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感言

  開學感言(一)

  新的學期,一個全新的開始,然而我的心情卻不怎麼開心。因為一想到要上初二啦,我就有一種莫名的壓力,果然開學第一天上課,我就萌生瞭一種緊迫感。

  我們的班主任是物理老師,姓楊,因為是位男老師,所以感覺他很嚴肅。我被任命為語文課代表,壓力感再次上升瞭。第一次上英語課時,我便感受瞭英語老師的嚴厲,還受到瞭英語老師的批評,於是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學好英語。至於歷史老師嘛,在眾多教我們的老師中,她算是友好的瞭,不過也挺嚴厲的。還有我們的數學老師,上的的一節課竟然是用快板做的自我介紹。我們的語文老師還算可以啦,也挺嚴厲的,但對我就特別好,加上我喜歡習作,所以最喜歡的老師便是語文老師啦。生物老師講課時特別的快,第一節課就講瞭9頁。地理是我喜歡的科目之一,可教我們的地理老師總教我們背東西。我認為地理是理科,重在理解,不該死記硬背呀。由於其他的老師還未“登場”。所以就不能說出對他們的印象啦。

  對老師的印象就說到這裡,現在就說說我們的校園吧。

  由於上初二啦,所以最後一節課也要晚十分鐘下課。每次飛沖到食堂時,裡面早已經人山人海。就算打到飯瞭,也是剩下不好吃的飯瞭。一想到這才是新學期的開始,我就快要崩潰瞭。不過我也屬於樂觀派,是不會讓這點“小事”壓倒的。我們住宿舍頂樓。每次下晚自習都要快點沖到宿舍,之後便是要做住頂樓的人每日必做的一件事——下樓接水。哎!沒辦法,睡覺頂樓是“缺水地帶”呢。我們宿舍的人都“叫苦連天”呀。

  哎!算瞭,誰叫我們是初二的呢。既然上瞭初二,就要“認命”呀。但命是天定的,運卻是靠我們自己定的。我是天生的樂觀派,所以並不感覺有多苦瞭。

  上初二的壓力真是越來越大瞭,嘻嘻,總結一下,這便是我的開學感言瞭。

  開學感言(二)

  我座在武漢大學森林中的一處寬敞的八角亭內,這是我不曾有過的寫作環境。即便是大學階段,每周末都能回傢,都有傢裡溫暖的書桌依靠。如今,徹底地開始在純粹的自然狀態裡記錄,讓我既感新鮮又何嘗不感到孤獨。

  我一直以為寫作是世俗的工程。需要有人聲作伴,但聲音又不可過於吵鬧,輕微的一點歡笑綽綽有餘。不像其他人,要求絕對的寂靜,必須是雨打梧桐,葉落沙土的聲音才夠格。

  不知道我對環境的特殊要求是否是因為呆在父母身邊太久的緣故。相比於其他同齡人,我在默默等待瞭五年後才終有魚躍的機會。

  因此,我很享受第一次在南昌火車站拿到半價的學生票時的激動,第一次在外地的名校和父母合影時的幸福,第一次徜徉於校園而以宿舍為一天的終點時的獨立。這遲到的美滿於我而言,竟會讓自己鼻子湧起一陣酸楚,眼眶微微濕潤,人生是如此地不易,轉過多少彎才回到我想去的地方。

  三天的奔忙,卻令我筋疲力盡。和爸媽來來回回地在遙遠的三環宿舍與主校區之間行走,其實隻為瞭購置所需要的基本生活用品。

  因為,當我們一傢打開門後才忽然發現眼前的宿舍是多麼簡陋。鎖要自己裝,角落裡結滿蛛網,隻有一盞燈和一臺風扇。據說這是武漢大學最好的宿舍。還好,推開窗戶,左面是蒼翠的珞珈山,右面是清涼的東湖水。

  最後,在我們一傢三口齊心協力之下,我的空間終於明亮起來。感謝爸媽,一直覺得他們為我做瞭很多,我卻沒有怎麼報答。

  物質的相對貧乏,精神的絕對充實,這是武大的魅力。

  記得讀本科時抱怨學校財大氣粗,抱怨學校光有大樓沒有大師,今天這裡正好相反。

  武大的魅力在於大。一是地廣林多,光是曲折的山路、陡坡就不計其數,最有意境的趣事莫過於放學鈴聲響後的三股人群在三坡上開鑿出的三條海拔不同的小道上行走。底層路上的人仰視可見上方人頭攢動,上層的人俯視可見下方人影綽約。而遊完武大既要耐心又要體力。光有體力沒有耐心隻能浮光掠影,走馬觀花;光有耐心沒有體力終是望林興嘆,淺嘗輒止。需要兩者結合,行走於其中,邊走邊玩賞,體悟雅風清月,氣霧氤氳,林中日頭,落英繽紛,方有一番滋味。武大宛若一顆綠寶石,遊人是工匠,面面打磨才會不虛此行。想必要謝謝張之洞百年前辛苦地選址,才成就瞭今天遊人如織的風景。

  武漢大學之大還在於其歷史底蘊的深厚、大師和校友的輩出。始建於1893年的武大,是中國百年名校之一。大師是燦若星河,(www.share4.tw)而人才就如開學典禮時顧海良校長慷慨的報告中所說每年千萬考生,隻有6萬人有幸考入十大名校,而武漢大學又分得其中1/10。所以,行走在學校中常常迎面而來的是衣著樸素、面帶笑靨的如雲女生,處處是讀書溫習、踽踽獨行的倜儻學子。

  武漢大學之大還在於其包容的品格和大氣的境界。記得一次談話節目中,一位有名的中年作傢感嘆地談起當年如果武漢大學不破格錄取他,則會一生與文字無緣。這樣的故事還在繼續。我想此番不拘一格降人才是很難做到的。校長也在典禮中要求學生把“樂於助人作為一生的追求,關愛生命作為人生的境界。”一位校長的涵養與氣魄決定瞭他所在的大學的氣量。我在本科是聽不到這樣的肺腑之言的。

  我想武大的大氣還與地域性格有關。就比如一次逛街,隻見一垃圾車內濃煙繚繞,火光升騰。遊人連連咋舌,但本地人卻習以為常。另一回,屢屢過馬路之時,看見麻利的女司機彪悍地開車,體型發胖的男司機橫沖直撞,甚是兇猛。而這在南昌是不多見的,我欣賞武漢百姓的隨性和自在。另一次在武漢喝湯,冬瓜湯中的排骨竟然沒有細分切碎。各個大塊頭,似乎回到瞭“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時代。在夜市上隨處可見大搖大擺的大排擋一字排開,而端坐其中,喝一口冰鎮啤酒,點幾份不用擔心份量的炒菜,就能徹底感受武漢的草根。

  正是這份草根氣質築就瞭武漢大學的開明和包容,武漢人除瞭被認為脾氣火爆外,並不影響他的熱心。相比於勢力的上海人,他們遇見陌生人問路則有求必應。

  當然,美中不足的是武漢大學仍需要自信一點。就如典禮時,發言人喜歡拿學校與北京大學比,我不反對比較,但這種對比沒有趣味。一是任何名校都有其過人之處,這是其他學校不可復制的風格;二是如果堂堂的中國均以考入一所學校為榮,那缺少多樣性又怎能碰撞出爭鳴的火花?

  感言到此為止,馬虎成篇。期待我能繼續用發現美的眼睛發現武大更多美麗的地方。

  • 支教感言
  • 研修感言
  • 參賽感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