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香港實習生

  不一樣的香港實習生

  雖然每年都會接收很多在校大學生來單位實習,但今年來的這批香港的大學實習生還是給廣西金融集團董事長蒙坤偉留下瞭深刻印象:他們著裝正式、待人客氣、而且總閑不住喜歡找點事兒做,還個個都是“十萬個為什麼”。

  今年6月,由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和香港中聯辦主辦、廣西青聯承辦的香港大學生暑期內地實習計劃啟動,50名來自香港各大高校的學生赴廣西的17傢企業,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實習。

  實習期結束時,許多用人單位紛紛表示不舍,因為和內地學生相比,這些香港學生身上有太多不一樣的東西。

  迥異稱呼背後的職場文化差異

  一個小小的稱呼,就能明顯感受到兩地學生的不同,對此,南寧機場團委副書記楊立深有體會。



  來南寧機場團委工作之前,楊立在機場地勤服務公司機務維修部從事技術方面的工作,他帶過的一些內地實習生剛開始稱他為楊師傅、楊經理,後來就變成楊哥瞭,更有甚者在工作時直呼同事的小名。每每聽到實習生這樣打招呼,楊立心中都會直犯嘀咕:“人傢跟你有那麼熟嗎?”

  6月16日,香港中文大學大二學生陳日悅和香港樹仁大學大二學生潘俊岐等四人來到南寧機場辦公室實習,因為香港那邊沒有“書記”這個稱呼,見到楊立,他們自始至終都尊稱他為楊先生。

  穿著也是香港大學生明顯有別於內地學生的地方。報到第一天,當幾個穿著筆挺西服的年輕人出現在面前時,楊立吃瞭一驚。6月南寧的平均氣溫有30多攝氏度,難道他們不怕熱嗎?

  原來香港的很多辦公場所空調都開得很低,即使在夏季,長袖襯衫外加西服套裝也是上班族常見的裝扮。但內地的辦公場所空調溫度一般都在27攝氏度左右,看到香港學生工作時滿頭大汗,楊立建議他們不用穿得那麼正式。第二天,他們雖然沒穿西服,但還是穿著整齊的白色長袖襯衣上班。一個月下來,每天都是如此,讓不少機場的工作人員感慨:“還沒有真正步入社會的香港大學生的職場規范意識竟如此強,讓工作多年的我們都自嘆不如。”

  是玩電腦還是主動找事做

  “以往來公司實習的內地學生,你給他安排事情他就去做,沒事就待在那裡玩電腦,很少有人像香港學生這麼積極找事做的。”廣西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綜合業務部科長程熙說,她感觸最深的就是香港學生的主動精神。

  程熙今年暑期接收的實習生莫子健是香港中文大學大二學生,得知被分配到這傢單位實習後,莫子健連夜去網上搜集資料,瞭解這傢公司的背景。

  有一次拜訪客戶,程熙見莫子健手頭沒事,便叫上他一起過去感受一下。沒想到莫子健從頭到尾聽得格外認真,還在本子上密密麻麻記滿瞭問題。“為什麼房地產開發項目在國內這麼難貸款?”“為什麼房地產開發項目要受宏觀調控?”“房地產開發項目怎麼樣才能融到資?”……一個月下來,莫子健把幾十頁的筆記本全記滿瞭。

  “他不光把想到的問題記下來,回去後還會上網查資料,然後向我求證這些問題的答案。”程熙說,香港學生求知若渴的態度讓她感動。相比之下,以前公司來的很多內地實習生總是習慣在辦公室裡看著別人忙。有機會見客戶時,也不提前作準備,總是默默地跟在指導老師後面,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在南寧機場做辦公室助理的香港樹仁大學大二學生潘俊岐剛報到時,領導沒給他安排實質性的工作,他就把單位50多頁的辦公室管理手冊從頭到尾仔細讀瞭一遍,熟悉各職能部門的分工和工作流程。

  閑下來時,他看到同事很忙就會走上前去打招呼:“請問有沒有什麼事情我能幫得上忙?”遇到同事客氣地說暫時沒有,並叫他玩玩電腦時,潘俊岐並沒有放棄,他相信問的次數多瞭,人傢總會安排一些工作給他做的。

  從一開始發報紙、復印、掃描文件這些簡單的工作,到後來做會議翻譯,潘俊岐說,由於他英語好,態度又積極,慢慢地同事開始把越來越多重要的工作交給他。

  “在香港,無論是加入學校社團還是爭取住舍堂(校方提供的宿舍),競爭都很激烈,唯有主動爭取,才能贏得機會。”潘俊岐說,大傢這麼拼也都是被逼出來的。

  • 我的完美實習生們
  • 寫給部門實習生:別盯著別人,看你自己
  • 一位北大實習生的感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