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憤怒多些實力

  讓憤怒多些實力

  文/孟祥菊

  十幾年前的那個如火七月,我和村支書的女兒秀梅同時報考本市的一所師范院校,最終的結果卻讓我陷入困惑之中,文化分整整低我8分的秀梅幸運考中,而我則因面試成績不合格頹然落榜!

  當天晚上,我難過地把自己關在屋裡,整整哭瞭半宿。天亮後,我開始無來由地埋怨傢裡沒有人脈,並拒絕所有親朋的好意來訪。面對我的如此情緒化,不茍言笑的父親越發變得沉默起來。或許是擔心我會做出傻事來,他連田裡的農活都不做瞭,日日守在傢裡與我為伴。

  任何苦痛都會在時光裡變淡,半月過後,我的情緒有所好轉,父親的臉上也開始有瞭笑容。一個雨後初晴的早上,父親突然提出要去市區的一處景點走走,並邀我同去。關於那處景點,我再熟悉不過瞭,因為那是我兒時的最好去處。可現在,我的頹廢心境是不適合去那裡消遣的,我剛想拒絕,卻無意間碰到瞭父親有些落寞的眼神,便瞬間改變主意,淺笑著答應與他同去。

  坐車來到景點處,父親似乎忘記瞭是來遊山玩水的,而徑直將我拉到最南側的瀑佈區。那裡,前來賞瀑的人流很多,等待拍照的遊人更是絡繹不絕,而父親卻靜靜地站在瀑佈下沉默不語。過瞭好一會兒,他突然輕聲問我一個奇怪的問題:“丫頭,你知道這瀑佈是咋形成的嗎?”說完,不待我做出回答,他又自顧自地做出一番解釋:“當水無路可走的時候,它所選擇的不是後退,而是繼續前行,於是有瞭我們眼前所見到的壯觀場面。”我贊同地點點頭,心中忽然對父親充滿敬意。

  見我的情緒平復如常,父親將我按坐在附近的一處巖石上,漫不經心地和我閑聊起來。言談中,他第一次向我講起瞭一段塵封多年的往事:父親是較早一批下放到農村的老知青,當年也曾有過一次回城的機會,卻在即將拿到調令的當口,返城名額被一個和革委會主任有染的女人強行擠占,憤怒的父親用拳頭對這次的不平事件做瞭回擊,但換來的後果卻是被當地派出所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整整關瞭一個星期。

  父親講到這裡,憐惜地看瞭看我,而後繼續說道:“孩子,這個世界上但凡有人群居住的地方,就常有不平事的發生,許多時候,發牢騷和氣壯如牛都是毫無意義的表現,隻有學會用實力說話,才是戰勝憤怒的最佳手段!”父親的話聲音不大,但裡面的深意我懂,他是在間接開導我要學會振作。

  回傢途中,我鄭重地向父親說出瞭自己的打算:開學後即回校復讀,爭取明年暑期再次報考師范。一年後,我終於以全鄉第一的成績,考上那所心儀的師范院校。(www.share4.tw)喜宴當天,熱情的村支書帶著他的女兒秀梅前來慶賀,我和父親大度地款待瞭他們……

  畢業後,我被分配到傢鄉的一所村小任教,並自此開啟瞭我的“三尺講臺三寸筆育三千桃李”的執教生涯。多年來,由於自身的教學業績突出,我多次被評為市縣級優秀教師,並先後有幾所名校想調我到縣城任教,源於一份厚重的鄉情,都被我斷然拒絕。機緣巧合,去年八月,我還榮幸地成瞭這所村小的第五任校長,至此,我徹底把自己定格成瞭傢鄉的一道風景。

  前段時間,於閑書中偶然看到俄羅斯總統普京的一句話:“沒有實力的憤怒毫無意義!”我瞬間驚愕不已,原來個頭矮小的父親,在生活的某個領域裡,從來不曾輸給世間的任何一個偉岸男人!感恩父親,在我初遇人生挫折的關鍵路口,是您教我學會忘記怨懟,並以瀑佈般前行的姿態戰勝瞭自己內心的軟弱,進而引我邁向寬廣的人生坦途……

  • 什麼是你參與未來競爭的實力
  • 擁有軟實力才不會被邊緣化
  • 勵志文章:努力始終是實力的保證

Comments are closed.