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像我一樣,白天上班晚上寫字

  如果你想像我一樣,白天上班晚上寫字

  文/一直特立獨行的貓

  很多人問我,如果像你一樣,白天上班晚上寫字,還想寫出一本書,這條路難不難?

  其實拖著疲憊的身體點燈熬夜不算什麼,如何面對周圍人的猜測和詆毀才是這條路最大的痛。我第一次文章上新浪首頁的時候,同事說我利用公司資源;第一次在臺灣出書的時候,朋友說我一定有幹爹投資;第一次簽電影版權的時候,小夥伴說我一定被導演包養瞭……好在,這一切過去很久瞭,現在也沒人再說什麼瞭,隻是有些痕跡,會永遠的掛在你心裡,是成長的痛,是熱情的心一點點變高冷的代價。還好,這些路,已經一個人走過來瞭。

  我有一個紅人朋友,一個挺開朗的大男孩,業餘時間也寫字,也寫出幾本書來。上一本他的新書發佈的時候,在朋友圈裡寫瞭一句話:“老板,這書真的是我來公司前寫的,不是一邊上班一邊寫的。”心裡特想笑,是那種戚戚焉的理解的笑。平日裡的他,每天忙得屁滾尿流的,我跟他說句話都費勁,他自己都笑稱自己忙到沒朋友瞭。有一次我問他:“你老板會在意你在網上寫字,還挺紅麼?”“所以我要很忙很忙,這樣老板才能不懷疑我吧。”

  很多人不理解,不就是寫個文章麼?有這麼多麻煩嗎?事實上,當你一個人默默寫字的時候,沒人會在乎你寫瞭什麼給誰看,但當你寫的越來越好,很多人都看得到的時候,你周圍的世界就會慢慢發生變化。你需要明白,並有足夠的能力去承擔這樣的變化,包括隨之而來可能發生的所有委屈和不理解,這才是這條路上最大的障礙。因為很多人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你也應該做不到,如果你做到瞭,那肯定有什麼極端的方法,比如文章開頭我曾聽到的話一樣。他們不相信,就憑你,憑什麼那麼多人喜歡你,憑什麼別人要給你花錢幫你完成夢想,憑什麼樣樣好事都追著你。雖然你知道,自己是如何點燈熬夜,足不出戶的在蜂蜜色的燈光下努力,但看客們沒人在乎你的委屈和清白。這時候,其實你不需要怪誰,這是人之常情。四年前第一次出書的時候,我去公司的衛生間裡,聽見有同事在外面議論:“聽說咱公司有個女孩出書瞭,還挺紅的,咱公司還真是工作量不足,還有時間寫書呢。”我好想推門出去問她們:“那白巖松是不是也閑的沒事幹瞭,出瞭好幾本書?”我沒說出來,隻是在格子間裡默默的難過瞭一會兒。

  當然,你會說:“在乎他們幹什麼?一群Loser而已。”但是,很多時候,當我們還很弱小的時候,特別是還在搖搖欲墜間,隻能成年累月的努力,還看不到一點光芒和希望的時候,內心會變得很脆弱。嘴上你可以說“滾蛋”,但心裡還是會難受,特別是你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看到陽光的那一天的時候。這個歷程誰都會有,不管是看似灑脫霸氣的老男人,還是高冷不吝的冰小姐,都是一樣的。(www.share4.tw)如果你現在正在這個階段,看不到陽光,也不甘心退縮,別擔心,別害怕,一直往前走,Loser遍地有,不缺你一個,往前走。

  幸運的是,今天我遇見瞭足夠信任我的老板和同事,周圍的朋友也都是這麼多年一直站在我身邊跟我掏心掏肺的朋友,以讓我能不再被流言蜚語所幹擾。雖然我並沒什麼大名,也就隻能寫點狗血勵志文,但已經足夠足夠幸運。至少不像一些在這條路上被逼到辭職寫作,或者幹脆放棄而乖乖上班的朋友一樣。我始終記得一句話:“在一個人慢慢成長的過程中,有真的敵人,也有假的朋友,該來的都會來,該成功的都會成功,誰都擋不住。”

  今天看到韓寒新書裡的一句話,覺得特別勵志:“曾經很多人說我是一個大的神秘團隊包裝的產物……後來明白,看客們誰關心你的清白和委屈啊。我出版,有那麼好的發行公司;我拍《後會無期》,有那麼多優秀的人才。世界就是這樣,好馬配好鞍,好船配好帆,王八對綠豆,傻逼配腦癱。沒太大意外,萬物都會自然歸位。”

  如果你也有這樣那樣的夢想,如果你正在走孤獨但決絕的路上,如果你正為自己堅持的事迷惘,如果你正在為流言蜚語感傷,這段話同樣送給你。

  有些痛,你以為會一輩子記得,但終將在念念不忘中慢慢忘記,留下的,隻是轉身回眸時候的莞爾一笑。你忍住一切向前走的樣子,會在你心裡刻成一把刀,讓你長成參天的模樣。

  • 如果你不放棄,上帝定會來救你
  • 如果你種下的是葵花,秋天你將收獲一片黃金仿寫
  • 如果你不曾為我們的未來而努力,那你拿什麼證明你愛我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