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沒搶到座位的孩子

  那個沒搶到座位的孩子

  文/嘉倩

  小時候在幼兒園,常常玩一個遊戲,小朋友們圍成一圈,老師挑選6個人站在中間,隻有5個座位。大傢拍手唱歌,中間的孩子就繞著座位跑,音樂突然停下來,6個小朋友就要去搶座位,最後總會有一個人多出來,不知所措地站著。

  長大後,體育課玩“貼膏藥”,也會有人尷尬地多出來。敏感的少女時代,我隻會冷眼旁觀這些集體遊戲,盡全力找理由推脫。我是不喜歡這種遊戲的,因為註定有一個人會多出來,再認真再努力,也有可能會成為失敗者。

  “我任何時候都以工作為先。”為瞭得到工作職位,坐在我對面的大學生們激情澎拜卻稚嫩地誇口承諾。前兩天我們部門招收新人,我當面試官,幾百人申請,但隻招收兩人。突然想到,原來無論做什麼事、長多大,我們都逃不出“搶座位”這個遊戲。

  我一直很好奇,當眾人關註得到座位的勝利者的歡聲笑語時,那些多出來的失敗者們都去瞭哪裡?

  初二時,年級動員大會上,老師說:“想去高中部的同學們舉手!”臺下紛紛高舉起手來,講臺上的老師很滿意地點瞭點頭,說:“年級排名前100名的,就有希望去,大傢好好加油。”我暗自思忖,300多人,大傢都想去,即使拼瞭命努力,也會剩下兩百人,他們將何去何從呢?

  受不瞭這些壓力,也叛逆地覺得學校待不下去的時候,我中午逃出學校去瞭一傢醫院,對著醫生很難過地說:“叔叔,我該怎麼辦?世事艱難,我去不瞭重點高中,考不上重點大學,我是個廢人。”中年醫生耐心地接待我這個問題少女,溫和地說:“我周圍的人也不都是重點學校畢業的,一樣在當醫生,活得好好的啊!”他打電話叫瞭我的父親過來接走我。

  父親出現後,竟然沒有生氣,他對我這個任性倔強、一定要找到意義的青春期女兒,似乎已經束手無策。他沒有直接帶我回傢,隻是輕聲對我說:“走,帶你去吃好吃的。”吃飯時,坐在對面的父親說:“其實你不需要很優秀,盡全力就夠瞭。”

  轉眼快10年過去瞭,並不是教育傢的父親,雖然從未對我解釋過“盡全力”到底意義何在,但在一路走一路反思的成長歲月裡,我為自己找到瞭為何要好好讀書的真正意義:並不是為瞭去搶座位,而是更有權利、更有底氣地去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當我講一口流利的英文,和考級和雅思無關,而是在與外國同事溝通時,雙方能夠真正合作解決問題;當我學好瞭一門專業,和一紙證書無關,而是為瞭實現指標時,能夠盡可能減少耗費的時間、人力和物力;當我待人接物落落大方時,和比賽獎狀無關,而是讓身邊的人喜歡和我相處,每一天上班自己和別人都很愉悅。

  高考快要放榜瞭,好的大學和好的專業,一定是有人數限定的,不是所有努力的人都可以如願。(www.share4.tw)可是,如果並未如願以償,也不必為此而一蹶不振,因為這並不代表你不夠優秀,想一想,那間教室的座位本就有限,肯定坐不下所有想去的人。

  每朵花都會努力綻放,但是有的開得早,有的開得晚,最後卻都逃不脫凋謝的命運。青春也是如此,我們有一天都會老去,也會送自己的孩子上高考戰場。當我們站在考場外,在烈日裡翹首企盼的時候,會不會有那麼一剎那被喚醒——其實花凋謝後,生出來的果實才是一棵植物的精華。花期太短,再美麗、綻放得再早,也有一天會凋謝,而果實卻需要肥料和陽光的滋養,還有長時間的細心照顧,最甜的果實未必曾是綻放得最鮮艷的那朵花。

  那個沒搶到座位的孩子,你的人生會比想象中更厚重、更精彩。

  • 世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瞭
  • 你隻有到瞭那個層次,才會有相應的圈子
  • 那個被你傷得最深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