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人生的底線:永不卑賤,永不虛偽,永不殘忍

  守住人生的底線:永不卑賤,永不虛偽,永不殘忍

  文/張麗鈞

  目下人們正在熱議傢風傢訓,突然想起瞭他——大衛·科波菲爾,想起瞭他的姨婆諄諄告誡他的三句話:永不卑賤,永不虛偽,永不殘忍。不知這段話能否算作大衛·科波菲爾的“傢訓”。

  這段話被安排在“人教版”高中教材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有一次跟一個女生交流寫作體會,我提到瞭這段話。她瞪大眼睛肯定地說:“老師,我們書上沒有這段話!”我說有的。她堅持說沒有。後來,還是教材站出來說話,證明我是對的。我不是那女生的語文老師,但我可以想見,她的語文老師沒有註意到這段話;而那個女生也不大可能去註意到這段話,因為既然老師不講,就不會考,不考的東西,學它幹嘛。

  但這卻是多麼好的一段話呀!每一個孩子都應該讀到它、思考它、踐行它。

  永不卑賤

  奴性十足的人,一律打著鮮明的“卑賤”戳記。以自我的卑瑣,培植他人的下賤,這幾乎是所有卑賤者的拿手好戲。魯迅在他的《孤獨者》中塑造瞭一個名叫魏連殳的形象,他的人生際遇頗像坐“過山車”,忽而低到塵埃裡,忽而高到雲頭上。在他低到塵埃裡時,那些世故的小孩子都嫌棄他,連他的花生米都不肯吃;當他高到雲頭上時,他給小孩子送禮物,前提竟然是要小孩子“裝一聲狗叫,或者磕一個響頭”。這樣的故事居然還有“現實版”,在饑餓的年代裡,莫言就曾被糧食管理員用一塊豆餅誘著,被迫學狗叫。你可能覺得學狗叫的人卑賤,其實,迫人學狗叫者的卑賤程度比學狗叫者高一萬倍。越是卑賤,越是囂張,一個人的囂張指數與其卑賤指數呈正相關。

  永不虛偽

  有誰能清醒地意識到,其實,“虛偽”天天都跟我們膩在一起,“皇帝的新裝”在我們身邊長演不衰。我們見慣瞭虛偽,漸漸淪喪瞭說出真相的勇氣與熱忱。我想,這樣的道理不會有人不明白——我們可以叫醒一個深睡的人,但是,我們休想叫醒一個裝睡的人。裝睡的人,以刻意營造睡的假象為使命,呼喚、撼動、鞭打都不足以讓他醒轉來。網友說:虛偽的最高境界乃是把虛偽讀作真誠。騙天,騙地,騙人,騙鬼,這虛偽的“道行”還不夠深,那稱得上“虛偽九段”的,是連自己都可以騙過。侯寶林有個著名相聲段子《買佛龕》,有人問老太太:您這個佛龕是新買的?老太太一聽不樂意瞭:去,哪有這麼說話的?!那人趕緊改口:那您這個佛龕是花多少錢“請”來的?老太太憤然答道:哼,就他媽這麼個玩意兒,八毛!——老太太充其量是個“虛偽三段”。

  永不殘忍

  看到獅子追捕、撕食羚羊,有人大叫“殘忍”,嘻嘻,這哪叫殘忍!上帝沒有把獅子設定成食草動物,為瞭活命,它必須這麼幹。真正的殘忍,是來自人類的“精致的殘忍”——在熊身上打開一個永遠膿血交流的傷口,令其源源不斷地為人類提供珍貴的膽汁;當街“活殺驢”、“活殺猴”,邊殺邊亢奮地叫賣鮮嫩的紅肉或雪白的腦漿;麻利地割下鯊魚的背鰭、胸鰭、尾鰭,然後將其拋入大海,讓它慢條斯理地死去……你以為這些殘忍就登峰造極瞭嗎?沒有。我最近又見識瞭一種“極品殘忍”,那是一個叫林森浩的研究生提供給我的。他那麼淡定地向董倩講述毒死室友的過程,就像講述毒死一隻小白鼠;(www.share4.tw)在二審的庭審現場,他自始至終沒有看過父親一眼,甚至當法庭宣佈判處他“死刑”後失態的老父親飛身撲向法官他都冷眼相對……選擇用化學物質殺人的林森浩,生命中確乎少瞭一張不該少的“人性元素表”。

  卑賤,虛偽,殘忍,我們來向這個世界報到時都不曾攜帶這些東西,但是走著走著,這些東西就像塵埃一樣撲向我們。怎樣拂去這些惱人的塵埃?怎樣守住人生的底線?怎樣讓“永不卑賤,永不虛偽,永不殘忍”成為我們乃至我們傢族成員鮮明的戳記?讓我們想想,讓我們好好想想。

  • 每個人都需要有一個時間“底線”
  • 你的底線,決定你的擁有
  • 你知道自己的人生底線嗎?
  • 80後要堅守的人生底線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