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下本,也要輸得起

  敢下本,也要輸得起

  文/晚睡姐姐

  何謂賭,倪匡定義為是人的天性,“是一種對前途不可知、隻知有機會而不能有肯定結果的一種冒險行為”。他並不諱言對賭的“偏愛”——“人類要是沒有瞭這種天性,還會有進步嗎?”

  其實真正說起來,人生無處不在賭。

  換個工作,一定就能夠升職加薪嗎?談個戀愛,一定能保證走到最後嗎?全都需要狠狠心,賭上一把。

  有人認為結婚就是一場賭博,不需要技巧,需要的是運氣。



  每每說到某人婚姻受挫的時候,這種論調就冒出來瞭:戀愛好幾年又怎麼樣,還不如當初隨便撿一個呢,輸贏的幾率是一樣的。

  據說臺灣作傢柏楊也這麼形容過婚姻,就像“蒙著頭從山坡上往下滾,有的滾進瞭溫柔的花堆,有的卻掉進瞭泥濘”。

  現在的剩男剩女對這種心態最熟悉不過。看不清楚前路,又被各種壓力逼迫著,索性放手一搏。

  央視在街頭采訪關於“兒女不回傢是否違法”的話題,一位老大爺的回答震驚全國:“不回傢看我違什麼法,要我說30歲不結婚才應該判刑!”

  很多人就是被逼結婚的。有個姑娘咬牙切齒地對我說:“因為我過瞭30歲還沒結婚,我媽每天對著我哭。”媽媽最後甚至這樣要求她:“哪怕你結瞭婚再離呢,我也不管,反正你必須結婚。”

  堅持不下去瞭,她找瞭個看起來不煩的男人結婚瞭,想著媽媽終於可以不在自己的面前成天淚流滿面瞭,她覺得自己的犧牲還是蠻值得的。更何況,沒準兒一下子就撞大運撞到一個好男人呢。

  僥幸心理真是一種開始叫人樂觀,過後才叫人悲觀的東西。

  但她賭輸瞭。結婚後裝模作樣地扮演瞭幾天好丈夫之後,那個男人就故態復萌,喝酒打牌玩遊戲。怎麼與丈夫溝通都沒用,最後她去找媽媽。老太太這時候可不承認自己說過“結婚就可以離婚”的話瞭,而是堅決不同意她離婚,說:“太丟人瞭,我和你爸的臉往哪裡放?!”

  現代社會,人們尊重瞬間的激情,閃婚的人多瞭起來。隻可惜,很多人隻勇敢瞭前半程,卻在後半程懦弱不前。(www.share4.tw)結婚前是西方觀念,結婚後是東方心態,貿然闖進婚姻的殿堂,然後發現自己被困在瞭裡面。

  和別的賭博不同的是,這賭的是婚姻,押上的是自己未來的幸福。賭本不可謂不重。

  但敢下本,也要輸得起。既然輸光瞭手裡的籌碼,再沒有資本可以拿出來,就應該瀟灑地拍拍手下臺走人。別以為賭鬼就不分檔次,賭鬼也有拿得起放得下、有錢就玩、沒錢瀟灑走人的上品,以及坐上去下不來、把全部身傢輸光還賴著不走的下品。

  經濟學有止損的概念,人生也是如此。看到此路不通,就應該另選一條路;否則,連個好賭徒都做不成。

  和生活耍賴皮,註定要被幸福拋棄。

  • 輸瞭高考,我依然過得很好
  • 輸在起跑線,怕什麼?贏在終點就是瞭
  • 不在乎輸贏的人,運氣總不會太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