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悼會答謝詞

  追悼會答謝詞(一)

  各位前輩、各位領導、各位同事、各位親朋好友、父老鄉親們:

  非常感謝大傢前來參加我母親的追悼會,讓大傢受累瞭。在我們與母親永別的時刻,我衷心地感謝你們站在我們的身邊,送別我的母親,陪同我們度過有生以來最悲傷、最痛苦、最無助的日子,為此,我們無比的感激!我衷心地感謝大傢,在這秋風蕭瑟的日子,和我們一起回顧她老人傢艱難困苦的命運,自強不屈的一生;懷念她老人傢給予我們的無限恩情和無言大愛。

  我的母親是一位普通的中國女性,但在我們姊妹心中,她就是我們傢的精神支柱,她的離去,讓我們痛感精神上的無助和空虛,我們少瞭一份深深的依戀和寄托。我們再已聽不到她對我們的諄諄告誡和深情的呼喚。我們到哪裡去尋求她母愛的溫暖和不計回報的呵護?

  不管我們長多大,飛多高,我們永遠都是母親心中長不大的孩子,我們永遠都是母親放出的風箏,她手中永遠都攥著那根牽掛的線,讓我們不致於跌倒。母親,你到瞭那邊也千萬不要松手,我們需要你的教育,需要你的鼓勵和保佑。

  我的母親是一位不屈的母親,她的一生就是同苦難命運抗爭的一生。她相信命運,但不完全屈從於命運的安排。她一生中作出許多艱難而正確的抉擇。她選擇嫁給我的父親時,她的婚姻根本不被別人看好,但她相夫教子,夫妻恩愛一生。母親你放心地去吧,我們一定會照顧好父親。母親最偉大的選擇就是生下我們姊妹7人,她不相信養不活我們,她不認為我們就是傢庭的拖累,她含辛茹苦,像母雞護小雞那樣勇敢的呵護著我們,把我們一個個培養成才,這也是她離開人世時最大的安慰。母親,你放心地去吧,我們7姊妹一定團結奮鬥,隻要有你老人傢的保佑,我們定會過上你老人傢希望的生活,我們會不時地來到你的靈前,向你老人傢匯報。晚年,當我們姊妹可以報答母親的養育之恩的時候,你老人傢又不得不同病魔進行抗爭。74天的病痛,讓你老人傢受盡的苦難超過瞭你74年的人生磨礪。看著你在床上極其痛苦的表情,我們兄弟姐妹個個心如刀絞,但我們卻不能在你面前落淚,我們隻有偷偷哭泣,我們隻有把淚水咽回肚裡,我們隻有怨恨醫學不能創造出奇跡。我苦命的母親哪!

  我的母親是一位嚴厲而慈祥的母親。她常說,子女眾多,不嚴加管教,怎麼能夠成才?今天,我們在一起回憶母親的點點滴滴,姊妹們說起最多的,還是我們什麼時候犯瞭什麼錯誤而挨母親的批評和責打。當年,我們少不更事,不懂母親的良苦用心,甚至對母親心生怨恨,但當我們長大成人,小有成就的時候,我們才深深地感到,犯錯誤時有母親責打的孩子才是幸福的孩子。今天,我們隻有在對母親的深切回憶中去品味那種幸福,而這幸福卻又飽含著多麼痛徹心扉的思念。母親深深地愛著我們,她的愛是我們生病時她愁苦的表情和溫暖的胸膛,她的愛是遊子歸傢時那滿桌可口的飯菜,她的愛是我們有瞭成績時她給予的深情擁抱,她的愛是我們遠行時說不完的叮囑和眼裡噙著的淚水……母親哪,你最終還是狠心地丟下我們,你讓我們情何以堪!

