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些溫暖在路上

  總有些溫暖在路上

  文/積雪草

  那年,暮秋。

  花朵一樣的年紀,青春正盛。單純,快樂,美好,卻抵不過一次失戀的突襲。頃刻,張揚著馨香的世界傾覆瞭,內心失衡,以為沒有瞭愛,整個世界都會變瞭顏色,天空也變得低沉灰蒙起來。

  一個人在街上走,落葉在腳邊盤桓回旋,那樣的街景原本很美,可是被無限放大瞭很多倍的失戀,像一根銀針,刺得鉆心疼痛,根本看不見油畫一樣佇立在秋風裡的城市。

  那個人,真真夠狠心,待他那樣好,可是他頭都不回地走瞭,腳步沒有絲毫的遲疑,一步一步,鼓點似的踩在離人的心上。

  近乎自虐般地對待自己的腸胃,腹中一遍遍地唱空城計,方想起兩天沒有吃東西,隻是,隻是沒有瞭愛,吃什麼都不會香瞭。有一句詩寫得好: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像是突然來瞭靈感,她沖進街邊的餐館,找瞭一個靠窗的位子坐下,然後自顧自地喊瞭一聲:“老板,來兩瓶啤酒。”此時此刻,隻想一醉解千愁,忘記那個負心的人。

  半天,沒有人應聲。她抬起頭,環顧瞭一下四周,才發現,不大的小店內,隻有她一個食客,孤零零地坐在一張靠窗子的餐桌前。

  餐廳另外的一個角落裡,站著四五個人,好像在低聲商討著什麼,竊竊私語,有人不時地朝她這邊張望,終於有一個人似乎忍不住瞭,對她喊:“我們今天不營業,你請回吧!”

  滿腔的鬱悶終於被點燃,她也火起,大聲嚷嚷起來:“不知道顧客就是上帝啊?不營業幹嗎開著門?今天我這啤酒喝定瞭,你再攆我走,我就去工商部門投訴你們!”

  不知道是因為她的話震住瞭他們,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反正其中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笑盈盈地走過來,看著她說:“女孩子傢傢的喝什麼啤酒啊,心情不好吧,發這麼大的脾氣會變醜的。”

  她無言以對。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傢的臉上是陽光一樣明媚的笑容,自己心情再糟糕也不好再胡亂地發泄。女人說:“小妹妹,我們店裡真的沒有啤酒,我叫廚師給你做一碗面條吧。”說著,女人並不等她點頭,就自顧自地吩咐廚師:“給這位小妹妹做一碗面條,要手搟面,面絲要切得細細的,多放點薑。”

  廚師猶豫瞭一下,沒有動地方,女人有些慍怒地說:“我現在還是你的老板,叫你去你就去。”胖廚師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去瞭後廚。

  女人拉過她的手,在她的手心裡拍瞭兩下:“小妹妹,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遇到再不開心的事,吃瞭我這碗面條,也會變得開心起來。我還有事,你稍等一會兒,面條就會給你端上來。”

  她註視著女人離去的背影,身姿曼妙、臉龐俏麗、八面玲瓏,這樣的女人一定不會失戀的。不像自己,慘兮兮的,戀瞭幾年,滿腔的熱忱,被一盆冷水澆滅。

  自憐自艾時,胖廚師把面條端過來瞭,一個雪白的瓷碗,通體素色,沒有花紋,盛一碗熱氣騰騰的銀絲面。她有些驚奇地看著,居然有人能把手搟面切得細如發絲,迎著陽光看上去,一根根晶瑩剔透,配上黃的薑絲和綠的蔥絲,精致得讓人不忍心下筷。

  她看著面條發呆,胖廚師說:“快吃吧。你是我們店最後一位顧客,以後想吃也吃不到瞭!”她吃驚地問:“為什麼?”

  胖廚師說:“因為我們小店虧損,老板把店盤給別人瞭,早幾天就不做生意瞭。”

  她回頭看瞭一眼那個女人,女人優雅美麗,溫暖可人,有一種暖從心底慢慢滋生出來,她端起那碗面條往嘴裡送,一口一口,真的很香很好吃,那麼久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瞭。(www.share4.tw)說來奇怪,不過是一碗面條,吃完之後,失戀的傷痛居然不那麼慘烈瞭。

  走時,她把一張鈔票悄悄地壓在碗下面,遠遠地朝女人頷首致意。可是剛剛出瞭小店的門,胖廚師就捏著那張鈔票追瞭出來,他說:“我們老板說,不收你的錢,面條是她送給你的,希望你能快樂起來!”

  那個女孩兒是我。那也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銀絲面。

  多年之後,我懂得瞭,失戀不過是人生的一種滋味,失戀不是整個世界的傾覆,人生還有許多種滋味需要品嘗,比如失業,比如失愛。失掉一些東西,就會長大一點點,一直到我們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失掉。就像食物,我們不可能隻吃饅頭,不可能隻喝啤酒,也不可能天天滿漢全席,其他的食物也是不錯的選擇,比如面條。

  有一些溫暖,永遠不會忘記,有一些溫暖,會永遠掛在心頭。

  • 溫暖人心的一句話
  • 那些溫暖的句子
  • 溫暖心靈的話語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