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所理解的孝順就是與你為敵

  對不起,我所理解的孝順就是與你為敵

  文/蓑依

  我爸從小就教育我說“你要做一個孝順的孩子,孝順、孝順,就是順著父母的意思去做,父母說什麼,你就做什麼。”索性,他也隻是在我不聽話的時候,說說而已,而沒有真正應用到對我的培養上。越是長大,越是慶幸擁有能對我“放養”的父母,上大學時我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學校和專業,大學畢業後,接受我不去找工作,讓我默默地去完成未竟的夢想。他們沒有給我富足的生活,但是卻給瞭我最富足的自由,他們讓我知道我隻是我自己,就算是父母,也不能來決定我的人生。

  小時候覺得所有的父母都是一樣的,一樣的接送孩子上學,一樣的給孩子交學費,一樣的在高考考場前焦急地等待,但二十歲之後,才知道父母是多麼的不同。倒不是說他們的身份、地位或者擁有的財富的差別,而是說在培養孩子上的大相徑庭。有的孩子能和父母成為好哥們兒,無話不談;而有的在父母面前,連說一句話的權利都沒有。

  芳澤是我見過的和父母關系最緊張的一位,雖然我知道肯定還有很多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從她記事開始,母親張口就是罵人,一句話裡總有那麼幾個詞語是帶著深深的怨氣。上一秒在外面,母親還是一臉的喜氣,隻要一回到傢裡,芳澤就成瞭她的出氣筒,教訓劈頭蓋臉地就來。那時候,她一害怕就哭,但是越哭,母親罵得越兇。不過還好的是她母親隻罵人,從來不打人。芳澤一天天長大,漸漸地習慣瞭這種被母親罵的生活,她知道不管做的事情是否正確,母親總是能夠找出罵她的理由,所以便不再放在心上,每次被罵時,隻要閉口不言就行。

  她以為上大學之後,終於可以離開傢,去外地讀書,換一個生活環境。可是在填報志願的時候,她媽媽以死相逼,讓她報考她傢所在城市的大學。那一次,芳澤使出瞭全身的力氣,似乎也要用生命相搏,但最後,還是在親戚的勸說下敗下陣來。上瞭大學之後,她盡量不回傢,可一個多月之後,她的母親去學校找她,逼迫她說“你若是不回去,我就來學校吵鬧,看你怎麼辦?”,萬般無奈的芳澤顧及顏面,便一個月回傢一次,但回傢也就是進傢門而已,和父母幾乎不說一句話,隻不過母親的斥罵聲還時不時地響起。

  大學畢業後,芳澤被逼迫著在傢鄉找瞭份工作。她安慰自己說“也許,自己賺瞭錢,可以養活自己瞭,母親就會態度變好一些吧。”確實,芳澤每月給父母錢的時候,他們不再罵人,雖然還是一臉的怨氣。但是偶爾,芳澤下班後想在公司多待一會兒時,母親就會來電話“你這個賤人,怎麼還不回來,死在外面啊?”

  一個二十幾歲的乖乖女,卻被母親稱作“賤人”,這是我聽過的最無辜的評價。然而芳澤雖然心裡也是咯噔一下,但因為習慣瞭,所以也沒太放在心上。直到她交瞭男朋友,瞞著父母談瞭一年多以後,做好瞭充分的準備要告訴他們,但母親見瞭對方的第一句話就是“我不同意。”等男生走後,母親暴跳如雷說“我給你說,我不同意,我堅決不同意。一個外地人,有什麼好的,工作不好,傢庭條件不好,我一樣都看不上。你趕緊和他分開,不然我就死給你看。”又是一次以死相逼,芳澤和男友商量,要有做好拉鋸戰的準備,相信終有一天會說服她的。

  沒想到的是有一天,有人告訴她的母親看到芳澤和一個男人在一起時,等到芳澤回到傢時,餐桌上已經擺好瞭一瓶毒藥,母親平靜地指著它說“寫下和那個男人的分手證明,否則,我就喝瞭它。”芳澤趕緊寫下,據她說那一刻,就像是在簽生死協議書。那個男人沒有等芳澤告訴他事實,他就厭倦瞭,他知道即便是說服瞭她的母親,結瞭婚,以後的日子也肯定不好過。於是,芳澤的第一段感情也“順其自然”地敗在瞭母親手裡。

  現在的芳澤,似乎沒脾氣瞭,母親說什麼、罵什麼,她不會聽,但也不會反抗。她覺得反抗是沒有用的,但其實是她從來都沒有過真正的反抗。她在日志裡寫母親對她的種種,好朋友在下面評論說“無論如何母親都是愛你的,你要體諒她們。”她回復“是。我知道。”有的人說“大不瞭,遠走高飛,終有一天,你母親會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的。”她回復“可母親隻有我這麼一個女兒,我怎麼舍得離開她。”