  各位前輩、各位領導、各位同事、各位親朋好友、父老鄉親們,我們兄弟姊妹深深地感謝你們,感謝你們在過去的歲月裡對我母親的關心,感謝你們給予她直率性格的寬容和理解,更感謝你們在我母親離世後給我們溫暖的安慰。感謝我的姨姨姨父,感謝你對我母親最後日子的陪伴;感謝姑姑,感謝表哥表嫂,感謝我的所有親戚,為瞭母親的喪事讓你們勞心受累;感謝眾位鄰裡鄉親,母親魂歸故裡,對你們多有討擾,我們表示深深的歉意。感謝母親的會友,是你們的誦經聲讓我的母親能去到她想去的地方。

  我還要特別感謝我的兩位弟媳和我的夫人,在母親生命的最後70多個日子裡,你們的日夜陪伴,精心護理,讓同病室的一批批病友們都羨慕不已,羨慕我母親不知是哪裡修來的福氣。你們的孝心更讓我們兄弟姊妹無比感動,特別是作為長子的我,我為我母親有你們這樣的兒媳驕傲和自豪,你們為我們楊氏傢族增添瞭光彩。感謝我的姐夫妹夫,是你們讓我的姐妹能在母親面前盡到孝心。感謝長輩,感謝朋友,感謝同事,感謝所有的人!

  今天,我還要代表我的兄弟姐妹表達我最深的歉意,因為老傢多年無人居住,柴米油鹽、鍋碗瓢盆都難準備,所以今晚實在無法招待大傢。再次表示深深的歉意!

  最後,我還要把母親臨終前給我們最重要的安排告訴大傢,為瞭感謝各位前輩、各位領導、各位同事、各位親朋好友和父老鄉親,我們明天中午一點鐘,在罐埡場上略備菲酌,盛情邀請大傢一定光臨。老人傢要求我們不得收禮,不得怠慢諸位。請各位一定賞光,給我們一個表達感謝的機會,你的賞光是我們對母親最好的告慰。

  再一次謝謝大傢!

  願母親一路走好!

  追悼會答謝詞(二)

  各位尊長、各位親友: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在。”2009年4月2日凌晨4時,我的阿婆—-王翠蘭老人走完瞭她94年的人生歷程,永遠離開瞭我們。今天,我們懷著萬分悲痛的心情,在這裡舉行告別儀式,寄托我們的哀思。

  首先,謹讓我代表我們全傢,向今天參加我阿婆追悼會的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各位親朋好友表示誠摯的謝意!感謝你們在百忙之中來到這裡,和我們一起,向我阿婆作最後的告別。在阿婆生病期間,承蒙各位領導和親朋好友的關懷,多次探望、慰問,作為傢屬,我們也心存感激。在這裡,我們還要特別感謝新生書記、阿元伯、興華三叔、傢和舅、碧豪老師、阿海哥、其章哥、雪中哥、光裕二哥、治龍哥等等親朋在治喪期間給予的大力幫助。在此,我們對大傢的關心和慰問,再一次表示由衷的感謝!(鞠躬)

  阿婆的一生,經歷坎坷,生活簡樸,在培養、教育子孫和對待自己的親戚鄰居,卻總是關懷備至,竭盡全力。在阿婆的後事處理上,我們決定尊重阿婆的意願,參照本地風俗習慣,新事新辦,簡單而又不鋪張,以維護她一貫的做人原則,告慰她的在天之靈。

  現在,阿婆永遠地離我們而去,我們再也無法親耳聆聽她的諄諄教誨,再也無法親眼面對她的音容笑貌,我們怎能不感到極度的傷心和無盡的哀痛。然而,人的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我們隻能在心中深深地緬懷敬愛的阿婆。作為子孫,我們當竭盡全力尊敬長輩,教育好自己的子女,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繼承阿婆生前一貫堅持的勤勞儉樸、真誠待人的作風,努力工作,為社會作出應有的貢獻,這也是對阿婆在天之靈的最大告慰。

  親愛的阿婆,千言萬語無法說出我心中的哀思和對您無限的懷念,我們為您祈禱,祝您,一路走好!

