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無力感是最大的負能量

  人生無力感是最大的負能量

  文/李冰潔

  起源於昨天和老同學T約飯。T原本在外省念一所不錯的理工大學,後來因為課業猴不住,掛科嚴重,中途轉回本地院校。我偶爾回傢時大傢還會約飯,一是老朋友,二是念瞭大學之後就像過瞭分水嶺,混好混差都不會影響交情。然而一兩次之後,我越來越反感和他聊到前途規劃。他給我的感覺,越來越像個洞悉一切的蚱蜢,反復強調自己翅膀上穿著的那條或許並不存在的線。

  “你覺得我適合做歌手嗎?”他問,“我覺得我在表演方面還挺有天賦的,我上臺不怯場,大一我演小品……”

  “你是說愛好嗎?還是職業?”我覺得有點意外。

  “我挺想做這個。不過好像太晚瞭,我學理工,而且我也沒有人脈。我也不會彈吉他……”

  上個冬天見面的時候,我們這樣聊,那時他的父親正在忙前忙後試圖把他的學籍轉回本市。除瞭從藝之外,他又給自己提出瞭經商,進機關,做老師,進企業,乃至成為中國的名偵探柯南等等預設,然後慢吞吞地一個一個否決掉。當然我相信最後一個隻是小時候某種狂熱的回光返照。

  而半年之後,昨天的飯桌邊,我一個恍惚以為時間根本沒有流動過。T還是那麼坐在對面,用含糊帶點兒憂心忡忡的聲口繼續說著:

  “從政肯定不去,我爸就是公務員,我受不瞭中國的政治……經商?我覺得我太老實瞭,不會坑人。我也不想繼續學DZ,怎麼說呢……G省那邊搞電子的很多,也掙不到什麼錢,我覺得我對這個沒興趣……我可能去考個師范的研究生吧?可是人傢說你學DZ的轉師范,你神經病啊……”

  我覺得有種熟悉的無力感,把我的筷子往下拉,對,我也有過這樣的時候,像個被關在玻璃瓶裡的章魚,無力地往四面八方揮舞著觸手。糾結,惶恐,覺得一切都有可能,一切都沒出路,一切都淺嘗輒止。

  但那是在兩年前。我在復旦園裡死活找不出個頭緒,幹脆辦瞭休學進社會去找。很多人勸我說迷茫是二十出頭的通病,你不用著急你不用掙紮你等等,但我眼看著他們之中半數的人,跨過瞭二十跨過瞭二十五,眼見往三十邁瞭,那份兒迷茫卻似乎有增無減。我覺得我沒必要等瞭。

  “喜歡和小孩子在一起就念師范咯。如果你勉強去做DZ行,十年二十年,最後說不定還得轉。轉師范現在雖然有議論,但你做的開心,說不定做上一輩子。做得好誰還敢議論你?”

  “我告訴你我從小到大想做的事情,”他忽然又轉瞭個話題,“小時候我想踢足球,我爸很支持,我媽死活不同意,就算瞭;然後我很長時間想做偵探,你懂的,但高三的時候我媽把我的偵探書全收瞭;後來我喜歡生物,想做動物學傢,但志願又沒報……”

  “為什麼沒報?”

  “其實我第二第三志願都是生物類……”

  “為什麼不寫第一志願?”

  “其實你懂的,現在中國社會就這樣,我想做的事情現在中國社會根本不可能。”他打斷瞭我,“中國沒有偵探,動物學傢十幾年都在深山老林裡面……”

  是父母的強迫,是志願的限制,是環境的不如意,是一切的一切,甚至是“現在中國社會”導致的我二十多歲還茫然徘徊找不到目標呀!跟我自己沒有關系呀!非要說有的話,隻是因為我“老實”,“受不瞭中國的政治”才不合適那無數條出路呀!但我現在,就是一事無成,甚至一無所想成,怎麼辦呢,我也很痛苦呀!我也很有才華的呀!初中口算比所有人都快,高中還能看一遍英語reading就背的下來呢!

  我真的非常,非常反感這種無力感。

  它是以雞毛當令箭式的自信為基礎,從這種自信泡沫頂端一躍而下,重重跌進現實時產生的疼痛。龍生龍,鳳生鳳,如果你很清楚自己是隻小老鼠,自然二話不說去打洞。(www.share4.tw)問題是你不清楚。你不清楚自己現在的平臺,未來的潛能,不肯屈從現狀,不肯攀附人脈。你無法控制自己每天早起鍛煉,晚上早睡,工作三小時,念書四小時,你充滿焦慮和誠懇地問別人不想學習怎麼辦,總有拖延癥怎麼辦。別被這個杜撰的病名騙瞭,它不需要輔助治療,隻需要割掉懶筋,自行割掉。一個人對自己都無能為力,他還能對什麼堅定有力。

  曾經有一次我和老吳先森聊命,那時我在三聯實習,一次突然爆發的辦公室風波,把所有實習生都清出瞭崗位。包括一個已經實習瞭大半年,本來就要留用的姐姐。我說,進入社會之後很多次覺得無能為力,你說不清風暴什麼時候就來,就像一個蚱蜢,這一刻你以為你自由著呢,其實腿上早給人串瞭繩子。

  老吳先森不屑道:串瞭繩子你也得拼命蹦躂,不然怎麼證明你還活著?

  我想把這個故事講給T聽,想瞭想還是沒開口。

  前途既無可規劃,隻能坐在高高的骨堆上,聽他講那過去的事情——“初中時候體力頂峰一百米短跑多少秒”,“哎你們初中上數學課是不是都很討厭我口算那麼快呀哈哈哈”,“大一我可是演員吶當著全系演小品”,興致盎然一開口就能主導飯局的大半時間,我坐在對面一邊點頭,一邊夾菜。“哦哦,啊對……”

  我有的時候難以忍受喉嚨裡巨大的寂靜,想告訴他我怎樣跑采訪,拍片子,遇見光怪陸離的藝術傢,晝夜顛倒的酒吧駐唱,素不相識的骨肉之親,講講藝術圈的爾虞我詐、背叛、陰謀、挖墻腳。卻又覺得那些新鮮的經歷,就算是挫折痛苦,在他面前都那麼壓人。

  每次散席我都很心塞,老朋友們就是這樣走丟的。

  似乎很難想象,那些和你共享瞭整個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教育的人,怎麼會在彼此分開進入大學之後,快速地分化,蛻變成一個陌生的樣子。在你拼命克服本性裡的消極、懶惰、畏懼時,有人已經堂而皇之地做瞭它的俘虜。我想每個人的心底都具備無力感,原始的對於時間、生命的無能為力,更不要說置身於現代社會,每一個人都經受著事業學業、買房買車等等一系列的壓力和擺佈。

  然而隻有對抗它,你才能證明你活著。對抗到底,就是永生。

  • 負能量:我始終不信努力奮鬥的意義
  • 如何才能讓自己時時刻刻都擁有強大的正能量
  • 2013,二十句正能量為你加油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