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你曾二十三

  那年你曾二十三

  文/嘉倩

  那年你曾二十三,一年前大學剛畢業的迷茫清晰如昨,身邊的人一個個或拿到考研分數,或打包行李準備出國,或收到工作錄取通知,你呢?呆企鵝一隻,兩手空空,茫然地站在十字路口。沒有任何計劃,每個人急匆匆地奔向前程和你擦肩而過,有的還用力撞你一下。他們嘲笑你可悲,說,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最傻瞭。怎麼辦?你搖搖頭,沒辦法。

  那年你曾二十三,自由卻無所事事的日子其實很恐慌,決定跟隨大部隊投簡歷找工作。你曾以為自己獨一無二,曾以為做任何一行,隻要樂意就能弄他個驚天動地。結果呢?連車都沒擠上,遠方隻是個笑話。一封封杳無音訊的求職信,你終於明白“石沉大海”這成語多形象。偶爾的面試機會令你激動得夜不能眠,上陣西裝領帶一樣不少,可回傢後接二連三委婉的拒絕信,夜深人靜不禁懷疑自己是否真是浪費地球能源的垃圾。你終於可以不上學,過睡到自然醒的日子,可是比任何時候都恐慌。怎麼辦?你搖搖頭,沒辦法。

  那年你曾二十三,第一筆工資換來的不是為自己獨立的驕傲,卻是進入社會的疑惑。老天開眼終於找到工作,松瞭口氣,這年頭要證明自己是有用的社會人真難。像模像樣上班去,做什麼都正能量滿滿,一有活幹就兩眼放光。可不多久便有人站出來善意提醒,上個班別搞得跟啥似的,職場規則?簡單!聽老板的話,大傢都是給別人打工,逢場作戲,認真你就吃虧瞭。可你不信,依舊兩眼放光賣力幹活,卻發現沒人把你當回事,而且多做多錯。小卒子過河自身難保還想著要吃對方大帥,大傢看著好戲呢,你猶豫瞭。後來,未來姑且找到瞭,可你自己怎麼變瞭?你搖搖頭,沒辦法。

  二十三歲這一年,你過得不好。在簡歷裡,在父母眼裡,在周圍不相幹的人眼裡,你卻過得很好。

  “同事”不再習慣地口誤成叫瞭十幾年的“同學”,你不再留時間給自己,標準形象就是拎個包捧著星巴克杯子馬路邊手一招,小孩叫你叔叔或者阿姨你不再心碎,想做的事情好玩的念頭不再那麼多,眼裡隻有報告中的指標。(www.share4.tw)曾經的你,每天過得都可以寫成本書,喜怒哀樂起起伏伏;現在每天基本差不多,一整年日記本濃縮成口袋型的小方格日程表,相由心生整張臉也老瞭好幾歲。

  你終於學會瞭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學會妥協學會抱怨,明明丟瞭自己,卻把一切歸咎於別人歸咎於社會歸咎於世界。

  我們都這樣變成大人的吧?一路走一路丟,就像《藍色大門》裡的那句話:“最後剩下什麼就變成瞭怎樣的大人。”坐在下班高峰的車裡,看著夜幕下連成一長串的車燈之海,驚醒過來,原來二十三歲是場噩夢。

  辦公室門口有塊廣告板,上面寫著“人生是一場表達,管他有沒有掌聲”。你是誰,這是必須死死守住的。哪怕不會哭的小孩沒糖吃,內向的人交不到很多朋友,不會說謊做人老實成不瞭大事,你是誰?你過得快樂嗎?這些才是走向遠方的起點。

  反正,一切會過去的。噓聲也好,掌聲也好,都會過去的,都隻是耳旁風。最後,隻有一句話將伴隨你從頭走到尾——“在這個世界上你想怎樣地活過”。

  二十四歲,重新回答這個問題還不遲。

  • 那年高考
  • 那年高考——心中永遠的遺憾
  • 我的心態高低杠,高三那年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