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詞答謝詞

  悼詞答謝詞(一)

  今天,我們全傢懷著萬分沉重的心情,悼念父親不幸去世,並向父親的遺體作最後的告別。首先,我代表全傢,衷心感謝各位冒著盛夏酷暑,不辭辛苦,為父親送行和我們共同分擔悲痛。父親因患高血壓、冠心病、支氣管炎、哮喘並發肺部積液感染導致呼吸衰竭,終因醫治無效,於2009年9月1日18時,不幸與世長辭,享年83歲。

  父親出生於血雨腥風的1927年11月9日極其貧困的農民傢庭,經歷瞭日本帝國主義對上海的大封鎖,和母親一起數九寒冬趟封鎖溝、炎炎夏日鉆鐵絲網,在日本鬼子槍林彈雨下冒著生命危險跑上百裡從昆山販米拿到塘子涇、土三彎去賣、到地主老財傢打短工、租地種菜挑到土三彎賣,用命去換一傢人的生計,從一窮二白開始用血汗去換來點點積蓄,勤儉持傢、買地蓋房,一生蓋瞭三次房,使得四個子女都有樓房住。

  解放後父親緊跟共產黨,積極參加農業合作社,擔任生產隊長,白天帶領傢屬拼命幹,深夜開會為鄉親謀福利,使得三年自然災害後的鄒王,鄉親們收入一年更比一年好。是鄉裡名列前茅的生產隊。動亂開始後,父親擔任糧食隊長,盡管隻有小學三年級沒畢業的文化,積極搞科研、鉆技術,用他對工作極端的負責精神使得鄒王糧食生產在鄉裡、甚至縣裡小有名氣。在一次稻田殺滅病蟲害的工作中,腳劃破不下火線而深受有機磷農藥毒害,落下終身殘疾,深受病痛折磨的痛苦。

  父親是一位平凡而普通的平民百姓,他的一生沒有做過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情,但卻是一個對工作極端負責,一心想為鄉親謀福利的近乎固執的性格是他後半生的寫照。

  父親一生辛勞,淳樸溫厚,勤儉樸素,惜衣惜食,揚善憎惡,生性堅強,養育子女,恩重如山。幾十年來,他和母親一起,含辛茹苦地把子女一個個從小撫養到成傢立業。他和母親都是一個堅強要面子的人,事事要想做的比人傢好,父親為傢庭和子女付出瞭他的全部。對於這一切他沒有怨言隻有執著,日復一日,默默奉獻。隻有當我們自己身為人父的時候,才體會到這種最平常,最無私也是最偉大的養育之恩,是多麼的艱難和不易。它飽含瞭父親的愛心和責任心。

  父親是一個慈祥的父親,在我的記憶裡,還沒打罵過我們。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有什麼困難和要求,隻要他知道,必定會盡心盡力地幫助我們,他樂意為我們做一切細碎的事情,一絲不茍,不怕麻煩,卻不願輕易接受我們的回報。即使在病重期間,他總還是想著不要給別人和子女帶來更多的麻煩,寧可一個人默默地忍受病痛的折磨。每一次住院都意味著病魔無情地吞噬他日漸衰竭的體力和精力,但他與病魔作瞭頑強的鬥爭。所有這些,使我們每次回想起來,總感到十分辛酸和悲傷。父親事事爭強好勝,事事不甘心落後。他的性格和為人,影響著和教育著我們,努力工作,勤儉持傢。

  父親與我們永別瞭,留下瞭他對生活深深的眷戀,留下瞭他對我們深切的關愛,留下瞭他那揮之不去的音容笑貌,也留下瞭許多難以言喻的遺憾。生活有千百種形式,但每個人隻能經歷一種。父親有幸成為一個跨世紀老人,但他的經歷,性格,生存環境決定瞭他隻能選擇自己特色的生活方式,這是我們應當理解於先人的。但父親一生問心無愧,是一個實實在在好人,是一個值得後輩永遠追念和熱愛的好父親,他永遠不會與我們分離,他將永久活在我們心裡。我們會深深地惦念他,直到永遠。

  安息吧,父親。

  最後,我再一次代表全傢感謝在父親生病住院期間曾經給予關心的鄉親和親戚朋友,感謝領導和同事,在我父親生病住院期間,到醫院看望及現在來送別,感謝今天到場的各位長輩,親朋好友為我們的父親誠摯的送行。

  悼詞答謝詞(二)

  各位尊長、各位親朋好友:

  今天我們懷著十分悲痛的心情在這裡向我最最慈祥的母親作最後的告別,首先我代表我們姐弟向來參加我母親追悼會的各位表示衷心的感謝,向在我母親患病期間給予我們關心和照顧的親朋好友們表示最衷心的感謝。

