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此努力,才得以坐在你身旁

  我如此努力,才得以坐在你身旁

  文/沒頭腦也很高興

  走在路上因為覺得腰酸背痛,所以推開瞭某傢按摩院的門。

  按摩院位於縣醫院正門對面的一條岔路口,蓊鬱的花香包裹著這個7、8平左右的房子,遠看灰矮的房子就像被抓進高聳大樓裡的一間積木房,推開門,頗像《口技》裡陳列的“一桌一椅一扇一扶尺而已。”不大的房子裡,3個盲人師傅正用手肘在顧客背上推拿著穴位。

  我隻是發出很輕微的聲音而已,他們卻驚覺的聽到瞭,停頓,一個看起來年齡最小的男孩側頭問我:想做點什麼項目?

  他理瞭平頭,穿一件普通的白褂子,眼瞼低垂著,雖然雙眼強力的掙出瞭一道縫隙,但你還是能從他們低頭盯住地板,小心翼翼的緊抓著床板的神情看出他們是盲人。

  因為長期伏案寫稿,頸椎已有些僵化,於是坐在沙發上等瞭會兒,出於職業的原因,便觀察起他們的神情動作來,那個年齡最大的,看起來約摸50多歲,脊背有些佝僂,所以每使出一個動作,都要盡力的挺起肩膀,就像鯉魚掙直瞭身子般,年齡中等的緊張不安的抓著條按肩巾立在2人身旁,時不時地等待著招呼,他是個學徒,隻能打打下手。平頭男孩額頭沁出瞭汗珠,按摩是一項很吃力的工作,加上窗外近40度熱浪襲襲,汗衫已滲的背部全濕。

  終於輪到我瞭,年輕男孩微笑著鋪上瞭毛巾在床上,他剛做完一個顧客,1個小時裡一直沒休息,就忙不迭的招呼起我,倒是我有些不忍的問他:“不用休息嗎?”男孩揩揩汗水,“沒事兒,習慣瞭”。

  一句“習慣瞭”背後是很敬業的工作素質。

  在按摩的間隙,他一直和我搭著話,甚至有時是沒話找話,問我是哪裡人,做什麼工作,聽聞我是新疆人後,更是難掩語音裡的興奮,詢問我喀納斯湖到底有沒有水怪,我見過沒。

  雪山在哪裡,是不是長年累月的都覆蓋著不融積雪?聽我說推開傢門就能看見遠處的雪山,還有老鷹盤旋在天空上,山上更是有哈熊灰狼隱沒的足跡,我給他講瞭少數部落是如何用梅花樁獵狐貍的。

  “冬天馬匹因為腳底板釘瞭馬掌,所以不怕滑,獵人們騎在馬上,獵狗前後簇擁著,馬鞭騰騰的打在馬屁股上,獵狗們看見瞭狐貍就狂吠著把它趕向早設好的陷阱——打成梅花形狀的木樁間,狐貍因為沒有釘掌,所以腳底一滑,就摔癱在梅花樁裡團團轉的哀鳴著,有經驗的獵人會操縱著馬匹,騰空一躍踩在狐貍頭上,不破壞皮毛的完整,剝下來的毛皮,連一點血都不粘。”

  他聽瞭更吃奇,又問我在其他城市的見聞,就像小學生向老師學習一樣,問我寫過什麼書,在哪裡能讀到?我心想他眼睛看不見,怎麼讀書,但還是顧慮到沒開口,他好像想打消我的顧慮一樣,掏出袋中手機,“隻要是MP3格式的,我都能聽到!”

  他也給我交換起他的故事,因為常年接觸不少客人,他說隻要是哪條路口發生瞭車禍,開店,有什麼小道消息,他都能第一個聽到。永遠不要得罪一個出租車司機和盲人師傅,他們就是活生生的移動電臺,隻要有人按下播放鍵,他們就能不換花樣的廣而告之,對於你傢床上深夜曾發生的那檔事兒,他可能比你還瞭解。

  臨回傢前,他加瞭我QQ,他說他對文學很感興趣,閑來能不能向我請教,這事兒我就再也沒放在心上。

  兩三天後,QQ上有人抖動,他語氣彬彬,對於盲人怎麼能使用手機和人聊QQ,一直是我心裡的一個疑團,好奇心驅使我逛瞭下他的QQ空間,立體的他浮瞭出來。

  一條說說裡,他抱著一盆花,笑的格外明媚,備註“開心一笑”,耀眼的陽光照亮瞭他的半邊肩膀。

  而在他的相冊裡,更是有他去沙特阿拉伯、香港、西班牙、智利、馬來西亞、泰國旅遊的照片,2000多張照片裡,更處處可見他爽朗的笑顏,雖然有些鏡頭他拍的模模糊糊,有些景物隻取景瞭一半,因為看不見的原因,所以他的照片很多都拍的差強人意。