  在我們的常識教育裡,血緣親情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父母無論做什麼都是為瞭子女好。可是,我看芳澤和她母親,卻隻看到悲憤的壓抑。她的母親,生生地把一個朝氣蓬勃的女孩子,變成瞭現在這副羔羊狀態的女人。

  我還聽過一個女孩說,母親經常罵她“賤人”,直到有一天,她和男友吵架,男友說瞭她幾句之後,她便聲嘶力竭地說“怎麼瞭?我就是個賤人,你就是想說我是個賤人,對不對?”而他的男友卻嚇壞瞭“你怎麼用這麼狠毒的詞來形容自己?沒有人說你是個賤人啊?”事實上,即便我們對父母的言行再視而不見,它們還是會無孔不入地進入你的生活,影響你對自身的判斷。

  我身邊還有這樣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母親因為女兒長得太過漂亮,等到她上初中時,就不讓她上學瞭,而是每日把她鎖在傢裡,不讓她踏出傢門半步,這位母親的解釋是“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我女兒這麼好看,要是出門,被別人拐走瞭怎麼辦?”丈夫不同意這種做法,她就一哭二鬧三上吊,和丈夫分開過,丈夫住在村東的老屋裡,她和女兒住在村西頭。這麼多年,她一個人擺攤買過水果、走街串巷買過雞蛋,現在一個人經營者一個即將倒閉的肉食店。可即便再苦再累,她依舊不讓女兒出來幫忙,掙瞭錢,就給女兒買吃的、穿的,反正就是不讓女兒出來一次。

  他們傢成瞭村裡的神秘所在。即便是鄰居,也已經有好幾年沒有見過那個女孩兒瞭。實在無法想象,一個本來處於花季的女孩子,常年被關在傢裡,會有怎樣的生活。

  很多人說在年輕的時候,總會有一兩個時刻會對父母產生恨意,但隨著年齡漸長,這些恨意終將消失,終會體會到父母的良苦用心。我不否認。父母和子女,無論如何親近,都是兩個獨立的個體,總會有認知碰撞的時候,尤其是當子女處於意氣風發的時候,這種碰撞就會被誇大,顯得更加不可調和。可這些看似分歧的地方,都會因為時間,而得到解決,它們在本質上並不構成傷害。

  可是,也有一些父母對子女的態度,自始至終都是傷害。他們沒有把子女當做一個有自由意志的人,而是強行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對方,以為替他規劃好一切,就是愛他。更有甚者,把孩子當做物體,一邊打一邊罵,從小到大,一直如此,倘若孩子長成瞭唯唯諾諾的大人,他們不會去質問自己,而去指責孩子怎麼這麼不成器。如果芳澤三十多歲時依舊沒嫁出去,也許她的母親會罵得更加厲害吧。

  所以,孝順有時就是與父母為敵,和他們爭奪本該屬於自己的領地。父母和孩子一樣,都需要成長,需要不斷地更新和人的相處之道,也需要尊重包括孩子在內的他人。(www.share4.tw)倘若孩子的叛逆或者敵意,能夠引發父母的反思,進而改變他們的一些行為方式,也不失為一種良策。

  然而現實是,在這樣傢庭裡長大的孩子,往往失去瞭與父母為敵的勇氣。父母太強,孩子就會太弱,一路被厭煩和咒罵包圍的孩子,保護自己還來不及呢,哪有機會去瞭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與其在外面磕磕絆絆、頭破血流再回傢領受責罵,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走出去,安安穩穩在他們身邊,來得心安。

  我曾經以為如果一個孩子在這樣的傢庭中長大,以後有瞭孩子定不會再這樣幹涉他們的生活,但現實告訴我:我錯瞭。有一次,我聽到一個從小被父母壓制的女生,勸告另一個想要去大城市追尋夢想的小女生時說“我同意你媽媽的選擇。你媽媽雖然說話毒辣,但是為你好。給你安排瞭那麼好的工作,你就知足吧。出去之後,最後還不是要回來?別惹她生氣瞭。”我想,也許有一天,她也會給孩子說同樣的話吧。

  如果有一天,全天下所有的父母都能理解“不幹涉孩子的生活,一樣可以愛孩子”時,也許“蝴蝶效應”引發的一系列悲劇都會遏制吧。

  如果哪一天,那個叫“傢”的地方成為瞭你所恐懼的地方,那麼與它為敵吧,也許你勝瞭,他們就會和你是一夥的瞭。

  • 畢淑敏:孝心無價
  • 農二代:現實把我們逼成瞭不孝子孫
  • 天下最不能等待的事情莫過於孝敬父母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