  我母親杜玉鳳生於1951年2月11日,艱難走過一生的她,在本該安度晚年,盡享天倫之樂時,可恨老天無眼,大地無情,使她身染重病,因醫治無效,不幸於2009年6月25日(農歷閏五月初三)7時20分壽終正寢,與世長辭,享年僅58歲。

  我最親最愛的母親永遠地離開瞭我們,離開瞭忙碌瞭一輩子的人世間,離開瞭牽腸掛肚的兒孫,離開瞭相濡以沫的所有至愛親人……卻將無限的哀痛和思念永遠地留給瞭我們。“兒欲養,而親不在!”這種痛,讓我們寸斷肝腸,撕心裂肺!從此,我們再也聆聽不到母親的諄諄教誨;再也吃不到母親做的可口飯菜;再也看不到母親辛勤忙碌的身影……舉目望去,在每一個母親曾經勞作過的地方,都讓我們泛起對母親無限思念,不禁熱淚盈眶;一想到再也看不到母親的身影,悲傷便不由的從心中湧起,如刀絞,痛徹心肺!

  母親的一生,是坎坷苦難的一生。她自幼經歷磨難,飽嘗生活艱辛,曾經流行的腦膜炎差點奪取瞭她的年幼的生命,但母親勇敢地挺瞭過來,不僅頑強的活著,而且康復的非常好,這是她在生命中創造的一個奇跡。1972年12月19日,初中畢業的她,為瞭響應黨的號召,插隊落戶到瞭安徽省廣德縣高湖公社。在那裡,農村艱苦的體力勞作並沒有難倒要強她,一個城市裡纖弱的、二十剛出頭的姑娘,照樣在修水庫的田埂上挑起瞭一百來斤的擔子!所有田間的農活,她樣樣都幹的出色,周邊相識的老鄉,隻要提起她,無一不豎起大拇指,皆稱她為“能人”。但也正是這超強度的體力勞動,摧殘瞭她的身體:脊柱側彎、腰椎骶骨化等勞損性疾病就是從那時開始伴隨她;1976年、1978年我和弟弟相繼出世,慈母把她所有的愛都傾註到瞭我們姐弟身上,雖然生長在農村,但我們倆身上始終如城市小孩一樣幹幹凈凈;而且自從我們開始牙牙學語起,母親就堅持教我們學說上海話,在她的努力下,生長在安徽農村、從未到過上海的我們,自小就能說一口流利的滬語,而母親也就是通過這種方法,來排解她的濃濃鄉愁。每當我們母子三人說起屬於我們的滬語,她仿佛又回到瞭上海的親人身邊。就這樣,日復一日,我們姐弟漸漸成為瞭她人生新的支柱和希望。

  母親的這種堅持和隱忍精神,在我們姐弟成長的過程中始終伴隨著我們。看著我們姐弟一天天的長大,母親又有瞭新的憂慮。九十年代初,為瞭給我們姐弟倆創造一個良好的學習和成長環境,她毅然孑身帶著我們回到瞭上海。在離開傢鄉二十餘載後,上海對於母親來說早已是物似人非。當初,她為瞭信仰、為瞭傢人,離開瞭她所熱愛的一切,而如今,當她再次回來時,這座城市並未帶給她她所想要的溫暖。一個中年婦人,拖著兩個年幼的小孩,能夠有什麼樣的好工作等待著她呢?!於是迫於生計,母親隻好做起瞭販賣蔬菜的營生。這是一份社會地位卑微、勞動強度巨大的工作,但母親為瞭供養我們姐弟倆人,一做就是十多年,其中的辛酸和付出也隻有像她這樣堅強、隱忍的人才能夠體會到、做到。也正是在她無私的關愛和付出下,我們才能順利地完成學業,可母親也為此嚴重地損耗瞭自己的身體,將早已埋下隱患的健康一次次推倒瞭岌岌可危的邊緣。可她卻絲毫不在乎,依舊在為她的一雙兒女操勞著,無怨無悔。

  隨著我兒子的出生,母親大人又恩往下留,無怨無悔地幫我精心撫育起小寶來。本該歇一歇的她,又再一次被她的兒女心、兒女情結給牽絆住,而我這個不肖的女兒,也就這麼自私地享用起她的恩澤來,把本應由我們自己承擔起的撫養小寶的責任推給瞭她。而她,為瞭讓我們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更是不分黑夜和白晝的照料起小寶來。小寶沐浴在她的恩澤下,茁壯健康地成長,(www.share4.tw)而她自己卻在病魔的侵蝕下日漸衰竭,即便這樣,她依舊以超常的忍耐力支撐著,不讓我們知道她的苦痛,更不願讓自己苦痛來困擾她的兒女。直至今年三月底,已病入膏肓、無法再隱瞞下去的她才若無其事、淡淡的向我們描述瞭她的不適。

