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熟之前,承受時光的黑暗,成熟的過程是那樣不堪

  在成熟之前,承受時光的黑暗,成熟的過程是那樣不堪

  文/趙瑜

  前些日子,我買瞭些“愛心香蕉”,一來便宜,二來可以幫助那些辛苦的農民,便又多瞭些道義感。

  香蕉取回來才發現,摘得早瞭,還沒有成熟。在辦公室裡放瞭兩天以後,絲毫看不出變化。有同事說,要買一些熟香蕉和它們放在一起,會熟得快。想想覺得有理,香蕉們在一起,大抵也會交談的。

  我便買瞭些熟香蕉,放在那幾掛香蕉上。可是,又等瞭兩天,熟香蕉表面已經變黑,“愛心香蕉”卻仍舊不為所動。大約是性格不合,談判失效。

  同事查閱瞭資料,終於找到方法。將所有的香蕉裝入兩個紙箱裡,並蓋瞭厚厚的一層報紙,上面又搭瞭一塊密不透風的佈。兩天以後打開來發現,最上面的一部分香蕉熟瞭。

  成熟的香蕉表皮發黃,根部微黑,失去瞭青澀時的好模樣。像一個孕育過孩子的女人,面色泛著黃油脂,青春不再。但成熟的香蕉確實是好吃的,剝開來,甜,色澤也好,入口的感覺像一段輕音樂,抒情,能形成我們對事物的好印象。

  然而,沒有成熟的香蕉還在下面。便又捂好瞭箱子,像是答應香蕉要保守一個秘密。

  看著那些沒有成熟的香蕉堆在一起的感覺,突然覺得,世間的事,大多如香蕉一般,從青澀到成熟的過程,是如此不堪。

  曾采訪過一個知名偶像派歌手。采訪他的時候,他尚租住在北京郊區,名聲剛給他帶來福利,尚沒有讓他徹底擺脫貧窮。

  他在地下室住瞭九年,在夜店唱歌,在地鐵走廊裡唱歌,在夜市大排檔唱歌,在公園裡唱歌,在別人婚宴或生日宴會上唱歌……最窮的時候,他連坐地鐵的錢都沒有,買幾個饅頭,路過賣烤紅薯的推車,說上些好話,借著人傢的炭火將饅頭烤熱瞭,吃上四個饅頭,然後步行近二十公裡回到住處。

  談到屈辱史,他笑瞭笑,說,若沒有理想,就沒有屈辱,我被理想害瞭多年,好在上天沒有拋棄我,不然,慘不堪言。他的手被琴弦割破過多次,聲帶壞過多次,被女友拋棄過多次。生活由一天又一天瑣碎的時光組成,尊嚴隻是伴隨物,饑餓時,尊嚴自然被閑置起來。我能理解他對過往的嘆息和長時間無助的沉默。

  我采訪他之前,他剛剛接受瞭央視的采訪,並且節目在央視播出瞭。他租住的房子沒有衛生間,大便要去公共衛生間,他說,旁邊蹲下來一個人,側臉看他,說,你不是那誰誰誰嗎?

  這就是他的現實。他最後說,如果有一天,我住到自己的房子裡,我第一件事情是大哭一場。

  看著他安靜的臉,我想:這是要祭奠他曾經不堪的青春嗎,還是將人生的頁面翻過,重新書寫?

  成熟總是意味著經歷時間的打磨,比如經冬的麥子,經過季節的變化、溫度的起伏,才終於灌漿飽滿,成為供養我們的糧食。(www.share4.tw)成熟也意味著經過世間所有高溫,或承受涅盤般的煎熬,或默默躲進蒸籠,才成為食物。

  成熟也和人的身體相關,欲望與抑制,激情與持久。成熟意味著一個人內心漸次平和,不再因細小的誘惑而放棄追逐的目標,不再為即將到來的懲罰而逃避責任。

  成熟意味著融化個體,不再獨立於他人之外;成熟意味著褪去瞭虛偽,不再為證明自己而活得疲倦;成熟意味著已經擁有,所以不必和他人爭搶利益;成熟還意味著懂得放下,因為人生的行程有限,不可能全部的景點都走一遍。

  成熟自然是穩重而得體的現實描述,它像一壺陳年的普洱,初看時湯色混濁,細品卻甘怡潤心。一杯熟普洱,可以安心靜氣。茶本來也是青澀的葉片,是時間用慢火將一個生澀的茶餅暖熱,這樣,飲一杯熟普洱,我們仿佛和一段舊光陰在對話,我們會瞬間進入安靜,覺得平淡也是歡喜。

  日常生活的邏輯,我們總是以為那些光鮮而耀眼的人,從未遇到生活的窘迫。其實,哪一個人沒有經歷過如香蕉一樣的青澀時光呢?

  那些不為人知的努力,那些浸滿瞭汗水和淚水的辛酸,正像被捂在箱子裡的香蕉一樣,在成熟之前,在味道變得美好之前,沉默無助,承受時光的黑暗,或者理想的破敗。

  美好是一個相對較晚到來的詞語,它值得我們為之付出。而美好之前的不堪,註定是我們人生必然伴隨的滋味。

  • 每個人都曾穿越過不為人知的黑暗
  • 父親對我的愛車載鬥量,但是我的內心有黑暗
  • 你可以不成熟,但不可以不成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