  最後,我代表我的傢人,再次向出席我阿婆告別儀式的各位尊長、親友,表示衷心的感謝!

  謝謝大傢!

  追悼會答謝詞(三)

  文/徐日清

  各位來賓:

  我代表我的父親以及全傢人感謝大傢在繁忙中抽出時間來參加我母親薛文英的追悼會。感謝母親單位的領導,親友鄰居以及從母親傢鄉遠道趕來的親朋好友。

  我母親於1925年6月26日生於江蘇太縣顧高的夏莊,於2008年8月16日星期六的上午7:25在上海長海醫院因病逝世。享年84歲。

  母親一生忠厚勤勞,真誠待人,為人直爽。母親在解放前跟著我忠厚老實的父親來到上海後,含辛茹苦的把我們幾個孩子撫養長大,母親自己從沒有好好享福,尤其是晚年,母親心裡有委屈,但從不埋怨,她不想增加我們子女的煩惱與負擔。

  母親經常一個人帶著虛弱的身體,站在她居住的4樓窗口向外眺望,幾次下午,我在單位裡打電話給她,她告訴我,(www.share4.tw)父親到樓下買東西瞭,我問她電視為什麼不看,她說沒有意思。實際上,她經常是用電視打發時間,母親沒有文化,但電視中許多人,她都能叫出名字。母親一邊手臂不能動,連自己梳頭都不行,經常顫顫抖抖的獨自上廁所。鄉下的保姆阿姨來瞭以後,給母親帶來瞭安慰與生活的方便,我在這裡代我的母親感謝鄉下來的保姆阿姨。

  去年,母親對我說,她做瞭一個夢,夢到自己在市北醫院附近找不到傢瞭。母親還對我說過,說堂妹說的,大媽沒有瞭傢。我聽瞭後,心裡很難受。

  今年7月初,剛放暑假,我來看望父母。午飯以後,母親讓我陪著父親下棋,我人感覺不適,就沒有聽母親的話,將他們二老丟在瞭那個陌生的環境裡。回傢就生瞭很長時間的病。隻到8月2日才再來看望父母,母親知道我生病後對我說,你不要來,我很好,你自己在傢歇歇。我沒有想到會有今天,如果想到,我應該天天與母親在一起。

  50年前,母親把我帶到瞭這個世界上,可是,50年後的今天,母親卻把我獨個丟棄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瞭母親,就像樹沒有瞭根,活在這個世上,還有什麼意思。

  每個星期來看望父母的時候,總要路過平順路,我在心裡暗暗祈禱,祈禱爸爸媽媽能夠平平順順。每次離開的時候,我總害怕,怕哪一次會成瞭我見到母親的最後一次。越是害怕,這個日子就這麼快的來瞭。

  最近兩次,母親一直問起我的女兒天天,我對母親說,暑假我帶她來看您,可這個暑假,我卻沒有做到。沒有想到,這竟成瞭永久不能兌現的遺憾瞭。

  前天電話裡聽到母親病重的消息,女兒天天就哭瞭,一定跟著我到醫院看望母親。已經不能說話瞭的虛弱的母親,在昏睡中依舊握緊著天天的手。

  生我養我愛我疼我,世上最寬容我的人,我的母親永遠離我而去瞭。以後,我不知道到瞭休息天,我再上哪兒去看望我的母親。

  2008年不是個好日子,我詛咒2008。

  現在,我們隻有父親瞭,我們要好好的珍惜。媽媽,您安心走吧,  我們一定好好照顧好父親,請您放心。

  媽媽,您雖然離開瞭,可你永遠在我的身邊。

  今天這麼多親友鄰居,還有你單位的領導來送你,我代你向他們三鞠躬表示感謝。

  母親大人薛文英永垂不朽!

  • 答謝詞
  • 學子宴答謝詞
  • 升學宴答謝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