  診斷噩耗傳來,我們的心徹底地被撕碎瞭,恨老天的不公、怨命運的不平,一時間,一種大廈將傾的感覺不由的從心底升起,心痛從五臟六腑溢出,瞬間彌漫全身。一想到母親大人將不久於人世,我們情何以堪!就在我們姐弟六神無主時,堅強的母親卻以超常的毅力和平靜渡過瞭她人生的最後三個月。在這三個月中,癌細胞已經擴散至她全身的每一個角落,疼痛和呼吸窘迫無時不刻都在折磨她,但她為瞭不讓我們難受,連呻吟都是輕聲輕氣的。弟弟常說:媽媽,如果痛,你就發出聲音來!可她始終是自己忍耐著,不願用自己的苦痛來打擾我們。

  看著重病中痛苦的母親,我們左右為難、手足無策:一面我們不舍得讓她走,而另一面我們也不忍心看著她痛苦,我們姐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才好、怎麼才能幫助她。媽媽仿佛看的透我們的心事,若無其事的對我們說:媽媽年紀大瞭,你們也長大瞭,能自己照顧自己,我走也能走瞭;但如果能夠再給我一點時間,看著你們的小孩長大一點,我也就死的瞑目瞭。於是接下來媽媽以超出常人的冷靜對待著自己的病情:在醫院,她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默默忍受著化療藥物帶來的巨大苦痛,從不對醫護人員提出任何要求;在傢中,她耐心仔細、有條不紊的逐一向我們交代傢中瑣碎事情。母親越是這樣平靜,我們的內心越是痛苦:她的一生,總是為別人著想,從沒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即便是在這樣病重的情況下,她所能想、所能做的就是不要給別人、給兒女帶來麻煩。

  媽媽走的很突然,沒有任何預兆,但其實我是知道的,她是自己放棄瞭生的希望。她是想要我能夠全心全意照顧小寶,因為那時小寶總是發燒生病,她覺得我在醫院照顧她會耽擱瞭小寶的病情,所以為瞭小寶,她放棄瞭自己,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瞭我們。但媽媽不知道,其實我和小寶都離不開她,沒有瞭她,我們就象小船沒有瞭風帆,到達不瞭可以停靠的港灣!

  媽媽,您太累瞭,您用您的肩膀支撐著整個傢庭,您用您的雙臂整日操勞,給我們帶來瞭溫馨、祥和與歡樂。在您護衛下,任憑風雨吹打,任憑困窘不堪,我們都感到如此溫暖,甚至忘記瞭人世間的炎涼。但是,作為兒女,在您的面前,我們感到內疚,因為我們還未來得及給您回報,您就離我們而去瞭。雖然您對我們的愛是不求回報的,但在您恬退隱忍、以及對我們的巨大包容和至死不渝的愛的面前,我們是如此的羞愧。

  媽媽,我們知道您與病魔搏鬥的那些日日夜夜,您已經很累、很累瞭;媽媽,慢慢地垂下您辛勤的雙臂,靜靜地安息吧!

  媽媽,如果有來生,我還願意做您的女兒,還願意和您一起在街頭賣菜,隻要能夠和您在一起,什麼苦我都願意吃,隻是,您一定要給我回報您的機會!

  最後,我們姐弟要再次感謝在媽媽病重的日子裡前來探望的親朋好友們,是你們,讓媽媽在最後的日子裡享受到瞭最真摯的友情、最珍貴的親情,也讓我們懂得瞭什麼是患難見真情。媽媽也因為有瞭你們而從未感到過孤獨;在治喪期間,我和我的傢人之所以頂得住這樣的壓力和悲傷,也是因有你們的幫助和那些內心深處最真誠的話語,是你們在百忙之中伸出的援助之手讓我可以堅強地站在這裡與我最親愛的媽媽作最後的告別。在這裡,我們姐弟能說的依舊是:謝謝!

  媽媽,親愛的媽媽,您安息吧。彼岸裡沒有煩惱,彼岸裡沒有苦痛。您摯愛的、和深愛著您的一雙兒女――在為您禱告。媽媽,在通往彼岸的路上,您再也不用匆忙,願您一路走好!

  • 爺爺追悼會答謝詞
  • 追悼會子女答謝詞
  • 喪葬答謝詞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