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語學生

  寄語學生(一)

  學生們,你們正在傢歡度你們的閑適的暑假吧?在暑假中的我回憶起我們相處兩年的時間,感概萬千。也許新學期我們共同學習的機會不會很多瞭,往事一幕幕,我有很多的感觸。孩子們請接受我的道歉。

  王凱,每當你充滿熱情喊我一聲:“老師好。”我的心都一陣抽搐,我對你的付出實在是太少瞭。隻記得,我開學的時候,教你書寫自己的名字,教瞭幾次,你還是沒有記住,我就放棄瞭。看著你作業本上,你自己歪歪扭扭的寫錯的名字,你的語文老師,我真是慚愧啊。

  朱超,兩年時間的相處,我知道你是一個情感細膩的學生,你懂得感動。但是,你卻會時不時的爆發你惡劣的脾氣。身為班主任的我,兩年的時間卻沒有能和風細雨撫慰你脆弱的心靈,讓你暴躁的脾氣溫和一些。

  同學們回憶起來,廣播操比賽時,你們放學後在操場練習,結束後,你們一哄而散。薑飛虎,及時督促班級整隊,班級走出校門井然有序。吳佳琪、袁小燕、李永歡三位科代表對待作業本的收發,又快有齊,是老師得力的助手。陳霖視劉建武、賀昶為學習上的競爭對象,積極進去。劉建武對語文的情有獨鐘……這些都讓我深深的感動。是我從教生涯中美麗的浪花,時時在在我心中翻滾。

  面對你們還有很多歉意,當你們犯瞭錯誤。總是免不瞭我的訓斥,你們還是孩子啊,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我對你們缺少應該有的寬容。當你們學習測驗不夠理想的時候,我對你們總是嚴厲的批評,而把我一直掛在嘴邊的“自省”拋到九霄雲外去瞭。對於出於意外的扣分,學生文明號與你們失之交臂,班會就會成為我對你們“批鬥大會”。孩子們原諒我的粗魯吧。出於看在我是愛你們的份上,你們寬容我吧。



  孩子們,未來的日子裡,我會祝福你們。在你們前進的道路上,我會一路為你們喝彩,為你們加油。我相信你們是最棒的。

  寄語學生(二)

  近年來,隨著法學院如雨後春筍般崛起於各高校,法學院院長在新生入學與畢業生離校時所作的演講也成為校園文化中的亮麗風景,甚至成為社會公共生活的一部分。鑒於此,特摘錄耶魯法學院院長哈羅德·H·柯的迎新致辭,以饗讀者諸君。

  別讓你的技巧勝過你的品德。

  耶魯法學院是一個致力於公共利益的獨特的法學院,並造就瞭為形塑公共利益做出獨特貢獻的法律人。在接下來的三年裡,請問一下你自己:如何將我畢生的精力奉獻於我心目中的公共福祉?

  對你們中的許多人而言,迄今為止,人生的抉擇原則不外乎:奉行自由選擇。我相信你們當中的許多人進法學院正是如此。事實上,如果有哪條墓志銘適合你們這一代,那麼一定是:“他們至死奉行自由選擇”。

  我大學畢業準備去英國做訪問學者時,一位世交特地趕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並祝賀我的“成就”。我大姐禮貌地等那位世交離開後,才問我:“什麼成就?你什麼成就都沒有。你無非就是會念書而已!”“有許多人沒上過什麼學卻成就非凡;但也有些人受瞭世界一流的教育卻一事無成。兩者的差別就在於那些事業有成者明白他們為什麼而奮鬥。”

  哲學傢約翰·羅斯金曾經說過:“人勞碌一生,其最高獎賞不在於他從中獲得瞭什麼,而在於他藉此成為瞭一個什麼樣的人。”同樣,作為一名法科學生,對你的辛苦努力的最高獎賞將是你會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怎樣的法律人。而這意味著追問:什麼是我的支點?你會為瞭什麼而奉獻一生?在接下來的三年裡及此後,你應該每天問自己這一問題,因為正如威廉·S·考芬所說的:“如果你沒有任何支點,那麼你將隨時跌倒。”

  今天,此時此刻,就是一個良好的契機開始問自己:什麼是我的支點?我為什麼進法學院?我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法律人?我知道,在你們的175字的入學申請中你們已經寫過這些,並足以讓你們入學。但從今天起,你們要誠實地追問並回答這一問題。當你們沉思這一問題時,我希望你們停止問“怎樣使他們滿意”,而是開始問:“怎樣使我自己滿意?”我希望你們追問:“什麼樣的案件,什麼樣的理由,什麼樣的當事人,才會觸及我的心靈?”當這樣的時刻來臨時,要緊緊抓住這一時刻,這一契機,不要讓它悄悄溜走。因為就在彼時,你將確定你的真正的而不是那些似是而非的支點。

  一個法律人僅僅倚仗法律技巧是不夠的。你必須追問:我的技巧是為誰服務的?在耶魯法學院,你們將會漸漸獲得什麼呢?你們將逐步掌握法律技巧:這些技巧會讓你們有本事把人們扔進監獄;挽救或者毀滅人們的生命;就天文數字的標的提出理據等等。但正如我們所知道的,巨大的力量也意味著巨大的責任。這類技巧和工具都有其時空的限制。因此,(www.share4.tw)運用交叉訊問的絕技去扳倒對方證人,但跟你的同屋交談時拋開它吧。

