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要改變自己,什麼時候都不晚

  真要改變自己,什麼時候都不晚

  文/敬一丹

  敬一丹:中央電視臺名牌欄目《焦點訪談》《東方時空》主持人,並主持瞭香港回歸、澳門回歸、《感動中國》等一大批具有全國影響的節目,曾連續3次被評為全國“十佳電視節目主持人”。

  我不是什麼成功女性,也不是什麼女強人,隻不過是幹電視工作的,如果說還取得瞭一點小小成績的話,不過是比別人多付出瞭一些汗水而已。回頭看自己走過的路,我覺得每一個腳印裡都盛滿瞭坎坷和踏實。

  從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畢業後,我回到瞭傢鄉黑龍江,在省人民廣播電臺工作。因為經歷過上山下鄉的知青生活,我的文化底子薄,於是我報考瞭母校的研究生,可連續兩次都名落孫山。當時我已經29歲瞭,不想再這樣折騰瞭,但就這樣放棄,我又有些不甘。那段時間,我一直悶悶不樂。母親是個知識女性,她對我說:“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真要想改變自己,什麼時候都不晚。”

  “什麼時候都不晚”,就是這句話,讓我第三次走上瞭考場,終於在30歲的那一年成為瞭北廣的研究生。拿到錄取通知書時,我感慨萬千,30歲,我的人生又有瞭一個新的開始。

  入學不久,我就結婚瞭,丈夫在清華大學讀研究生。雖然有瞭傢,但我們依然住在各自學校的集體宿舍裡,一日三餐在食堂裡吃飯,和單身生活沒有什麼區別。3年的苦日子熬過後,我留校任教瞭。—個女人在大學裡當老師,工作既體面又輕松,收入也不錯,而且有很多時間可以照顧傢庭,很多人都羨慕我,但我對自己的生活狀況並不滿意,我覺得自己是學新聞的,應該到一線去做更有挑戰性的工作。

  33歲那年,中央電視臺經濟部來北廣要人,經過面試、筆試和實踐考核,我幸運地被錄用瞭。當時來自親友們的阻力很大,他們說我是頭腦發熱,都30多歲的人瞭,還瞎折騰什麼!我想,如果我聽從瞭他們的意見,也許自己這輩子就會在北廣做一名老師,永遠過著波瀾不驚的生活,那將是我一輩子的遺憾。

  在人生的關鍵時刻我又一次猶豫瞭,我真的還有能力面臨這次新的人生考驗嗎?那段時間,我不斷地想起母親的話:“人要想改變自己,什麼時候都不晚。”我最後的決定是,不管怎麼樣,不能讓自己的人生留下遺憾,哪怕失敗瞭,我也無怨無悔。就這樣,我以33歲的年紀走進瞭中央電視臺,成為一名主持人。

  中央電視臺人才濟濟,競爭很激烈,我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優勢,隻有多付出心血和汗水,才不會被淘汰,才能站得住腳。我虛心向比我年輕的同事學習,經常在辦公室加班加點到深夜,把每一項簡單的工作當作重大的使命來完成。付出不一定有回報,但不付出絕對沒有回報。經過不懈努力,我不僅在中央電視臺有瞭一席之地,還以自己的名字開辟瞭“一丹話題”這個專欄,這是全國第一個以主持人的名字命名的節目,觀眾的反映還不錯,這給瞭我很大的信心。

  一轉眼我就到瞭40歲,看到鏡子裡自己眼角細密的皺紋,我突然有一種深深的危機感和失落感。40歲,對—個女人來說,是道邁不過去的坎,尤其對女主持入來說,更是尷尬的年齡。每天早晨起床,我第—件事就是想到自己的年齡,每天患得患失,內心充滿著苦澀和憂鬱。

  我把自己的困惑和煩惱向母親傾訴,她說:“丹啊,你不覺得這十幾年來,你是越來越美麗瞭嗎?每一個人都不可避免會變老,有的人隻是變得老而無用,可是有的人卻會變得有智慧有魅力,這種改變,不是最好的麼?”那一刻,我迷茫混沌的心豁然開朗,是啊,年輕女主持人的本錢是美麗和青春,而40歲的我,雖然青春和美麗已經不再,但我可以靠自己的智慧、學識、修養和內在的氣質來贏得觀眾的喜愛。(www.share4.tw)年齡對一個人來說,可以是一種負擔,也可以是一種財富。心態平和瞭,工作的熱情又重新回來瞭,盡管我已40多歲,但領導依然讓我在欄目組裡挑大梁。

  我的人生,應該說沒有被命運和機遇特別垂青過,每一步,都是自己踏踏實實走下來的。我特別感謝母親,是她在那些關鍵的時刻解開瞭我的心結,告訴我人生的方向應該把握在自己的手裡。如果到瞭50歲、60歲,又有新的夢想在誘惑我,我想我依然會義無反顧地朝著它走去。好的改變,什麼時候都不嫌晚。

  • 改變人生的幾句話
  • 姑娘,能改變你人生的隻有你自己
  • 能改變你一生的6個秘密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