始新的生活

  2005年7月,王亦愷遭遇車禍後,王亦愷父母忙於救治的同時,曾委托王亦愷的姑姑到東南大學向校領導說明情況,請求為他保留學籍。當時學校領導聽完情況後表示:王亦愷個人的不幸也是東南大學的不幸,同意為他保留學籍。如今,王亦愷生活能基本自理,智力也恢復瞭,於是他向學校提出瞭上學申請。

  學校領導對王亦愷的申請非常重視,馬上安排相關專傢對他進行測試,專傢們測試後認為,王亦愷的智力已能適應大學學習,但考慮到他身體和未來就業等情況,建議他改學會計專業。對於學校如此細致的關懷,王亦愷和父母十分感激。

  2007年8月25日,王亦愷正式報到,走進大學校園。

  王亦愷深知自己這次學習機會來之不易,入學後努力克服身體上的種種不便,全身心投入到學習中。學校為瞭照顧王亦愷,在離教學樓比較近的地方給他安排瞭一間宿舍,盡管如此,由於走路蹣跚,王亦愷到教室依然要走近半個小時,為瞭上課不遲到,他每天早晨6點就起床,按計劃做半個小時康復訓練,然後簡單吃一口頭天準備好的早點,便往教學樓趕,每天都是第一個到教室的人。開學不久的一天,南京遭到臺風“韋帕”襲擊。那天,狂風呼嘯,大雨傾盆,陪剛入學的王亦愷適應校園生活的母親看著惡劣的天氣問他:“今天風雨交加的,你還去上課嗎?”“去!怎麼能因為天氣不好就不去上課呢”王亦愷語氣堅定地回答。於是母親撐起雨傘扶著他頂風冒雨向教學樓走去,平日最多半個小時的路程,那天他們走瞭約45分鐘。到瞭教室,王亦愷和母親的衣服都濕透瞭,王亦愷硬是穿著濕衣服堅持上完瞭兩節課。下課後,母親對王亦愷說:“兒子,看到你今天的表現,媽媽很欣慰,你今後還會遇到很多困難,要走的路要比同齡人艱難得多,但媽媽堅信沒有什麼困難能難倒你,你一定能成功!”母親的話對王亦愷既是鼓勵更是鞭策,他牢牢記在瞭心中。

  大學4年裡,王亦愷就是憑著這樣一種精神,孜孜不倦的發奮學習著,從沒遲到過一次,從沒曠過一次課。每天宿舍、教室、圖書館三點一線,是他生活的常態,夜晚挑燈夜讀更是傢常便飯,即便周末和節假日他也全部用在學習上。為瞭鞏固所學知識,隻要課程安排沒有沖突,王亦愷還常常下課後不離開教室,跟著其他班級的同學把同樣的課程再聽一遍。(www.share4.tw)很多時候,學習時間一長,王亦愷活動不便的肢體便會出現酸痛感,每當這時他會簡單活動一下,待酸痛稍有緩解後繼續學習……

  常言道: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王亦愷的勤奮和努力最終贏得瞭豐厚回報,2011年他不僅按時完成瞭大學課程,順利畢業,還於畢業前夕,以最高票當選“2011年東南大學最有影響力十大畢業生”,隨後又於7月榮獲“南京市首屆自強不息好青年”稱號。而在諸多回報中,最令人欣喜的是他收獲瞭一份純真的愛情。就讀於南京特殊教育學院的河北女孩朱先先,聽說瞭王亦愷頑強與命運抗爭的故事後肅然起敬,主動與他取得聯系,隨後經過一段時間交往,倆人從相知到相戀、相愛,最終於2012年攜手步入瞭婚姻殿堂。

  2013年,丹陽市中等職業技術學校鑒於王亦愷的優秀品格,經過嚴格考核後吸收他做瞭一名老師。如今王亦愷走上教書育人的崗位,開始瞭全新的生活……

  人生有數不盡的短暫瞬間,有剎那芳華,也有頃刻意外;人生的每一秒都可能發生轉變,生理病痛、職場失意、情感突變,飛來橫禍,等等等等。王亦愷,一位即將步入名牌大學的準大學生,一位風華正茂的帥小夥,遭遇如此重大人生不幸時都能如此面對,我們還值得為一絲病痛而焦躁不安,為一次失意而難以釋懷,為一點挫折而抱怨消沉嗎?讓我們記住王亦愷,記住王亦愷浴火重生的過程,記住他用行動詮釋的人生字典中最重要的兩個字——堅強!

  • 你的父母正為你打拼,這是你需要堅強的理由
  • 就讓別人覺得你很堅強吧
  • 關於意志堅強的名言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