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卑微得像隻蟑螂,或堅毅地活成小強

  或卑微得像隻蟑螂,或堅毅地活成小強

  文/老醜

  畢業第一年秋,經朋友介紹,我在昌平租下瞭一個單間。

  房間20平米左右,雖然窗戶一面挨墻不透光,但一個人住足夠寬敞;房租每月900,算上水電一千出頭,不通過中介,直接交錢給房東。

  定下來的時候,我還得意瞭好半天:都說北京房價貴,誰知這地方竟是桃花源。

  這樣的想法,隻停留在搬傢之前和搬傢之間。搬來後第二天發現,一到夜裡十一二點,房子樓上準會敲敲打打弄出動靜,聲音大得不讓人睡覺。

  熬過一夜,第三天交房租的時候,我順嘴問瞭一下房東大爺,大爺告訴我說,住我樓上的人傢,是開淘寶的,具體幹什麼他不知道。

  或卑微得像隻蟑螂,或堅毅地活成小強

  我剛想進一步跟大爺抱怨一番,大爺似乎得知瞭我的意圖,竟搶先一步提醒我,盡管樓上的賣什麼他不知道,但樓上作息很不規律早有耳聞,所以假如他傢不小心吵到瞭我,讓我多擔待。

  很明顯,房東大爺已經把話挑明:一來我事先提醒你,你感恩即是;二來你們房客的事情,我們不摻和。既然如此,尷尬地謝過大爺,我隻能自己想辦法。

  一開始按照同事的攻略,我特意早起,順樓上門縫夾瞭張紙條。紙條上清清楚楚,算上標點寫滿十四個大字:樓下夜裡睡覺,煩請樓上勿擾。

  覺得意思挺妥當,但不知是字條誤被當小廣告撕掉,還是樓上的主人看不明白,或者嫌我字醜,反正送紙條當天,樓上的半夜聲響繼續,“聲聲不息”。

  實在睡不著覺,那些天我把腦袋蒙在被子裡,結果要麼晚上被憋醒,要麼第二天醒來口幹舌燥。一個半小時地鐵征程以後,來到公司,整個人癱成一團泥,中午別人吃飯我補覺。

  又強挺瞭將近半個月,實在熬不住瞭,沒辦法我態度委婉,半夜十二點多穿上秋衣秋褲,趿拉一雙破拖鞋,一副不用裝就很狼狽的樣子,緩步上樓,敲響樓上的房門。

  門其實沒關,透過門縫能看見裡面一男一女,女的躺在床上,男的光著膀子站在一個機器旁。聽到敲門聲,男的放下手頭的工作,順著聲音出來,邊走邊問:“誰啊?”

  我裝作剛被吵醒的樣子,揉瞭揉眼睛回答他:“哦,是我,樓下的住戶。”

  說完這句,他已經掀開薄門簾,抬頭掃瞭我一眼說:“樓下的?換人瞭?”

  “嗯,前兩天搬過來的。”我繼續一副很可憐的樣子,低聲下氣地說:“哥們兒,duang、duang、duang的動靜兒是不你們傢弄的?麻煩您能不能小點聲?根本睡不著覺,我明天還得上班。”

  男的剛想開口,女的突然從床上蹦瞭起來,跟我一樣操著東北口音說:“你聽差瞭,不是我們弄的。”男的回頭看瞭看她,啪地一聲把門關上。

  想不到對方狡辯,委婉的嘗試宣告失敗。

  我緩慢抬步下樓,剛走到三樓半,聽見樓上傳來一陣幸災樂禍的笑聲。

  隔瞭兩三天,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悶瞭兩口酒,我徑直跑上樓,門沒敲就沖著房裡大喊:“能小點聲不?!”

  我喊的第二句是:“天天敲敲敲的,沒完沒瞭瞭還!?”

  第三句我又往回收斂一點,但音量沒調:“都一個樓裡住的,相互照應點不行麼?”

  三句喊話,每句之間隔瞭4、5秒鐘,看樓上沒有反應,我才決定喊下一句的。

  剛想喊第四句,樓上的沒出來應,樓上對門的倒是出來瞭,斜眼瞪著我,提著滿口的北京腔說:“一天到晚的,瞎吵吵什麼呀?能住住,不能住滾蛋!”

  沒看清他長什麼模樣,隻聽見“滾蛋”兩個字,我便頭也不回,灰溜溜地一口氣跑下樓。

  回到傢關上門,我才反應過來:麻痹,老子白喝瞭那兩口二鍋頭。

  但來不及瞭。人窮的日子,即便你再占理,爭辯也是沒什麼底氣的,一隻螞蟻都不怕你。

  老實說,當時我不是沒想過搬傢,但一找房東大爺,大爺告訴我實話,說你這房子之所以這麼便宜,就因為樓上的動靜大,前後幾傢都被吵走瞭;想要好的房子他這也有,一個月一千二,算是這片的最低價。

  我問他為什麼不趕他們出去。

  大爺無奈地搖搖頭,說:“人傢給得多,你怎麼好意思趕人傢走。”

  我問他為什麼不讓他們住在樓下。

  大爺差點笑出聲來:“樓下我這就你加上旁邊這兩間,樓上三間合起來七十多平,全是人傢租的。小夥子,你想讓人傢一個樓上、一個樓下啊?”

  真是財大氣粗,很可能那天出來喊的,正是他們的生意合夥人。

  可再看我的工資,一個月三千不到,吃喝、應酬、網費、電話費等等將近兩千,去瞭一千多的房租,每個月一分不剩。真不清楚,一旦租瞭一千二的房子,自己該怎麼過。

  一分錢憋倒英雄好漢,如今三百塊錢,逼敗瞭一枚落魄書生。

  好漢可以落草為寇,劫富濟貧;書生隻能委曲求全,忍氣吞聲。

  在地鐵口小攤,我索性買瞭十塊錢一副的耳塞,又在MP3裡放瞭幾首催眠錄音,夜裡按照提示漸漸入睡。(www.share4.tw)第二天醒來,戴瞭整夜耳塞的耳朵,一片紅腫,疼癢難耐。

  後來隔壁的沒忍住,決定搬走。可剛搬出去第二天,另一個小白領帶著女友,緊接著就搬瞭進來。

  趴在門縫,我偷聽到房東大爺和那人的對話,和之前說給我的,一模一樣,殘酷而真實。

  人生有許多難關,沒有人可以幫到你,常常隻能自己慢慢熬;捱過去你就贏瞭,抵不住你就輸瞭。

  像這樣的日子,我過瞭兩年零九十三天。最後樓下住戶換瞭三波,樓上的最後搬走,我都沒有離開。我心裡清楚,搬走瞭,很可能我要露宿街頭。

  那段歲月,的確缺錢。

  缺錢的時候,人可以卑微得像隻蟑螂,也可以堅毅地活成“小強”。

  沒錢的日子為錢奮鬥,我覺得這個理由並不可恥。

  • 卑微工作的十二條啟示
  • 屬於我的卑微青春歲月
  • 無論你的生活如何卑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