  你們會在你們的配置中發現以往耶魯學生所沒有的新的有力工具。在互聯網時代,我們都被聯在一起。創造性地使用這些工具吧,如作為充滿激情的辯護士,正如我們的學生在稱作《達爾福爾24小時》的視頻網站上所做的那樣。

  請別濫用技術的巨大力量去攻擊在線的他人,侵犯別人的隱私,或將你的同學作為惡作劇的靶子。在這裡,技術不得僭越共同體。我們致力於挑戰成見,但須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之上。記住你的職業生涯始於今天,你在此所作的選擇將影響你的職業聲譽。當“品行和操守委員會”決定是否接納你進入業界時,不但要考察你的法律職業素養,還要考量你在執業過程中的行為是否正當、道德。你們所發送的每一封email,你們所開設的每一個博客都會留下文字痕跡;你們所公開散佈的有關你們自己和他人的所有信息將永久記錄下你們的品行。

  所以,請記住一句朝鮮族諺語:“永遠別讓你的技巧勝過你的品德。”在接下來的幾年裡,你們的技巧將突飛猛進,但千萬要記住讓你們的品德行在頭裡。這就引出瞭我的最後的忠告:在求索自己為什麼而奮鬥的同時,也請深入地思考一下如何服務於社會的福祉。你將如何為公眾的利益做出貢獻?你將投身於怎樣的公益事業?

  耶魯法學院是一個致力於公共利益的獨特的法學院,並造就瞭為形塑公共利益做出獨特貢獻的法律人。在接下來的三年裡,請問一下你自己:如何將我畢生的精力奉獻於我心目中的公共福祉?你將為誰服務?誰最需要你?當你為自己獲得瞭良好的教育機會深感慶幸時,難道你就沒有義務——即便你仍在法學院求學——服務於那些最為弱勢者?

  所以請好好考慮一下:作為一個法律人,我這一生應該如何度過?我將在9月21日就此題目作一個專門的講座。這個講座不會給你們答案,但會探索這一問題。而我敢說,這一問題會縈繞你們終生。今天,是你們踏入法學領域的第一課。不過,就像你們當中那些熱愛音樂的同學所認識到的,偉大的音樂超越五線譜上的音符,法律也超越文本:它是一種生活,是巡回演出,充滿瞭戲劇性、哀婉和激情。在法律中,正如在生活中,有英雄也有惡棍;有先知也有白癡。

  今天,你們要開始問自己:你將成為怎樣的人?

  我期望你們成為領路人而不僅僅是追隨者,一個創制者而不僅僅是代筆者。我期望你們去理解法律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將法律作為一個高尚的職業來追求,投身於法律事業是為瞭公共福祉而不是自利。勇往直前吧,我們的期望很簡單:讓我們看到最好的你們——那既是你們至多能給的,也是你們至少可以給的。而我們,也將回報以我們最好的一面。

  作為你們的院長,我向你們保證:在這裡,看重的是觀念而非意識形態。我們沒有任何黨派的分界。因此,無論你信奉什麼,你都可以堅持並為之據理力爭。我承諾,在涉及諸如政治和個人信仰的問題上,我將嚴守中立。但我也要提醒你們:當面對的是法與正義的問題時,我不會中立;當政府——包括我們自己的政府——卷入迫害時,我不會中立;當事涉偏狹和歧視時,我也不會中立。

  這是因為,有一種人權的傳統深深地根植在這個院裡。60年前,當我們的一些熱烈鼓吹公民自由權的人士支持把日僑關進拘留營時,尤金·羅斯托夫,一位保守的院長,卻公開譴責這是一場“災難”。在緊接著的那10年,前院長、法官盧·波洛克在Brownvs.Board一案中與瑟古特·馬歇爾及耶魯同事查爾斯·佈萊克並肩作戰。在上世紀70年代,湯姆·埃默森教授在GriswordvConnecticut一案中為人權而戰;而阿列克西·畢克爾教授則為媒體披露五角大樓文件的新聞自由而戰。在你們所處的時代,學生和教師則為所有學生——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的參軍權而鬥爭。你們所進入的耶魯法學院並非是一個僅僅為現實辯護的法學院。你們的法學院——耶魯法學院——一向是一個為應然而鬥爭的法學院。

  作為一名從事人權法的法律人我曾經到過世界各地。在此過程中,我所見到的有好有壞。就壞的一面說,迫害是真實存在的,並不限於CNN的報道。在世界各地——在蘇丹,在新奧爾良,甚至就在康涅狄克,在紐黑文——人們正在遭受的迫害是如此觸目驚心,令人不忍卒睹。

  不過,也有好消息。而這正與法律人相關,與有良知的法律人更為相關。一個人的努力就可以帶來一點變化。而一群法律人可以擊敗一支軍隊。但要做出改變,你不但要具備能力,還需要理念;不僅要學業優異,而且要富有人性;不僅需要理論,還需要行動。

  在這裡,在耶魯法學院,我們所倡導的是:隻會讀書而缺乏人性是無益的;成功而沒有人性是可悲的。當你們離開耶魯時,我們希望你們回想起耶魯時不僅視其為一個接受法學教育的地方,而且是一個你從中找到瞭道德指南的所在。良知共和國的公民們,歡迎你們來到耶魯法學院!無數的事情有待於我們一起去做。那麼,讓我們從現在做起!(哈羅德·H·柯)

  人,要自己學會成全自己。

  • 班級寄語
  • 主人寄語文字
  • 小學教師寄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