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就不會回來

  離開,就不會回來

  文/紙卷

  畢業三年,阿泉終於決定辭掉著名搜索網站的JAVA工程師的工作,打包行李離開北京。阿泉從JAVA的助理做到工程師,薪資從實習時的兩千,飆漲到兩萬,他從地下出租室搬到瞭有陽光的樓房裡,但是他依然在這座城市裡找不到歸屬感,他可以花兩千塊去聽一場音樂會,可以和朋友到國貿三期吃一次燭光晚餐,俯瞰不夜城市的燈火,每當此時,他心裡總是充滿憂傷,這座城市沒有一盞燈是為他而亮。

  戀愛五年的女朋友因為戶口與房子,在淚流滿面的告白後跟著一名北京郊區的拆遷戶走瞭。女友說,她不想自己的孩子生下來沒有戶口,打不瞭疫苗,上不瞭學。她不想像候鳥一樣,隨著房東的變化一次又一次地搬傢。阿泉無話可說,他不甘心因為外在的因素結束這段感情,可是這些外在因素又是他致命的軟肋。接下來的日子,阿泉不再堅定最開始的信念,他偶爾會冒出為什麼要留在北京的想法,隨後便是一番糾結與掙紮。

  春節,阿泉租瞭一輛車回傢,帶著北京烤鴨,傢鄉的親人與同學對阿泉的“衣錦還鄉”表現出一種怯意與熱忱。阿泉笑得不自然,他沒有告訴朋友,其實在北京,他是沒有資格買車的,他更不好意思說出,這輛車是租的,根本不是公司配備給他的坐騎。

  春節回來後的第二個月,阿泉接到舅舅的電話要來北京看病,讓阿泉在醫院拿個專傢號,阿泉有些哭笑不得,“拿個專傢號”,傢裡人從來不知道,阿泉生病是不舍得去醫院的,而是自己依照癥狀到藥店買藥。礙於父母的面子,阿泉徹夜排隊,終於拿到最後一張專傢號。在回程擁擠的地鐵上,舅舅有瞭怨言,喲,你這回傢都能開車,在北京城倒不能開車瞭。阿泉閉上眼,阿泉不能告訴他,因為要陪他看病在公司請假,阿泉的工資每天要被扣700塊,阿泉也不能告訴他,為瞭陪他看病,阿泉要把手上的工作完成,已經熬瞭兩個通宵,阿泉不能告訴他,他在北京,連隻寵物狗都不如,阿泉什麼都沒有說,他隻能假裝睡著。

  送走舅舅之後,阿泉發起瞭高燒,在租住的房間裡,阿泉昏睡瞭兩天,他實在沒有力氣爬起來燒水吃藥,阿泉想傢,想父母,想哭,但是他燒得連眼淚都沒有瞭。

  大病初愈,阿泉回到公司,接踵而至是他生病期間積壓的工作,沒有人過問他的病情如何,沒有人問他是如何度過發燒的日子的。大傢都忙,耳邊不時有人要求阿泉做技術支持。阿泉抬頭看瞭看外面陰霾的天氣,他突然想結婚瞭,要兩個孩子,養一隻蘇牧,陪在父母身邊,一傢人在一起。阿泉啞然失笑,他之前覺得自己是一隻雄鷹,覺得隻有在大城市才有屬於自己的天空,而現在,他覺得自己隻是一隻小小鳥,他開始想念小巢。年輕時,他希望逃脫父母的羈絆,他之前要逃離的,而現在,他是如此渴望。

  阿泉回到生他的三線海濱城市,憑著在北京的工作經驗,阿泉進瞭一傢不大的科技公司,對於阿泉來說,這傢公司無法與在北京的公司比肩,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沒有機會,隨後的一年裡,他的能力與行業視野使他很快嶄露頭角,他不但是公司的技術大咖,隨著業務的熟悉,他開始涉獵公司的管理與發展,他一步一個臺階,兩年時間成為公司副總。(www.share4.tw)2014年阿泉帶領工作團隊開赴北京,他要與之前的老東傢簽一份合作協議,那間熟悉的辦公室,之前從沒有機會發言的阿泉成為主角。會議之後,阿泉與老同事吃飯,他們依然抱怨著霧霾、堵車、高房價,但是他們改變的是對阿泉的看法,阿泉不再是逃離北京的一個懦夫,而成為眾人口中最勇敢的人。

  阿泉開始覺得,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歸屬,雄鷹需要遼闊,燕雀隻戀舊巢,這並不存在對與錯的問題,也不存在高與低的問題,而是選擇適合自己的。阿泉很慶幸,他聽從自己的內心,選擇瞭最適合自己的。

  • 你有沒有試過,做最後那個離開宿舍的人?
  • 讓痛苦離開的辦法,就是自己強大
  • 離開,是為瞭重新起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