  一個雙眼看不見的盲人,是怎麼想到橫穿沙漠的?沙特阿拉伯的照片裡,猖狂的沙煙蔓住瞭他的半邊褲腿,四面都是茫茫戈壁和沙漠,開車幾個小時不見一個村莊。沙特阿拉伯西部希賈茲——阿西爾高原屬於地中海氣候,其他廣大地區屬亞熱帶沙漠氣候。夏季炎熱幹燥,最高氣溫可達50℃以上;據說入夏後,如果30分鐘不喝水身體就會進入脫水休克狀態。

  他的鏡頭捕捉瞭幾條一堆的統統用繩子拴起來賣的魚,備註說這些魚大都是昨天晚上在紅海裡由當地漁民吊上來的,當地人捕魚不用大網,都是一個個地鉤;不能吃喝嫖賭,不能K歌泡吧,利雅得郊外的紅沙漠上,不能談情說愛的沙特人就從沙漠裡面找到他們的樂趣,那就是沖沙。

  沙特年輕人開上越野車、或者租上一個沙灘摩托,在陡峭的沙丘和椰棗林間瘋狂的飚著;男人頭巾白袍,女人黑紗黑袍,整個商場都是黑白世界;倆座高大的戒碑站立在公路兩邊,提醒著我們這些異教徒非禮勿視;有一張照片,他站在火山巖石堆起的山坡上,遠眺著環抱麥地那的群山,還有遍地的火山溶巖,腳下即是萬丈懸崖……

  這些奇情險景,連我們一個正常人都要思索三番,才敢一一登盡,他一個盲人,怎麼有勇氣踏上這滾動的巖石?赤身裸體的跳進海洋裡?像隻歸傢的海豚般縱情戲耍著?

  你永遠不會想到,那些挎著蔬菜和仙桃、扁擔的趕路農傢身上,那些坐在馬路牙子上緊鎖眉頭,一根接一根啜煙的老漢,那些隱居於一條小巷,坐在敞篷卡車上,褲腿上都是泥點的裝修工人,那些匆匆啃一口面包的司機,包括那些襤褸的躺在肯德基麥當勞椅子上休息的流浪漢身上,到底發生瞭多少讓你驚嘆,佩服,到感動的熱淚盈眶的故事。

  紀錄片裡,一生下來就沒有四肢的力克·胡哲演講到:

  “以前,發現受挫時,你能被勵志話語振奮;

  然後,生活再次讓你屈服,在勵志話語中反反復復,你開始懷疑語言的力量;

  隨後,你不再相信那些鬼話,因為你知道它們幫不瞭你多久,你覺得沒人能理解你的痛苦,他們沒有經歷,他們的話不再讓你信服;

  接著,你寧願獨自承擔,你掩飾痛楚,帶上面具生活,可是事實上,問題還在那裡,它們被堆積起來,你發現自己走的越來越遠;

  最後,你隻有兩個選擇,你可以選擇接受生活,接受鼓勵,因為你仍然在這裡。你不會是生活的對手,但你可以選擇和朋友共同作戰。你開始明白一味追求內心強大隻會讓自己更加受挫,因為你還沒到必須強大的時候,我們還在長大,經歷的還不夠,不必對自己太苛刻,即使飽經滄桑的人也不可能不理睬那些挫折、痛苦、災難,你會難受,因為你有血肉,你有感情。(www.share4.tw)是風暴讓你變得強大,走出去,去經歷生活,你需要鼓勵,你不必獨自面對,也無法獨自面對。請不要再認為語言是蒼白無力的,你隻是不願表達。當你看到朋友的傷痕,請說出人生中最有力量的兩句話:我在這裡,一切都會過去。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另一條路,繼續走的更遠,遠的消失在風暴的終點,沒有人再能看見。”

  想起瞭有次和好友交談,朋友是農民工的子女,他告訴我自己傢的老宅是稻草床,土培房,出生時更是由接生婆揮瞭把大剪刀把臍帶剪下,他輕描淡寫的說道:“你想不到,我用瞭多少年,付出瞭多少努力,才得以來到北京,坐在你身旁。

  我用瞭多少年,付出瞭多少努力,才能吃飽飯,上的起大學,買得起火車票,才能在這林立的高樓大廈裡,坐在你身旁,抬頭看一眼這高遠天空和熙攘人群。

  對於你們司空見慣的那些高架橋、電影院、遊戲機廳、K歌房、ipad、席夢思床、包括背包自駕遊,我要用多少年,才能親手的摸一摸,感受下。

  從來沒有所謂命運的公平可言,但我們都有一顆向上的——向著太陽生長的心。”

  • 我奮鬥瞭十八年,才能夠和你一起K歌
  • 我奮鬥瞭18年,不是為瞭和你一起喝咖啡
  • 我花瞭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